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楓

人文關懷的珍貴與遺憾 70%的《黃金時代》

看完許鞍華導演的《黃金時代》,第一個升現的念頭便是重讀魯迅,因為戲中的魯迅(王志文飾)結合了《吶喊》的剛硬與《野草》的溫婉、脆弱,他跟蕭紅(湯唯飾)、蕭軍(馮紹峰飾)在餐廳初遇時候一番批判文人圈子互相傾軋只是為了個人的利益、無知的起哄、及時搖風擺柳的本質,有一種洞悉世態卻處變不驚的氣度,然後鏡頭一轉是魯迅臥病木椅上,獨對蕭紅細說死亡的觀感,對白擷取自魯迅的文章,矛盾地豁達而沉痛……

刊物: 
作者: 
2014年
10月
13日

自我燃燒冰冷的生命 蕭紅的絕境書寫

編按:著名導演許鞍華新作《黃金時代》以中國現代作家蕭紅(湯唯飾)的感情生活為題材,尚未公映,已掀起不少話題。在剛過的書展,許鞍華出席講座,談談蕭紅與電影,蕭紅作品再受關注。今天,香港作家、評論人洛楓,為讀者撰文導讀,談談如何閱讀蕭紅。

「快快長吧!長大就好了。」二十歲那年,我就逃出了父親的家庭。直到現在還是過着流浪的生活。「長大」是「長大」了, 而沒有「好」。

刊物: 
作者: 
2014年
07月
24日

「湯川學旋風」與《真夏の方程式》非關物理 超越地理

「明星」作為「符號」(Stars as Signs)折射的是一連串的象徵含義,從名字、臉相、聲音和動作姿勢等經由媒體的創造達成某種或某些「形象」(image),而故事的「人物」不是真實存在的個體,是通過文字或影像的「文本」建構而來的效應,同樣也是帶着人面、性情和社會背景的指涉系統;當這兩個符號互相對等的時候,在「明星理論」(star theory)的圖譜裏,RichardDyer 稱之為「完美的匹配」(perfect fit),意指演員巧妙地穿戴了人物角色,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兩者天衣無縫地二合為一,在華語影視的歷史上,我們有關德興就是黃飛鴻、金超群就是包青天的經典例子,而在千禧世代的日

刊物: 
作者: 
2013年
07月
07日

女扮男裝的文化面向

「女扮男裝」的銀幕故事,充滿時代的風情與世俗大眾的性別想望,從戲曲、時裝喜劇、武俠和歷史傳記,到各式混種的電影類型,這個「十一月登場」讓我跟讀者一起穿梭了數十年的光影場景,沿路風光綺麗,大致可歸納為六個面向:第一是五六十年代的粵語舊片原來是非常難得和珍貴的瑰寶,裏面的性別景觀前衞、大膽、奔放而勇猛,開導了日後無數流行文化的製作規範與靈感;第二是時代走得愈後,性別的開啟意念竟然愈是收窄,社會的風氣愈加保守和壓抑,以「梁祝」為例,由當初女女或男男的孿孿基情逐漸的「被異性戀化」,因而變得規行矩步,不敢輕易愈雷池半分;第三是「衣服」除了實用的功能外,它也是一件性別的保護衣,「女扮男裝」的配對能幫

作者: 
2012年
11月
30日

女裝的齊宣王

傳統戲曲電影的《鍾無艷》是余麗珍半邊陰陽臉的怪相,強調使人驚懼的醜,但後現代的版本只是眉梢額角一小塊紅色的太田痣而已,強調的卻是喜劇感——杜琪峯與韋家輝合力打造的電影《鍾無艷》拼合了武俠、戲曲和喜劇的類型,玩轉也反轉了「性別易裝」的角色遊戲,還找來梅艷芳主演,但不是飾演鍾無艷而是反串齊宣王,以「男主角」的身份跟二女調情又爭風呷醋,極盡顛覆和曖昧的情色景觀!

作者: 
2012年
11月
29日

百變的川島芳子

跟隨梅艷芳流行樂曲長大的人,都不會忘記她在《蔓珠莎華》的音樂錄像裏穿一身白色的西裝,配上幽怨纏綿的歌聲,或在《愛將》的舞台演出上一身俄羅斯軍服,跟草蜢三子一起勁歌熱舞;然而,要數算她最百變換裝的還是由李碧華編劇、方令正導演的電影《川島芳子》。歷史上「川島芳子」是傳奇人物,生於末代清朝,是肅親王的第十四女兒,原名愛新覺羅顯玗,六歲被送往日本接受軍政訓練,改名川島芳子,一生的際遇跟着動盪的時勢打圈,浮浮沉沉地充滿驚險和變遷,結局也撲朔迷離,神秘而無法定說。

作者: 
2012年
11月
28日

梅艷芳的面相與命相

梅艷芳是一位傳奇女子,她的奇異來自從小貧苦賣唱的坎坷身世,來自演藝生涯裏的百變形象,也在於她英勇抗病卻英年早逝;銀幕內外很俠骨柔腸的她早已練就雌雄同體的性相,舞台上唱遊壞女孩、黑寡婦、卡邦女郎、埃及妖后和淑女等不同風尚,電影裏演盡女鬼、女俠、民國女子、易服皇帝等各色人物,從很年輕的時候開始(其實死時仍很年輕)已經走在時代和潮流的前端,西裝、軍服、旗袍、迷你裙、緊身胸衣、彩色假髮、重金屬配件和化妝等都琳瑯滿目地穿戴,卻又那樣的煙視媚行或冷僻硬朗。要論說「梅艷芳」猶如她的形態那樣總有千百個不同的切入角度,而在這餘下的篇幅裏,我只集中討論她的性別易裝與酷兒形態。

作者: 
2012年
11月
27日

變性人與精神分裂者

「天下風雲出我輩,一入江湖歲月催」,林青霞的賈寶玉或許仍不脫傳統戲曲電影的框架,但她的「武俠反串」卻出奇地締造了另類的異色傳奇,尤其是《笑傲江湖》和《東邪西毒》的性別景觀,前者是「變性人」的姿態,後者是精神分裂的身影,皆借衣裝的換來換去把玩非常越界的意識形態。

作者: 
2012年
11月
26日

林青霞的賈寶玉

林青霞是大美人,反串了還是大美人——這是我在看過了《金玉良緣紅樓夢》、《刀馬旦》、《笑傲江湖II之東方不敗》及《東邪西毒》之後的直接觀感;林青霞在這些易裝電影中演世家公子、革命義士或武林人物,仍是予人美艷不可方物的本色形態,而不是像任劍輝、梁無相那樣要讓人信以為真是男人,無論導演李瀚祥、徐克或王家衛有怎樣不同的理由,他們找來林青霞女扮男裝肯定不是為了她的「男性特質」(如果有的話),而是在於她的天生麗質即使反串了也不會惹人惡感吧?!

我是如此相信。然而,林青霞的「性別易裝」依然有她的銀幕魅力,否則也不會接二連三持續不斷地顯映和定鏡。

作者: 
2012年
11月
23日

馮寶寶與Peter Pan

馮寶寶的「無性別狀態」,在武俠反串的演出有更淋漓盡致、邊界游走的叛逆意味,自一九六八年開始,她拍攝了「小白龍游俠系列」,其中包括《飛俠小白龍》、《小武士》和《三招了》。

作者: 
2012年
11月
22日

Pages

Subscribe to 洛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