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卓倫

《喜愛夜蒲》:開放地壓抑情慾世界

男男女女,離離合合,十常八九,愛情故事的套路莫非如此,動人如否,在於故事細節的細心經營。《喜愛夜蒲》用夜店男女的情情愛愛貫穿電影,走的仍然是傳統愛情故事的老路,開始就是眾裡尋她千百度,但人物的刻劃仍見不足,看似兩者走在一起太理所當然。

夜晚對比白天,夜蒲對比工作,晚上往往是都市人白天生活的靜土,讓人忘卻白天林林種種糾纏不清的雜務,《週未狂熱》 (Saturday Night Fever)的主角一入夜,穿起舞衣舞鞋,踏上舞池便成為眾人眼光聚焦的英雄,彷彿變成另一個人。

刊物: 
作者: 
2011年
12月
#44

《武俠》:不是「武俠」,又是甚麼

陳可辛推出新作《武俠》,其名已經開宗明義,新作屬武俠類型電影,宣傳字句打著「《武俠》改變武俠」,讓觀眾期望,以為此片真的改變武俠電影的類型。然而,《武俠》之於武俠電影,在改變武俠電影類型之餘,也掏空武俠電影的根本,功夫拳腳,查案佈局,鋪排得太理所當然,失去了查案時的推理解謎。

俠以武犯禁

刊物: 
作者: 
2011年
10月
#43

43人的至愛電影

1.《英雄本色》,吳宇森,1986
義氣不用口說,Mark哥一舉手,豪哥一投足均傳情達意。小學時我第一次看此片不知楓林閣槍戰一場有何厲害,大了重看,終於知其何以經典,明白何為真男人、好朋友、親兄弟。

2.《第一類型危險》,徐克,1980
這部是徐導最癲最喪的作品,全片緊緊籠罩無政府主義的氣氛。燥動不安的年青人在手搖鏡下,帶着批判社會的心情製造炸藥,墳場追逐一幕盡顯他出色的場面調度。責備八十後衝動攪事的當權者,真的要看看此片,何謂抗爭何謂攪事。

刊物: 
作者: 
2011年
07月
31日
#15

《關雲長》:另一種欣賞的面向

好改編難求,文學改編電影,從來都吃力不討好,觀眾一定有意無意將之比較原本小説,作為判斷電影好壞的標準。如果觀眾是原著的粉絲,總先入為主認為任何大幅刪減或借題發揮另生枝節,都為不忠於原著。除非原著不是名作,否則觀眾一定會將改篇輿原著比較。

刊物: 
作者: 
2011年
06月
#41

新少林寺 ─ 故事的疏漏和天真的政治觀

拍攝少林寺本身就是一項危險而矛盾的項目,它的文化厚度與戲劇邏輯的書寫多半是易守難攻的,當創作者有了展示宏觀主題的野心,就必然在文化問題上進行修正,以免觸碰禁區。那麼唯一不遺憾的,可能便是走馬觀花的歷史模板了。

「天下武功出少林」,少林二字多年來已經和功夫畫上等號。冠以少林寺之名的《新少林寺》,未上映前的觀眾單憑少林二字大概知道此片是功夫電影。功夫電影當然以功夫場面為主,但任何導演都明白到,近兩個鐘頭的純動作打鬥,沒有故事的支撐,空洞洞淡而無味的影像充斥鏡頭,怎樣也不會是一齣耐看的電影。

刊物: 
作者: 
2011年
04月
#40

桂治洪還是一個傳統老好人

從來好人壞人,朋友敵人,難定分界,牢牢記著那句「沒有永遠的朋友,亦沒有永遠的敵人,只有永遠的利益。」並付諸實行者,一定在商業和政治世界無往不利。

人難以黑白二分,電影作為藝術,表現人性,描寫出來的世界,當然也非黑白分明,表面邪,深入觀察內裡,可能發現人性或許黑暗,但反而凸出傳統光明的價值觀。今年電影節其中一部份的節目回顧,帶來了活躍於七十年,作品予人癲傻喪cult印象的桂治洪。筆者在三十多年後的今天,看他的作品,竟發現他的作品如來是邪惡的外衣包裹著傳統的道德價值。

刊物: 
作者: 
2011年
03月
#414

談《英雄本色》版本

筆者曾經在任教某校的電影通識課時放映《英雄本色》,希望藉此讓同學思考和討論男性的情義。當該片放映到Mark(周潤發飾)遠赴台灣,單人匹馬殺入餐廳「楓林閣」,為好兄弟宋子豪(狄龍飾)報仇一幕時,其槍戰場面的壓迫力,鏡頭間互相牽動的張力,莫不使十多歲的年輕同學看得目瞪口呆。之後筆者詢問同學為何?方知道他們久聞周潤發的《英雄本色》卻未曾一睹過,片中義氣洋溢,扣人心弦的場面,令他們大開眼界。

刊物: 
作者: 
2010年
04月
24日
Subscribe to 李卓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