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焯桃

康城賽果與評審取態

第68屆康城影展上周閉幕,頒獎禮首次加插歌舞表演環節,其後的評審團記者會也由答 Twitter 和 Facebook 各一條問題開始,皆為數十年如一日的康城搞的新意思。是否向奧斯卡靠攏或全球化的現象,就不得而知了。

刊物: 
作者: 
2015年
05月
31日

誰來欣賞 侯孝賢

今年康城影展的賽果,大家最關心的自然是《刺客聶隱娘》(The Assassin)。法國《解放報》周五頭版以頭條為影片護航,甚至半開玩笑說如它拿不到金棕櫚獎,就會拿刺刀和火把來找評審團晦氣。但我們心知肚明,侯孝賢的電影以其大幅省略的敘事、自成一格的節奏、意在言外的寄寓,絕難得到多數評審的認同,頂多是拿個等於亞軍的評審團大獎而已。

刊物: 
作者: 
2015年
05月
28日

全球化到《聶隱娘》

神怪童話群星助陣以有3 位導演殺入競賽名單的意大利為例,只有蘭尼摩列提的《我的母親》(My Mother)是他一貫的當代意大利人情諷刺悲喜劇。保路蘇雲天奴拍英語片早有前科( 辛潘主演的《不再搖滾》),上作《羅馬浮世繪》橫掃歐洲電影獎及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獎後,新作《青春》(Youth)便找來米高堅、夏非基圖、麗素慧絲等明星主演。Matteo Garrone曾兩奪康城大獎,這回首次拍英語片,則連戲路也改變,由社會寫實轉為神怪童話,Tale of Tales便有莎瑪希恩和雲遜卡素等群星助陣。

刊物: 
作者: 
2015年
05月
24日

賈樟柯的《山河故人》

今年康城有兩部華語片同場角逐,賈樟柯首次遇上侯孝賢,難得的是二人新作皆不安於重複舊路。賈樟柯兩年前的《天注定》在康城獲最佳編劇獎後,竟無法在內地公映。他這回的《山河故人》(Mountains May Depart)便變陣出擊,不再是當代中國四個地區的陰暗面,而是幾名主角經歷三個不同的時代。驟看有點像侯孝賢同樣三段式的《最好的時光》,實則大異其趣。

刊物: 
作者: 
2015年
05月
23日

海街日記主場之利

今年康城有三位日本常客皆有新作參展,但只有是枝裕和的《海街日記》(Our Little Sister)入圍角逐金棕櫚獎。黑澤清的《岸邊之旅》(Journey to the Shore)尚未亮相,河瀨直美的《紅豆饀》(An)儘管今回無緣參賽,仍可成為「某種觀點」的開幕電影( 一如侯孝賢八年前的《紅氣球之旅》) , 可謂給足了她面子。

刊物: 
作者: 
2015年
05月
21日

康城現場:康城影展後記

第67屆康城影展上周六閉幕,賽果照例有冷有熱。土耳其的《冬眠》(Winter Sleep)成金棕櫚獎得主,便一點也不令人意外,導演魯里比茲舍蘭的大師作者風範早已自成一家,四度與金棕櫚獎擦身而過,今回得獎可謂實至名歸。

導演:把獎項獻給土耳其年輕人

刊物: 
作者: 
2014年
06月
01日

康城現場:康城頒獎禮點滴

上周六閉幕的第67屆康城影展,頒獎禮開始後最早頒的是最佳短片獎,誰料到陪同短片評審團主席基阿魯斯達米出場並發言的,竟是中國的李宇春!但想到今年開幕禮後的派對同時是中國之夜,一切又好像有迹可尋。

今年頒獎禮還有一個不尋常的環節,是安排從此退休的Gilles Jacob由金攝影機獎評審團主席Nicole Garcia陪同一起出場,接受全場的起立鼓掌致敬(Standing ovation)。他當了康城總監23年,2001年退任主席,今年才以83高齡完全退下。康城今日超越柏林和威尼斯的大阿哥地位,可說是由他在任內一舉奠定的。

刊物: 
作者: 
2014年
05月
29日

康城現場:哥連堡與伊高揚

今年的康城影展破天荒有三部加拿大片入圍角逐金棕櫚獎,兩部英語片來自安大略省,一部法語片來自魁北克,分別屬於老中青三代導演。年方二十五的沙維亞杜朗的第五作《媽咪》(Mommy)可謂他五年前一鳴驚人的《殺死我阿媽》的姊妹作,但重心已由他自演的兒子轉移到母親(同由Anne Dorval飾演)身上,態度也從自戀變為成熟,前途無可限量。

刊物: 
作者: 
2014年
05月
25日

康城現場:河瀨、戴丹、舍蘭和高達

第67屆康城影展的18部參賽影片,其中八成導演皆為康城常客,河瀨直美更是最典型的「嫡系」導演。從首作《暗戀家族》奪金攝影機獎開始,她今日攜《第二扇窗》(Still the Water)正式參賽已是第四次了,七年前也憑《殯之森》贏過評審團大獎,離金棕櫚獎只一步之遙。

刊物: 
作者: 
2014年
05月
25日

康城現場:新版《聖羅蘭》瑕瑜互見

五個月內有兩部聖羅蘭傳記片面世,熱鬧程度唯五年前的《少女香奈兒》對《香奈兒的情人》鬧雙胞差堪比擬。香奈兒一生傳奇,兩片亦分寫她兩個不同的人生階段,聖羅蘭一生卻沒那麼戲劇性,Bertrand Bonello這部新的Saint Laurent內容與上一部《聖羅蘭》(Yves Saint Laurent)大同小異,皆對他最後30年絕口不提,但更集中在1967至1976這10年內。反諷的是不提他在阿爾及利亞的童年及初出道在Dior等時期,影片反而足足長了45分鐘,卻不見得對聖羅蘭的探討深入了多少。

刊物: 
作者: 
2014年
05月
22日

Pages

Subscribe to 李焯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