朗天

不重視歷史的香港電影?

徐克新作《狄仁傑之通天帝國》,開始便交代武則天登基要在洛陽建通天巨像,還有一大段文字說洛陽自周武王建都以來,如何如何云云,讓較重視歷史的觀眾看得甚為礙眼。

人所共知周武王伐紂之後建都鎬京,即今西安附近,唐朝和武則天建都的地方則是鎬京附近的長安位於陝西省距離位於河南省的洛陽有千里之遙。

建都洛陽的是周平王。平王東遷,是歷史大事,不可能弄錯,更不可能弄錯的是唐朝都城,《狄仁傑之通天帝國》雖說是創作劇,大有空間作藝術加工,但實在無必要作此張冠李戴(劇情和意念上都缺乏支持或說明為何作此改動),因為實在會影響觀眾觀影時之投入程度。

刊物: 
作者: 
2010年
10月
#35

藝術發展局能幫助香港電影多少?

三年一屆任期的香港藝術發展局又到了換班子時候,這個民間法定組織,是唯一引入民選機制的功能推動機關,與同類的貿易發展局、旅遊發展局不同,他們每屆分界別選出一名代表該界別的委員,並由其出任該界別委員會的當然主席,再與其他委任委員(其他界別的民選委員,也可選擇加入)組成委員會負責出謀定策,資助並推動該界別藝術家發展的計劃、活動。

刊物: 
作者: 
2010年
09月
#34

去吧!配角兵團

人人都説王祖藍是杜汶澤的接班人(其實只是路數有點相類而已),兩人在《人間喜劇》一唱—和的演出,益發突顯了杜氏的喜劇表現,已逐漸形成了一種風格。杜氏飾演《無間道》系列「傻強」一角膾炙人口,但那只是男配角,他能否憑《人間喜劇》提名角逐以至拿下明年香港電影金像獎帝獎項,該是喜歡他和關心他的觀眾感興趣的。

刊物: 
作者: 
2010年
08月
#33

打天才波打到何時?

2010世界盃分組賽階段阿根廷分別以一比零、四比一及二比零戰勝同組的尼日利亞、南韓和希臘,以奪標大熱門的姿態昂然進入十六強。

刊物: 
作者: 
2010年
07月
#32

華語片也走上3D之路?

彭浩翔拍出了引人爭議的《維多利亞壹號》,裡面極度血腥暴力旳場面,十分倚重視覺特技效果。愈來愈多人相信,荷里活近年開啟旳視效鬥多鬥繁鬥複雜的風吹已大恣東漸,華語片不向之效法,只有被淘汰的命運。

《變形金剛》的超廣角長景深鏡頭及《阿凡達》的全方位虛擬戰爭場面,都是令人嘆為觀止旳視覺特效,可觀性和複雜性早已超越《星戰前傳》與《魔戒》三部曲。加上在沒有IMAX和3D便不能叫有製作規模的電影的大趨向下,華語片可會有計劃、有系統地加強視效,走上自己的高解像電影及3D之路?

刊物: 
作者: 
2010年
06月
#31

後九七與圍城電影

究竟是甚麼時候出現「圍城電影」的提法呢?說來汗顏,真的有點記不起了,印象中那是(香港電影評論)學會中人、資深影評人紀陶經常掛在口邊的概念。在一篇分析2003年港產片的文章中,紀陶精闢地論證了同年多部港片的「撞牆」現象(文章收入《2003香港電影回顧》一書)。撞甚麼牆呢?當然便是城牆。九七主權移交之後,香港電影逐漸表現出一種要向外衝卻衝不出,反過來要思考是否須坐困(算不算愁城則看個別的影人態度)的意識。那是電影的意涵所及,其實也是身處香港社會普遍所能感受到的氣氛。

刊物: 
作者: 
2010年
05月
31日
#9

無樣刀手的啟示

《江湖》最激情的一幕,暴雨下劉德華最終被一名無名無樣刀手狂插,鮮血被雨水沖走,或者從來不會流一滴血;我有理由相信這刀手就是編導黃精甫和他同代的電影創作人所化身。考慮到劉德華近年在香港電影界的地位,以及他在其他港產片的角色形象(《金雞》、《金雞2》、《鬼馬狂想曲》、《無間道III》、《大隻佬》及《給他們一個機會》等),世代交棒的喻意呼之欲出。

作者: 
2004年

當23號球衣遇上大空翼

我是這樣看《當碧咸遇上奧雲》的:它其實是當碧咸遇上戴翅偉(大空翼),而一場基情疑雲則源自英國國家隊比賽中碧咸和奧雲慶祝入球的親暱鏡頭?

少年成長的性取向疑惑,各司各法自有各種表述各種掩飾,這一回黃修平用一時衝動向母親坦白換來大頭佛,在走出衣櫃的政治正確潮流底下,以帶著小幽默小趣味的反諷,輕舟得過萬重山。

怎麼説呢?電影比較強勢説出來的東西:同志/夢遺/男體,跟半遮半掩呈現出來的東西:師生戀(顧紀筠可會是潛在的《鋼琴教師》?)/兒童三角權力遊戲/母子宰制,構成了一個掩護的關係,當然你也可以説,導演有太多話説,所以需要層次,需要明暗。

作者: 
2004年

由《龍鳳鬥》和《天下無賊》看香港電影預言

看《天下無賊》可會想起《龍鳳鬥》?不因同是賊公賊婆,不因同有分手情節(甚至同有絕症玩笑),而是因為同一個劉德華,同是瀕死仍要自己的女人有一個等他的盼望。

有人説《龍鳳鬥》是關於香港電影的,以港片天王劉德華為代表,無比風光的過去,得心應手偷來換走(不是曾説港產片都是拿來主義,沒有真正的創意?),到了2004年的今天,終於藥石無靈,葬在路邊!但駕車開往堤岸的鄭秀文仍然滿懷憧憬,對應CEPA之後,有人以為港片可以重出生天。

作者: 
2004年

麥炳故事: 我的陷落與哀愁

大家已知道《麥兜菠蘿油王子》其實是麥炳故事,但麥炳大抵是符號王國中的雙重虛構角色:麥太向兒子麥兜一再述説的菠蘿油王子,和麥炳出走時留書所説的故事,在觀眾看到的動畫畫面剪接中拼合起來;其中,又經過麥炳原稿紙上的空白,和視覺上麥兜和麥炳童年時的相像相合,變成一個跨時空跨想像跨主體再加上後設層面的複合文本,最後安排劉德華配音,更立即將整個敘事體拉到香港現實社會和電影工業;要講清楚《麥兜菠蘿油王子》的符號性,頓時變成一宗對評論異常有挑戰的工作誘惑。

作者: 
2004年

Pages

Subscribe to 朗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