朗天

鏡花水月,時不我予

《天下無雙》的長公主(王菲飾)瘋了之後,不斷找人陪她出走。其中一次她居然要皇兄(張震飾)和皇嫂(趙薇飾)回到梅龍鎮,對方問她原因,她便說:如果不是這樣,兩人又怎會邂逅相識,共諧連理呢?

既已相識相愛,何故要重回故地,重歷舊境,仿如舊時人,再建往年情?

還是,長公主心中,時光已在倒流?鏡花水月的關係,本就不能以正常時空承載。今朝她眼中的兄嫂,帶上了昨日風骨,她一方面與今天的他們籌劃,一方面又向昨日的他們預言。

電影至此已近尾聲,桃花乍開,長公主這番「瘋言瘋語」,多少觀眾輕輕放過?

作者: 
2002年

嚦咕嚦咕新年財:港人迷失的見證

看畢全片,不禁會問:片中人物為甚麼要打麻將呢?出人頭地?挑戰自我?還是一種不能遏止的神秘欲望?他們自己說甚麼似乎並不重要,因為無論那是甚麼,都是那麼不可信,故事看著看著,你自然會發現一切只是藉口,賭技和財技以至戀愛技巧都不會有分別。梁詠琪究竟是奸的忠的還是從未如此胡鬧過的丑角,也不重要,劉德華的心路歷程詳細如何,更不在話下。我們很快發現,麻將同時是一個譬喻,打出去的牌,等待別人去食胡,終局如何不知道,只恐怕胡出的不是自己,出奇地與現在港人心態對應。

作者: 
2002年

賤精先生的救港良方

看《賤精先生》的片名,很多觀眾以為是王晶式的追女仔通俗趣味電影,無論是抱著期望入場,抑或懷著成見拒絕進場,大抵都會頗出意外。—電影發展到後來,居然是一部勵志片!而且還是以反省香港人人格和香港文化為題旨的贖罪作品!在「後九一一」時局,不可不謂充滿誠意吧。可惜影片整體成績受到種種局限,結果顯得差強人意。(至於影片開拍之時,盛傳是出品公司老板拍來影射周星馳之作,現在看來,可能只是一種宣傳手法而已。)

作者: 
2002年

走火槍:敘事遊戲不斷走火(節錄)

林華全的《走火槍》一開始便和觀眾開了一個角色代入的小玩笑。畫外音內容和小孩子眼部特寫,以至部份仿如小孩主觀鏡的鏡頭,在在令觀眾代入小孩的視點,但隨即發現敘事權好像去了和小孩家中印傭做愛的同鄉男子身上,這時畫外音揭示,「說話」的「其實」是男子從女傭那裡拿走的,易走火的舊槍,並且展開了圍繞槍擁有權轉換的故事序列。打後觀眾代入了是「物」非「人」的走火槍「角色」,游走在「現實」和「欲望」的摻雜起來的不斷變異中,「經驗」那些大多數是傷害別人或報復的想像、情感和現實。

作者: 
2002年

指涉中港足球攻略的電子遊戲世界

【最佳電影:少林足球】

《少林足球》成為香港 2001 年叫好又叫座的電影,帶來了很多值得深思的課題。把周星馳電影和香港社會變遷聯繫研究,是自《賭聖》(1990)以來的論述慣技。這一次,無論是以往的無厘頭小人物還是近年的救世主落難故事,評論要在其中找到社會對應意義,並不困難。

作者: 
2001年

麥兜故事:坐困傻城的後九七情懷

1996 年,李麗珊在奧運會摘走滑浪風帆金牌,一句證明「香港運動港員不是垃圾」,彷彿標誌了香港意識攀上了前所未有的高峰。九七回歸的樂觀虛火,並未全退;香港不但還是行的,而且李麗珊的草根奮鬥成功,更成為經傳媒放大的,為香港經濟奇蹟附翼的另一神話。

其實,李麗珊在得到奧運金牌之前,已屢在世界賽中勝出,但一向只注重通俗「大獎」(電影要奧斯卡,運動要奧運,學術要諾貝爾)的香港人,卻仍是因第一枚奧運金牌的誕生而集體炮製了「李麗珊現象」,而這個現象,在《麥兜故事》中結果成為弔詭的背景和喻示。

作者: 
2001年

鍾無艷:小女人的覺悟

女人,首先是個人。

這句話過時了吧?新的說法似乎是:女人,首先是個小女人。

「有事鍾無艷,無事夏迎春。」《鍾無艷》對這句老話作出了新的演繹:張栢芝的夏迎春愛上了鄭秀文的鍾無艷,為了奪得所愛,不惜去迷惑情敵齊宣王,破壞對方的感情聯繫,結果成就了一段三人無法彼此擺脫的糾纏關係。

這《午後微風》式的愛慾書寫,加上連齊宣王的真身也是女子(梅艷芳),是否意味著雙性戀以至同性戀訊息,繼劉鎮偉的《射鵰英雄傳之東成西就》(1993),再一次作出暗渡陳倉的嘗試?

作者: 
2001年

遇上1967 的女神:從六七到後九七

我們很難把羅卓瑤在《遇上1967 的女神》(The Goddess of 1967)中,以種種關於雪鐵龍的想像片段間開敘事主線的手法,跟阿倫雷奈在《生死》(Love Unto Death, 1984)中的雪花間場相比。因為《遇》片要書寫的也許從來不是愛慾;也因為,《遇》片的雪鐵龍根本不提供一個方式,無論這方式是存在的還是詮釋的。

作者: 
2001年

是他,還是她?——花樣年華的新美學經營

《花樣年華》(下稱《花》)明明是蘇麗珍的愛情故事,但王家衛卻安排字幕裡的主詞是「他」。彷彿是因為「他」的遲疑,「他」的含蓄,「他」的無法穿越玻璃,錯過了時機。

1960 年的蘇麗珍,在南華會遇上旭仔(張國榮);1962 年的蘇麗珍,在
孫太(潘迪華)和顧太那裡遇上周慕雲(梁朝偉);之前一定在甚麼地方遇上她的結婚對象陳先生(聲音是張耀揚)。而在大球場致電給空電話亭(《阿飛正傳》中一幕)的那一刻起,她已註定在新加坡給周慕雲的電話中不吭一聲。

作者: 
2000年

梁朝偉三面睇

憑《花樣年華》拿了康城影帝的梁朝偉,2001 年度的香港國際電影節以他為焦點演員,選映了他多部作品,引發了好一輪關於他的討論。不過一位自少便迷梁朝偉迷得要死的觀眾,看了電影節焦點演員部分的節目名單(註)後,怪叫了一聲:我想睇《花心紅杏》呀!

遺珠總會有,我們有興趣來一次較全面的梁朝偉從影回顧嗎?

但凡選舉這碼子事,一定需要有所根據的標準,不然便淪為亂點鴛鴦譜。妙就妙在選的人通常不會交代他/她的標準,而看熱鬧的人照例喊出聲:點解呢個入,嗰個唔入?

作者: 
2000年

Pages

Subscribe to 朗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