朗天

由《龍鳳鬥》和《天下無賊》看香港電影預言

看《天下無賊》可會想起《龍鳳鬥》?不因同是賊公賊婆,不因同有分手情節(甚至同有絕症玩笑),而是因為同一個劉德華,同是瀕死仍要自己的女人有一個等他的盼望。

有人説《龍鳳鬥》是關於香港電影的,以港片天王劉德華為代表,無比風光的過去,得心應手偷來換走(不是曾説港產片都是拿來主義,沒有真正的創意?),到了2004年的今天,終於藥石無靈,葬在路邊!但駕車開往堤岸的鄭秀文仍然滿懷憧憬,對應CEPA之後,有人以為港片可以重出生天。

作者: 
2004年

麥炳故事: 我的陷落與哀愁

大家已知道《麥兜菠蘿油王子》其實是麥炳故事,但麥炳大抵是符號王國中的雙重虛構角色:麥太向兒子麥兜一再述説的菠蘿油王子,和麥炳出走時留書所説的故事,在觀眾看到的動畫畫面剪接中拼合起來;其中,又經過麥炳原稿紙上的空白,和視覺上麥兜和麥炳童年時的相像相合,變成一個跨時空跨想像跨主體再加上後設層面的複合文本,最後安排劉德華配音,更立即將整個敘事體拉到香港現實社會和電影工業;要講清楚《麥兜菠蘿油王子》的符號性,頓時變成一宗對評論異常有挑戰的工作誘惑。

作者: 
2004年

從《功夫》看無厘頭喜劇的變化

聖誕新年檔期,《功夫》成為香港和大陸電影市場的大贏家,評論人紛紛討論其致勝之道;其中不禁問:究竟是周星馳「無厘頭」搞笑技術仍然湊效,抑或儘管時移勢易,《功夫》已找出一條新的喜劇方程式?

作者: 
2004年

目盲者的異能

有人説,《柔道龍虎榜》是一齣殘俠電影;之前的《真心英雄》,杜琪峰也讓劉青雲斷足(原文本據説還安排黎明爛面)。

其實,杜琪峰遠沒有張徹和徐克那樣鍾情斷肢殘障意象,《柔道龍虎榜》中司徒寶(古天樂飾)的快要失去視力,固然可以視作港人前路茫茫,看不見未來的困境喻示(由《喱咕喱咕新年財》至今,杜導似一直要為香港社會和本地電影工業的困境找一個出路),但更有趣的詮釋可能還是:目盲,大抵不過是一次藉口,一次符號運作,透過它,一場分身遊戲得以搬玩展示。

目盲,因而有其補償。不單止是沒有了某一感官而令其他感官更加發達,而是關於一種看不見人所能見,從而看得見人所未見的信仰。

作者: 
2004年

女人變臉男人閉眼

放下從前一段感情,才能追求將來。
杜琪峰的《龍鳳鬥》從非常大男人的角度,淡淡地書寫愛情關係中的男女角力,賊公賊婆並不是鬥智,反而像鬥氣耍花槍多一些。
首場已點出劉德華和鄭秀文這對雌雄大盜,幾乎事事都要鬥一番,鄭秀文任性刁蠻,偏偏劉德華總是按照遊戲規則贏了她,教她無話可説。
這對離了婚的男女其實十分合拍,單就兩人爭奪吳嘉龍/胡燕妮母子的傳家之寶頸璉那場戲,便看出兩人在盜寶手法方面極有默契,除對方外不作他人想。

作者: 
2004年

飛龍再生:飛龍再生的有性與無性

我是這樣理解《飛龍再生》的:它關於英雄的無性生殖──大哥成龍不用找接班人,因為他只須把自己克隆(clone)一次,代表香港的英雄以至其意識,大可以繼續打不死下去。

李小龍之後,成龍差不多成了香港電影揚威荷里活的代表,也是香港面向西方的旅遊大使(協助賺取外匯)。他身上的香港意識如此世俗化(讓香港「強大」、有面子),如此顯然易見,如此理所當然。作為東方英雄,背負著所有八十年代港式英雄電影(直覺式民族主義,少不了有打鬼佬的場面)的記憶,揚威異域,有白種美女在身旁,展露中國功夫,搗破世界性陰謀。

作者: 
2003年

沙士與後九七

大抵不少人和我一樣,第一次接觸非典型肺炎SARS這個名詞時,會以為是科學家和香港特別行政區SAR開的玩笑。SARS是SAR才會有(specific)的疫症?不會吧。真的不會?

病理學上,非典可能是一種全球爆發,由冠狀病毒引發的疾病;病源學上,它的源頭可能在南中國,由動物(豬?牛?果子狸?)傳給人類。不過,就社會文化而言,不同地區的非典現象,又的確有不同的特點。單看內地的「上報不外披」,台灣的「醫生逃亡」,香港的「特首夫人全副武裝做秀」,大家其實明白我在說甚麼。

作者: 
2003年

黑白森林:大雜燴傳「正」道

一齣《無間道》(2002),去年彷彿為令久沉的香港電影市道打了一支強心針。在《無間道II》和《無間道III終極無間》公映之前,由王晶編導,包裝宣傳上強烈類似《無間道》的《黑白森林》搶閘而出,令人好奇之餘,難免拿來與《無間道》比較一番。

一比之下,觀眾不難發現,與其說《黑白森林》是抄襲之作,不如說它本著大雜燴的宗旨,把多個先在文本的元素融合匯通,譜成一部忠奸分明的動作類型片。相對於探討臥底處境,有意無意泯除絕對性的《無間道》而言,它勿寧是帶點批判的味兒,反去強調「黑是黑,白是白」的簡單道德觀。

角色大雜燴

作者: 
2003年

《向左走.向右走》電影向左走,評論向右走

台灣人氣漫畫家幾米的繪本《向左走.向右走》改編成電影,電影把背景設定在台北,再找來金城武和梁詠琪做男女主角,針對台灣市場之心昭然若揭。

然而,幾米的畫風富歐洲味,《向左走.向右走》原著更有雪景,配合文字加畫面營造的灰濛濛氣氛,倍感蒼涼浪漫,台北的喧鬧燠熱,一開始便接不上頭。

作者: 
2003年

Pages

Subscribe to 朗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