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心

尋找「遊戲規則」

「要坐這個位,就要照這個『遊戲規則』玩!」整部《黑白戰場》其實就是這一句。王晶(如同片中的曾志偉!)拍了整部戲就是為了吿訴你:原來這世界可以是「沒有遊戲規則」的!原來連「做唔做你個仔」,都是「有得揀」的!因為最終,我仍可以選擇:今生,到此為止。所以,世界上,原來只有片頭那副黑白對壘分明的「國際象棋」,才有它必須遵守的「遊戲規則」。 而人生,最終,卻可以是沒有遊戲規則的!

表面上,這是香港一代賭片與商業片教父王晶,一句參透電影世界的嘆喟。

作者: 
2005年

「童夢」的「可能」

對劉德華這部初稱《童夢》(現定名為《童夢奇緣》)的電影本是有期待的,走過《瘦身男女》的肥仔、《大隻佬》的了因、只有一把聲音和一份情懷的菠蘿油王子/麥炳(《麥兜.菠蘿油王子》);甚至沒有劉的形體連聲音也沒有──只有一張照片揭示了一段前世今生的咒詛的垃圾蟲表哥(《鬼馬狂想曲》)種種的偽裝與真身,將身份(identity)和自我之間波譎雲詭的關係推到高峰之後,今次,則是:你那麼想長大嗎?好。讓你如願以償。很想看看這故事怎説法。

寓言、神話、legend、classic、家庭的價值、人生的大道理,一切一切,都那麼的今天的劉德華,那麼順理成章的這一步。

作者: 
2005年

有女人「不愛看」愛情片,但卻推薦《如果・愛》

當片中導演聶文一開始就質疑:三個主角之間,根本不是愛;老闆就説:「那就不是愛情片啦!但觀眾喜歡看愛情片!女人愛看愛情片啊!所以,你一定要給我愛情片!……」那麼張揚坦白,就是陳可辛作為一個愛情片導演icon的心聲吧。但筆者就肯定是一個不喜歡看愛情電影的女性。也許是,不用一個「極端處境」去感動你而又能成功的愛情電影,向來並不多。尤其到了今天,一部不靠CG、動作,不靠大場面也不靠驚人的投資去吸引你的電影(歌舞片的宣傳,真的不過是包裝),只是用一顆心去講一個愛情故事。我抱著雙手,你感動我看看?

作者: 
2005年

逆天改命與甘心被騙

鬥與呃之遊戲《龍鳳鬥》其實從來都不是「鬥」。根本無得鬥。從來都只是「呃」。盜先生(劉德華飾)永遠贏,盜太(鄭秀文飾)永遠輸。就算她贏,都是因為「他讓她」。贏輸之間,就更徹底。她贏了鑽石、贏了他全副身家。他贏了她的心。夠啦。一開始,勝負已經很清楚。而事實上,盜太也一直(並承認自己)甘心被騙。她一直都説:「你讓我丫。」

(不過當然,其實盜生是輸番俾一個女人的——Mrs. Ellen(胡燕妮飾),兩次。被她呃番。並且死了無仇報。而,Mrs. Ellen與盜太,不就是同一個人?Mrs. Ellen根本就是未來的盜太。詳見下述。)

作者: 
2004年

《龍咁威2003》今天我們才有一個「成長」故事

每一個時代,都有每一個時代的標記,讓我們永遠都記得那段日子。九七前後我們有「回歸」(和之後的泡沫經濟幻滅);2000年我們有「千禧」;2001年有「911」;2003年,我們有「SARS」和「七一大遊行」。

這樣就六年。那麼快。誰不是在一件又一件的大事中成長過來的。

作者: 
2003年

大你:LMF如何「大你」

《大你》是一部關於LMF樂隊的紀錄片。這類講述一隊樂隊的成長和音樂理念的紀錄片在外國很普遍。只不過在香港很少,根本在香港樂隊也很少。

它裡面講的東西,老實說,未必人人接受到。

講「粗口」(當然)講音樂講信仰講藥物講性講紋身講朋友講前程講樂壇講傳媒講politics。講天堂與地獄。這群「粗口人」所思考的東西可能比你想像的多。

作者: 
2002年

關於She-Hulk、被動之男和姊妹本色的一些反思

2002年的港產電影中,筆者本來想討論其中三部電影:《我家有一隻河東獅》、《魂魄唔齊》和《我左眼見到鬼》。因為它們都有些共通的地方。因為它們都關於「identity」(身份),也關於「記憶」。(由此引伸到「放不下」與「放下」的主題。)然後,我看看在《2002香港電影回顧》裡的歸類,它們分別是屬於:

《我家有一隻河東獅》「She-Hulk」
《魂魄唔齊》「被動之男」
《我左眼見到鬼》「姊妹本色」

作者: 
2002年

結婚証:「在乎」與「名」「實」之間

這部電影的原名是:《誰說我不在乎》,包括筆者最初觀看此片的時候。後來才改為《結婚証》。

簡單的題旨是:當你突然很「在乎」一件事的時候,那到底表示些甚麼。

就像我們看美國的主流電影,到現在,它們還是很喜歡講family——家庭的價值、父子、和愛……等等等等的東西。當中是有很多好作品,但我們都知道——美國是世界上離婚率最高的國家之一。

作者: 
2002年
Subscribe to 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