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焯桃

參賽片的四種市場出路

康城影展一個不成文的規矩,就是不把主流電影放進競賽行列,像史匹堡的THE BFG和茱迪科士打的《華爾街綁架直擊》都在主場館舉行紅地氈首映禮,卻屬於「非競賽」單元。競賽影片的出路主要在「藝術影院」(art house)市場,這市場自以西方(較富裕的國家)為主,放映的俗稱「藝術片」其實是art house film,其中不少有頗強的通俗趣味甚至商業噱頭。

刊物: 
作者: 
2016年
05月
21日

活地阿倫新作開幕

第69屆康城影展第三次以活地阿倫的電影開幕,《咖啡夜總會》(Café Society)本有機會歷史重演五年前《情迷午夜巴黎》的成功造勢,西岸取景也令人有《情迷藍茉莉》般帶來驚喜的期待,結果無論討好或討讚,都似在兩者之間。

最煞風景的是在開幕當天,他跟前妻米雅花露所生的兒子Ronan Farrow發表撐他養姊Dylan Farrow的公開信,重提兩年前她聲稱小時候被阿倫性侵犯的往事。阿倫對此當然不再回應,但也免不了在開幕禮上被司儀拿來公開取笑。儘管程度有別,他和波蘭斯基都是在美國被指性侵兒童,卻被康城奉為上賓,而不覺間二人皆已年過八十了。

刊物: 
作者: 
2016年
05月
18日

肯定演技之餘,也要作品值得肯定──第52屆金馬獎評審後記

《聶隱娘》差一點贏更多

2015年11月21日,第52屆金馬獎頒獎禮舉行。結果一如所料,由《刺客聶隱娘》和《醉‧生夢死》大熱勝出,分別奪五獎及四獎。奇妙的是,頒獎禮的流程和頒獎嘉賓一早編定,得獎名單卻是當天下午才告誕生,兩者竟配合得絲絲入扣,充滿懸疑和戲劇性,如有神助。

由李安和舒淇頒最佳導演獎給侯孝賢,猶可說大熱賽果是意料之內。但李康生剛舊事重提當年是他頒最佳新演員獎給林嘉欣,他這回頒的最佳女主角獎得主又正是同一人。當頒獎禮過了一半,只有《刺客聶隱娘》已獲三獎(造型設計、音效、攝影),其餘四部獲最佳劇情片提名的電影,皆只各得一獎。

刊物: 
作者: 
2015年
11月
26日

《刺客聶隱娘》 七問

第一問: 無視觀眾孤芳自賞?

《刺客聶隱娘》上映以來,眾議紛紜,然而無論讚彈,都同意侯孝賢不太在意觀眾是否容易看得懂。但以服務觀眾為要,只是奉荷李活為圭臬的主流商業電影的信條,為賺錢當然顧客至上。電影其實可與其他小眾藝術形式一樣,以創作者為中心,影史上不少創新和突破,都是在這種擺脫觀眾羈絆的情況下出現。侯孝賢有句名言,正是「背對觀眾,你的創作才開始」。那不是孤芳自賞,而是創作者反求諸己,看清並堅持自己要走的路,不受市場需求和觀眾口味左右。

刊物: 
作者: 
2015年
10月
04日

Days of Being Wild (1990)

Wong Kar-wai’s rise to international fame might have begun with Chungking Express (for art house fans) or In the Mood for Love (for most viewers). But the work that sealed his status as an auteur was, without a doubt, Days of Being Wild.

作者: 
2015年
09月

The Goddess (1934)

1930s Shanghai, the ‘Paris of the Orient’, the glamorous metropolis with its celebrated ‘10-mile stretch of foreign concessions’ was China’s filmmaking centre. Of all the silent classics produced in this golden era, The Goddess is the best known.

作者: 
2015年
09月

空前的美感經驗──康城看《刺客聶隱娘》

《刺客聶隱娘》改編自一篇唐人傳奇,電影本身也傳奇得很。由侯孝賢宣佈開拍那一天起,就令人既期待又擔心(他表示那將是一部商業片)。但一切擔心都是多餘的,侯孝賢還是侯孝賢。

固然武打場面不再是靜態的侯式拍法,但他依然堅持地心吸力和速戰速決,更注重點到即止及避免血腥,與武俠片這類型今日的商業性要求相去十萬八千里。舒淇飾的聶隱娘不時隱身樹上或樑上高處,窺探對象等待時機,卻從不展現她的輕功,動手前後都像常人般走路。序幕出場行刺一招致命,是黑白的畫面;其後多場打鬥,便連血也不多見一滴。

刊物: 
作者: 
2015年
06月
13日

Pages

Subscribe to 李焯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