思靈

九龍冰室:寫情為主的蠱惑仔片

記憶中馬楚成沒有拍過蠱惑仔電影,《九龍冰室》該是一次新嘗試,明顯地他也想在蠱惑仔類型片上作出突破,故將愛情和親情的元素作為主打,在劇本上下過功夫。當中最有意思是將鄭伊健和莫文蔚之間的愛情滲入了英雄崇拜的執迷,不像一般蠱惑仔片,沉溺於一味的幫派斬殺,反而借冰室的有趣處境製造很多人情趣味。

作者: 
2001年

漫畫風雲:過分胡鬧

以現今當時得令的三小天王張智霖、陳奕迅和謝霆鋒掛帥,且選擇以青少年追捧的流行漫畫界的明爭暗鬥作為故事骨幹,搬出熱門的漫畫人物來搞笑,電影本身開宗名義是想打青少年漫畫迷的主意,喜歡睇漫畫的青少年或許可以看得有點共鳴,但相對而言,這部搞笑片就只流於胡胡鬧鬧、兒戲馬虎。然而更成疑問的是睇漫畫的青少年是否也愛看到自己的漫畫偶像「橫刀」、「浩南」搖身變作搞笑的謝霆鋒?是否也願意見到偶像給「丑」化?

作者: 
2001年

漂亮媽媽:肥皂味太重

看《漂亮媽媽》裡的鞏俐,令人更懷念當年的《秋菊打官司》(1992),同樣是社會寫實路線,同樣是講大陸女性的堅強,面對逆境的不屈不撓,但無論導和演的成績都差了一段距離。不是說鞏俐演得不好,而是鞏俐在國際明星化後,已成了一種星級標記,在電影裡再平實、再低調、再鄉土也是全片的明星焦點,何況導演孫周也很刻意地賣弄她的個人表演,以至其舉手投足都令人有所期待,倒頭來反而有違了寫實的原意,也無復《秋菊打官司》時角色的實感。

作者: 
2001年

自古男人冇個好﹖

張之亮在《自梳》一片,並無意深入探討這群活在四十年代「梳起唔嫁」的自梳女的生活和心態,若因《籠民》(1992)對草根階層刻劃得絲絲入扣而對本片抱有同一期望的觀眾,也許會有點失望。因為他不過是借一個自梳女跟一個青樓妓女的相交,來刻劃一段同愛的形成,這才是電影的主旨。而對於成長於順德的自梳女的生活形態和她們自梳的種種心理建構,皆可謂如點水之蜻蜓,非常皮毛。

作者: 
1997年

求戀期:三個受傷的男孩

《求戀期》在這個時候出現,其實真正刺中了同期另一部電影《超級無敵追女仔》的要害。同樣是萬變不離其宗的追女仔陳年老橋,《超》片最大的缺點正在於缺少《求戀期》那份時代觸覺,創作者仍然迷信於八十年代那套無厘頭胡鬧笑片模式,低估了觀眾的水平之餘,亦跟不上潮流步伐,未能在故事、人物上賦予時代感。

相對地,《求戀期》卻是近年較「清新」的一部青春追女戲,「清」是它比同類影片如《百分百感覺》、《愛情Amoeba》多了一份清純,「新」則是整部戲大膽起用多個新人擔正主角,予人驚喜的新鮮感。

作者: 
1997年

愛情 Amoeba:徒有時代感包裝

在《愛情Amoeba》裡,一群青春男女搞搞愛情關係,玩玩開酒吧共同創業,輕輕鬆鬆,本來無傷大雅。然而表面上有一個好有時代感的包裝,但內裡對女性的描寫卻是導演舒琪傳統守舊的一廂情願。例如女人面對愛情永遠是盲目的,所以李蕙敏只可以扮演「望夫石」,一往情深暗戀許志安,對他的濫交視若無睹,不但義不容辭、理所當然地幫他打發一夜情的女伴,更實行你有你日日去滾,我有我癡癡地等。相對於同樣是暗戀李蕙敏的葛民輝,卻順理成章地玩net溝女,半夜偷歡。甚至被三個所謂的A級男人連累到因無牌賣酒而坐牢的她,照樣到出獄時還伸長條頸默默地等他們出現,之後一頓飯就把她氹得眉開眼笑,恩怨情仇通通拋諸腦後。

作者: 
1997年

天才與白痴:簡單二分世界不合時宜

由《沙甸魚殺人事件》(1994)開始,直到較近期的《最後判決》,趙崇基的電影一直都流露著一份對人的關懷,同時亦擅長於捕捉人性的本質。而偷橋自西片《不一樣的本能》(Phenomenon,1996)的《天才與白痴》表面上仍然帶有以上兩點特色,但比較起他的前作如《三個相愛的少年》(1994)和《三個受傷的警察》(1996)等,今次無論寫人與言情皆顯粗糙單薄得多。

作者: 
1997年

天地雄心:科幻止於迷信

科幻特技向來都是港產片最弱的一環,荷里活的超級製作告訴了我們,科幻特技和金錢永遠成正比,所以對《天地雄心》一開始就標榜的高科技,並沒有特別的期望。因此當發覺戲裡所謂高科技不過是講多過做的一大堆似是而非的科學理論,或是未見新意的特技效果,以至到竟然要為贊助商互動電視煞有介事地對即將面世的新科技V.O.D.作一番解畫時,我並沒有感到太過意外,反而更意外的是陳嘉上今次對戲劇結構的疏忽和陷於難以自圓其說的尷尬處境。這都是陳嘉上從以往「小男人」系列到近期的《飛虎》所罕見的犯錯。

作者: 
1997年

旺角揸Fit人:性善性惡的兩面疑問

不論是一幅油畫、一首樂曲抑或一部電影,最珍貴價值在於原創精神,唯有這樣才可以使之成為經典,流芳後世。後來的追隨者無論做得如何出色卓越,注定永遠只能成為次品。

《旺角揸Fit人》絕對可能成為九六年其中一部最富爭論價值的電影,不單是繼《阿飛與阿基》後,另一部極富反黑社會英雄色彩,及對黑幫英雄片作出徹底反諷的作品,且更在「性本善與性本惡」的雙面題旨上,提出了有趣而發人深省的疑問。但很可惜,它又肯定是一部次品,再難更上層樓,正正因為其風格與手法,缺乏了作者那份應有的原創精神。

作者: 
1996年

三個受傷的警察:修身、齊家……的省悟

看著一個導演所拍的電影一部比一部進步成熟,創作視野一部比一部寬遠,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無奈這種感覺已久違(每況愈下的倒是看得太多),如今偶然碰上了真有點陌生和意外。

從《人生得意衰盡歡》(1993)、《沙甸魚殺人事件》(1994)、《三個相愛的少年》(1994),到新作《三個受傷的警察》,趙崇基以慢熱的方式逐漸形成個人風格,技巧亦日趨成熟,沒有別人的一鳴驚天下,卻有更為沉實穩健的循序漸進。

作者: 
1996年

Pages

Subscribe to 思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