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卡

百年孤寂:靜悄悄渡過了的香港電影百歲壽辰

2014年已經過去,媒體回顧這一年電影界的大事件,都沒有提到去年正是香港電影一百周年!不是它們不重視這回事,而是,它們覺得2009年已經慶祝過了。確實,2009那一年,業界和政府當局都曾盛大慶祝「香港電影百年」—比方三月舉行的第二十八屆香港電影金像獎頒獎禮就有香港電影百年紀念專題;政府屬下的電影發展基金在五月的康城影展大搞慶祝香港電影一百年酒會;香港電台電視部在時代廣場舉行了香港電影百年的圖像展覽,等等。

刊物: 
作者: 
2015年
01月
#29

蜜柑與陶猴憶邱剛健

二○一三年初冬的一個晴天,訣別在北京去世的賢兄邱剛健。一九六六年初秋的一個晴天,初逢由台北來港的筆友邱剛健。
他是應宋淇先生之請,加入邵氏當編劇的。之前一年,我為他創辦的《劇場》雜誌在香港供稿約稿,經常通信。讀過他不少刁鑽狂放的創作文本,乍見卻是個黑實粗壯的勞動者身形,不免有點錯愕。還有他帶給我的幾個綠油油的蜜柑、一隻黃澄澄的陶製小猴,那股鄉土風味也有異於想像中他的西化前衛形象。

刊物: 
作者: 
2013年
12月
01日

葉問我是誰

葉問影片的神話建構離不開「李小龍範式」和「黃飛鴻範式」,這是香港電影引以為傲的兩大範式。前者把李小龍從一名武者提升為反階級逼害、反帝反殖的個人英雄、國族神話;後者把一名教拳師傅/醫師提升為家族英雄,進而也成為國族神話,使香港電影揚名海內外。而從五部葉問影片的內容分析可以看到,香港成份在其中的滲透逐漸明顯:《葉問》(2008)幾乎完全沒有香港成份;《葉問2》(2010)、《葉問前傳》(2010)已有濃重的殖民地香港色彩,和反殖(英殖、日殖)的思想行動;到《葉問—終極一戰》則寫到上世紀五、六十年代香港的人情世故、社會變遷。

刊物: 
作者: 
2013年
07月
1日
#23

《鐵血神探》

大風雪下法國的一個海邊城市,轟立着一列流線型現代建築物。灰藍的底色蒙上白茫茫的雪雨,迴響着刺耳的風聲。街上四空無人,一輛汽車自大路的遠處駛近,在BNP銀行前停下,三名穿睛雨大衣、戴氈帽的大漢先後走進銀行,一名面有難色的漢子守在車裡。我們和劇中人一樣屏息靜候事態的發展。梅維爾一開場就用影像和音響(而極少用語言)為影片定調:這是當代背景的犯罪片;灰濛冷酷的不單是情調也形容其間的人際感情關係。看下去,甚至警匪的分別、善惡的分野也是頗灰濛的。

刊物: 
作者: 
2013年
06月

也斯少年時的詩作他的劇作

我們都知道也斯興趣廣泛,詩、散文、小說創作專精之外,跨媒體創作亦有不少,此外尚有文藝評論、時評、影評、劇評、舞評、畫評以至食評,都寫來別有可觀。

也斯辭世後的日子,我整理一己的記憶,也做了一些資料搜集,嘗試找出他的一些少為人知的作品和軼事,供諸同好,或可作為補遺之用。先從追溯他投稿《中國學生周報》的日子說起。

十四歲的詩作

刊物: 
作者: 
2013年
04月
10日
#22

真誠創作才是制勝之道 - 雜談香港電影的舊患與新機

  近年內地和香港的電影業界和評論界高度關注香港電影狀況,這包括合拍片的走勢、香港本土電影的命運、北上影人的表現,和創作上、美學上的種種問題。一般的看法是:大量香港影人北上參與合拍後對內地的電影市場起著積極推動作用,但創新性的發揮卻嫌不足。另一方面,香港的本土製作卻從此低沉,市場和創作能量都呈下滑之勢。

刊物: 
作者: 
2012年
04月
24日

《製造香港─本土獨立紀錄片初探》序

我們都明白在沒有言論自由、或創作環境諸多局限的社會中很難出現有真正紀錄與探索意義的影片,更不要說興起獨立紀錄片運動。然而新的紀錄片運動與美學往往是醞釀於政治╱社會環境最惡劣的時刻,而在政治社會條件稍為開放後成型湧現。意大利新現實主義可說是紀錄美學被引用於劇情片的最佳例子;它萌芽於 1943 年納粹主義在意大利崩潰、引致社會大動亂的黑暗與黎明交替之際,而在 1945 年後湧現成為戰後第一個新電影運動。

刊物: 
作者: 
2011年
12月
31日
#17

僅存的辛亥革命紀錄片《中國的革命》

2011 年,華人地區都有慶祝辛亥革命的活動,以文字和圖像展示辛亥革命的艱苦過程和成果。但現場拍攝的活動影像極為少見。1911 年10月10日武昌起義事發突然,相信沒有現場的隨軍拍攝。根據程季華等著《中國電影發展史》的記載,雜技家朱連奎和(外商)美利公司合作拍成的新聞短片《武漢戰爭》有10月12日新軍佔領漢口、漢陽的戰鬥和此後接連的幾次重大戰役,包括10月27日起義軍和清軍的漢口爭奪戰、11月16日自漢陽反攻、二次光復漢口等。程著認為這是「我國唯一的一部記錄和頌揚武昌起義的革命軍事活動影片。」1911年12月1日在上海曾公映。可惜此片已無留存,就連相關圖像也未有見。

作者: 
2011年
10月
10日

43人的至愛電影

愛在心中口難開
看電影和經歷人生一般,在不同的階段有不同的愛憎喜好,要我從過去幾十年看過的電影中選出十部「至愛」,簡直是苦差;至愛是不能言說的。就隨意說說吧。

兒時最討厭大鑼大鼓的粵劇片,人到中年一再看到唐滌生/李鐵的戲曲片就越看越有味道,特別是《蝶影紅梨記》(1959)和《紫釵記》(1959)。至於五、六十年代的粵語片,當年看後已有些難忘記憶,後來用心細看,喜歡的太多了,要選至愛,單單粵語片就不止十部,還是留在不言中好。

刊物: 
作者: 
2011年
07月
31日
#15

Pages

Subscribe to 羅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