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陶

K.O. 雷霆一擊:純港片特色的荷李活電影

徐克的《K.O. 雷霆一擊》除了資金、劇本以及一批主要演員來自荷李活之外,其他工作人員都是香港業內人士。如監製是施南生,導演是徐克,美術是梁華生等,更聯同一批香港演員及武師等,拍攝了一部純港片特色的荷李活電影,將外來資金全部引入香港。

這是以九七主權移交前七十二小時的反走私行動為題,所拍攝的一部全功夫加特技動作奇情片。片中有大量動作場面,都來自港產片的類型典範,如在上環鬧市中作人力車賽的洪金寶式詼諧動作、成龍式的飛車特技、在果欄中的元奎式追逐場面,以及尾後拖船碰撞的徐克式模型特技等,都有意將所有港片的動作典範湊於一起,將港片的製作方式全盤放在國際舞台上。

作者: 
1998年

風雲雄霸天下:二手味道

以視覺吸引力來說,《風雲雄霸天下》的特技仍算有水準,但可惜獨欠設計,視覺效果除了複印自坊間已有的電腦遊戲影象外,還有不少場面都是抄襲荷李活的經典特技作品:如聶風戰火麒麟抄自《魔幻屠龍》(Dragonheart, 1996),步驚雲的「排雲掌」及水中見孔慈的水影,概念是來自《深淵》(The Abyss, 1989)等。由於太多抄襲的影子,加上電腦遊戲的視覺質感始終比電影特技弱,故現時出來的效果二手味道特濃。

作者: 
1998年

對不起,多謝你:時代的強心針

劉青雲最近的形象愈來愈像當年的周潤發,能令故事層面提升,凸顯本土時代性。

像這部《對不起,多謝你》可說是《阿郎的故事》(1989)裡周潤發的延續篇,而且有更多反省,更有啟發意義。

以前的阿郎想用賽車來改變命運,最後卻命喪於賽道之中,令人生路不能圓滿,天下人同聲一哭。這種設計應該來自七十年代由柯俊雄主演的台灣經典電影《再見阿郎》(1970),用悲劇效果來激發觀眾慨嘆人生。

作者: 
1997年

奪舍:現代周處除三害

《奪舍》題材未見新鮮,不過從演員角度來看,就趣味無窮。

李修賢的公僕形象,早已深入民心。今次改變角色,演來自南丫島的惡少爺,如古代“周處”般的村中惡人,雖做壞事,但都是村內的雞毛小事,並非彌天大惡。自從被警察黃子華“奪舍”之後,小惡霸與差人合體,演出一連串南丫島式“周處除三害”,最終要除的,是自身的惡習。

這個人物設計甚有深意,落在李修賢身上,就更加有趣。小惡霸被差人“奪舍”之處境,可視作為邱禮濤與編劇南燕借李一向愛演警察的心態來代入劇中人,當為一次轉換身份的遊戲,令人物經得起更多解讀層次。

作者: 
1997年

旺角大家姐:有心為麗的電視招魂

《旺角大家姐》是一部演員先行的電影,就算是小角色也會不忘添一些戲分。在插科打諢間推展劇情,雖然現時在構思至拍攝伎倆都未臻成熟,而且太忽略了意境營造,變成鬼味不足。不過好在是人情搭夠,尤其是女主角苑瓊丹一人分演三個形象,既是三個短篇的串連人,亦同時是各故事的主要當事人,情況有點似雷宇揚在《陰陽路》所飾演的敘事者「畢彼特」,但設計卻比「畢彼特」還有意思。

三個故事都可說是「蠱惑仔電影」風潮的辯證篇,同樣用蠱惑仔類型的典型橋段來顛覆類型。不過寫來雖有諷刺意味,但欠活潑的觀點,反變得老生常談,顛覆不出個模樣。

作者: 
1997年

離不開中國獵奇

本來用局外人眼光來透視一個地域文化,有時會得出獨到或新鮮的見解, 不過近期有一批黃皮膚鬼佬眼的電影人,如王正方夫婦或王穎等,總喜歡將中國題材當作蔘茸海味或國產熊貓般向外國觀眾銷售,借西方眼鏡來看中國風光。由於獵奇味太重,望見的人不盡似人,景不似景。真相,都不復存在了。

作者: 
1997年

百分百感覺:百分百啱feel

每個人都有一個幫去混,馬偉豪今次創造了一個淨化以及理想的生活圈子,裡面的感情紛爭都不過是味道不同的菜式,甜與苦都只為給你品嘗享受,絕不想角色成長及變壞。就算邱淑貞患上絕症的橋段,也只是在玩傷心的遊戲。這種沒反派無壓力的電影, 雖然少了衝突效果,但提供了更多抒情空間,使人放鬆休息,對我來說,今次啱Feel!

作者: 
1996年

嫲嫲帆帆

面對九七陰影以及電影困局,人人開始撫心自問,想用盡心力來創作,祈求看清自己。雖然未必人人得道,但至少是個好開始。陳可辛今次嘗試用破格手法來敘述一段親子恩怨,現實與幻想分庭抗禮,處理得極之自由奔放。而且利用特技來創造一些生動意境亦要求實在,並不虛浮。雖然並未衝出UFO一貫格式,對人生題材只寫出對應,亦因太顧及觀眾而刻意埋藏最真感情;不過以陳可辛創作生涯來說,此片比《金枝玉葉》(1994)更具個人風采,而且甚有內涵。

作者: 
1996年

正牌香蕉俱樂部

此片有點將三條香蕉仔寫成UFO的《風塵三俠》模樣。除了整體技術與娛樂效果未及之外,對兩性態度方面反而比較進步。雖然最終仍是男人大晒,不過三個女主角都寫得有角度,而且相當細心。只是洗志偉今次太著意講故事,反而少了前作《孽戀》(1995) 那種對影象的敏感,而且技巧過於平坦,雖寫出小情趣,但始終未夠深刻。大部分現場收音亦令場面變得比較活潑,若然仍用配音,效果肯定低幾皮!

作者: 
1996年

4面夏娃

這個夏娃沒有四個臉孔,現在只見一個演員飾演四個角色。雖然都以吳君如來串連整齣電影,但最好看的仍是這四個互不關連的故事意境。說真的,〈白金毛〉是wrong casting ,硬要吳君如扮一個她不熟識的夏娃;〈食風贊嬌〉則無論電影感與各人演出都配合出眾,創出矇矓新意;〈無色無相〉空間封閉用熒幕翻拍效果令故事更抽離:而〈愛到要死〉則玩逆轉gag,只得啖笑。

作者: 
1996年

Pages

Subscribe to 紀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