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展鵬

澳門故事,從何說起?——從《奧戈》談書寫澳門

身在捷克,在一個偌大的劇院,跟過千的西方觀眾一起看《奧戈》的經驗是很奇妙的。那種奇妙,不只是因為在一個東歐國家的電影銀幕上看到最熟悉的澳門——荷蘭園、望德堂、八角亭、阿婆井,還有的,是看到一個其實沒太多人關心的澳門故事如何被帶到國際舞台上,而又得到西方觀眾的認可。澳門故事,原來可以這樣打動地球另一端的觀眾。

刊物: 
作者: 
2010年
08月
12日

在澳門拍片,在手心跳舞 ——訪《奧戈》導演張弛

早前,電影《奧戈》入圍捷克的卡羅維發利影展的主競賽項目,首次把澳門故事帶到世界一級的國際影展上。不少澳門觀眾都知道此片的原著小說是由本地作家廖子馨所寫,但對導演張弛卻不甚瞭解。這次《奧戈》在國際舞台登場,除了重新注目這部電影,也是我們認識導演張弛的時候了。

張弛於中央戲劇學院畢業後,拍過一些電視電影,後來憑《東京審判》獲得金雞獎最佳編劇獎。2008年,他的首部電影《地下的天空》拍貴州煤礦工人的故事,入圍多個重要國際影展的競賽項目,並在法國、意大利、摩洛哥等地奪得多個獎項。一個本來與澳門沒甚關係的內地導演,怎麼拍起澳門故事來?

法國人啟發他拍《奧戈》

刊物: 
作者: 
2010年
07月
29日

香港有甚麼資格談中國歷史?——《十月圍城》的啟示

今年香港電影金像獎競爭最激烈的兩部電影,相映成趣:《歲月神偷》是小本製作,充滿本土味,曾在柏林影展獲獎,更添藝術味;《十月圍城》則是大製作合拍片,粒粒巨星與動作連場,只顯示那是一部娛樂片。不少電影愛好者在鋤強扶弱及重藝術輕商業的心態下,紛紛支持《歲月神偷》。然而,在骨子裡,《歲月神偷》卻保守得可以,它不反思人民疾苦背後的政治歷史脈絡之餘,更充滿頭腦簡單的精英主義;此片在今天的意義,只是一件好看的老古董。《十月圍城》卻剛剛相反,在商業外衣下充滿革命性,那甚至是一部香港文化的啟示錄。

刊物: 
作者: 
2010年
04月
22日

遲來了二十年的《阿飛正傳》——談《奧戈》

雖然遲到了二十年,但畢竟,像《奧戈》這樣的澳門電影還是被拍出了。電影可以挑剔的地方是不少的:演員表現未如理想,個別場面設計生硬,結局草草收場。然而,《奧戈》的重大意義,卻是它填補了過去十數年來澳門文藝創作的一個空白:困擾了澳門人廿年的問題,纏擾了澳門人廿年的心事,都被《奧戈》說破了。

“現在幾點鐘?”

刊物: 
作者: 
2010年
02月
18日

Pages

Subscribe to 李展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