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陶

竹昇妹之以牙還牙

Mimi是承載著罪孽逃離香港的問題少女,到加拿大投靠親父卻仍被排斥,叛逆性衝突比表面的移民困惑更具意義。用新面孔演出本來可以更有實感,只可惜有太多傳統式肥皂劇處理,失去了爆炸力。現在名為《竹昇妹》,就好像是《老泥妹》(註1)的別號,只取其名而沒拍出質感。幸好聽聞導演在取景方面有做資料搜集,令我們看到加拿大華裔問題青年的叛逆地圖,增加了獵奇趣味,以娛樂角度來看,算是落足工夫。

1 《老泥妹》(羅舜泉導演,1995)

作者: 
1996年

尋覓UFO作品的時代符碼

李志毅與陳可辛同時推出的兩部作品《天涯海角》與《甜蜜蜜》,都擺脫了以往過分設計的作風,改以坦率誠懇的筆觸直寫題旨。這種對觀眾以及創作均抱有信心的態度,令一向以回流人士的身分來剖現香港人情的UFO成員,取得跨越大步的成就。

要探究上述兩片感染力的來源,只需回頭檢視兩位導演過往的作品,就可找出玄機,並可看到UFO同人藝術創作成長的路向。

流浪題旨為宗

作者: 
1996年

古惑仔之人在江湖

這部電影雖然意識不良,但對蠱惑仔的成長以及對自我的身分認定都有感情著墨,最後擔心禍及妻兒的因果報應亦甚有向善之心。對蠱惑仔來說,此片在亢奮背後最終仍臣服於規矩,對情義亦提出反省,其實甚有教化作用。還有,在傳統戲劇結構之中尋回動力,對黑幫人物不是一味抹“黑” ,反而對朋友情義及家庭父母有更多筆觸,寫出黑道的人情世故。只是結局把一切惡果都歸咎於一個反派,以暴易暴,除了發洩之外,並無提升。

作者: 
1996年

金榜題名:黑黑實實,但欠天時地利

在九六年掀起的蠱惑仔熱潮裡,多數影片都以浪漫戲劇的特性來進行創作,寫實感其實不強。《金榜提名》是少數以實在的人物素材為出發點,從開首以黑幫小子劈友作序幕,直寫小子往上爬,到結局自取滅亡,都寫得甚具質感,黑得實在。但現時這套有實感之作,不比一部浪漫化的電影來得更具吸引力,雖然處理不俗,因缺少了時代牽引力,容易被人忽略。

南燕的「風雲」式創作特別之處,乃人物大多取自真實經驗。由於作者在出道前耳濡目染,且有傳統戲劇根基,故能寫出既豐富而又有實感的所謂黑幫堅料。不像其他作品多由文人角度出發,用印象加聯想為創作根基。

作者: 
1996年

金玉滿堂

《金玉滿堂》原名《滿漢全席》,片中藉一場飲宴來帶出江山融洽之意。這是徐克作品一直追求的理想境界。只不過以前流於概念化,但今次則能夠溶入戲劇衝突中。故此片中南北美食之爭,張國榮對移民的疑惑,鍾鎮濤與倪淑君的夫婦情義等,雖然多線人物穿梭交匯,略嫌複雜,但最終仍能歸入主題當中。

作者: 
1995年

跟我走一回

張豐毅在此片的感染力,來自他所演的人物背負着一個時代的滄桑。他最大的罪是不能做出一個典範的父親形象,因為不能適應時代的轉變,才被家人判以死刑。

這種被時代摒棄的失落一群,是現時大陸一代父親形象的寫照。還有父親脅持未相認的兒子回鄉祭祖,而最後兒子在墓前聽到藏在地下遠親的聲音,以及父親在暴風雨中提着路燈向鐵路示警,都是近期中港台電影最有意境的場面。最後兩父子在陽光下分手,亦拍得使人感動。

作者: 
1995年

女兒紅

藉珍藏數十載的佳釀,來描解中國女人的心。可惜菲林留不住酒香,導演過大的野心亦比女兒紅更紅。雖然跨越數個大時代,但都只是浮光掠影。像走馬看花般,雖美但不深刻,難以令人感動。歸亞蕾有細緻的演出,但她的台式嘴臉反而變成極大阻礙,令人看得格格不入。雖然這是導演的處女作,但已有過多的斧鑿痕迹,使人看得滿不是味兒。

作者: 
1995年

愛在草原的天空

過了一段日子,此片仍然深刻的打動我。這大概由於此片指出在蒙古這片冰天雪地的荒原裏,生命的延續是依靠人性的施與受。如此直接,如此簡單。

騰格爾飾演的白音寶力格,因為愛人紅杏出牆而離家出走,最終怨恨轉化為自責,翻山越嶺四處尋找愛人,無非想彌補離鄉所萌生的罪孽。

此片不單寫出極地裏男人的天職,而且拍來情景交融。除了拍出草原四季壯麗的景色外,養大白音寶力格的老奶奶死前在暴風雨中徘徊,盼望再見養子的一個長鏡頭;以及黑駿馬死在荒漠中,在孤兒寡婦的呼喊聲中見到遠處駛來另一匹黑駿馬(運貨車),都能拍出接近原始的生命動力。

作者: 
1995年

正月十五之一生一世:原創的盟誓

要討論《正月十五之一生一世》就必需與《七月十四》相提並論。不止因為《七月十四》在當年弱市檔期中有彪炳成績,以及其後給業內人認同,能在香港電影金像獎裏獲得多項提名,促成拍攝這部續集;更重要是因為《七月十四》的成功,促使「寶耀公司」創作一部更具野心的作品,而更可從這部作品中看出香港低成本電影所表現的活力及其面臨的種種局限。

先談《七月十四》成功之處。此片除了結合警察拍檔與鬼怪類型之外,最特別是從類型中提升出一個清晰的生活主題—誓盟的重要。

作者: 
1994年

Pages

Subscribe to 紀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