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展鳳

用歡樂換來痛苦

洪尚秀的《夜與日》(Night and Day, 2008),一開始就先聲奪人。

貝多芬第七號交響曲的第二樂章,稍快板(Allegretto),頑固低音的節奏嚴肅地帶着綿延不斷的抒情風味,充滿韻律性的覆奏,宛如進行曲的逐步推進,主題清晰開展。成男的故事,也由字幕伴着音樂作簡潔俐落帶出,一個為着逃避牢獄之災的浪蕩畫家遠赴巴黎,開展新生活。

大塊頭的成男,日間無所事事,總是拿着膠袋(俗世包袱或惟一依附的安全感?)傻兮兮的飄流城市,結識交往都是寂寞同鄉,互取片刻溫暖;夜裡窩在簡陋的旅館依賴着跟妻子的長途電話聯繫,抒發寂寞衷情。

刊物: 
作者: 
2015年
05月

躁動的內心吶喊

我看《飛鳥俠》(Birdman or [The Unexpected Virtue of Ignorance]),是打從心底的亢奮,說的除了電影本身,還有是電影原創音樂──如此飛揚囂張,是讓人「聽得出」的躁動聲音與緊迫節奏,後來更「看得見」──電影作曲家兼鼓手Antonio Sanchez在電影裡粉墨登場,音樂原來與映像同步上演。一鏡直落的長鏡頭固然好看,同步的即興鼓聲也叫人拍案叫絕。

刊物: 
作者: 
2015年
04月

原聲密碼

近十多年來,王家衛的電影音樂多由自己操刀,不止擔任電影裡的音樂編輯(music editor),又喜挪用「既存音樂」(pre-existing music),當中不乏來自其他電影原聲。電影《一代宗師》中,他就選來數段甚為亮眼的電影音樂旋律,兩支來自森田芳光的《其後》(1985,作曲梅林茂),一支來自意大利音樂大師Ennio Morricone的La Donna Romantica,一支來自荷里活經典黑幫電影《義薄雲天》(Once Upon a Time in America, 1984),作曲者同為Morricone。

刊物: 
作者: 
2014年
01月

謝絕電影音樂的米高漢尼卡

聽慣了荷里活舖天蓋地的牆紙式電影配樂(wall to wall music)就會明白電影音樂如何「戲劇性」地有助劇情與情緒作「人工」推進。甲之蜜糖,乙之砒霜,於是也有導演向來謝絕將音樂注入畫面。我看米高漢尼卡就是這樣的「反配(音)樂」份子。

刊物: 
作者: 
2013年
#04

當作曲大師遇上電影大師——不易合作的艾慕杜華

西班牙導演中,艾慕杜華(Pedro Almondovar)大抵是首當其衝最為香港影迷熟悉的電影大師。艾氏電影從早年的Camp (可譯作「怪雞」)與Queer (台灣譯作「酷兒」,有古怪、異色、奇特等等之意)題材,及至近年注入典雅瑰麗的包裝,讓觀眾逐步看到一個導演對電影藝術美學的口味轉化。他的電影音樂,也由最初交由不同作曲家操刀(或採用罐頭音樂),改為全盤交由艾伯托﹒伊格萊西斯(Alberto Iglesias)主責。伊氏擅長為艾氏電影注入或華麗精緻或詭譎不安的外衣,艾慕杜華與他合作多了,彼此存有默契。

刊物: 
作者: 
2012年
#01

43人的至愛電影

至愛的電影,往往也有至愛的電影音樂,容許同場加映一部;相信打動人的電影,是故寧濫勿缺。

1.《藍白紅三部曲之藍》Three Colors: Blue,奇斯洛夫斯基,1993
不是這位導演,沒有這部電影,就不會寫電影音樂研究文章,路就不同了;於我,怎會不重要?

2.《教父》The Godfather,哥普拉,1972
當情義忠孝跟人性黑暗對壘,《教父》讓我體味很深。

刊物: 
作者: 
2011年
07月
31日
#15

從《一水隔天涯》說到于粦

重看《一水隔天涯》(左几導演),盡現粤語片在式微年代的掙扎線索,這部1966年作品,距離七十年代興盛的港產片前後不過四年,從電影可見,片裡無論在主題與視覺元素,都不斷為粵語片尋求新突破,先談後者,片中盡量補足粵語片先天缺乏或較弱的元素:豐富多姿的色彩(單就女主角苗金風一身亮麗多彩衣飾變化可見一斑),大量實景(學校、 園林、街景、察屋)與跨區(澳門、星加坡)外景的採用,細緻的夜景拍攝手法(彩色電影強調光暗與角色陰影,呈現物理世界與人物内心的比對構想)、音樂也是異常豐富,下文再談)。

刊物: 
作者: 
2011年
04月
#40

杜琪峯映畫裡的團隊戰曲

一張原聲大碟可以紀錄一部電影的音樂風格,至於屬於同一電影公司品牌的原聲大碟,就更是代表同一時期的創作與時代精神。2007年銀河映像為慶祝十年成立,精選了十數部電影音樂選段就是一例,雙CD專輯分「原創配樂」與「電影主題曲」兩類。原創配樂分別來自多部杜琪峯與韋家輝的風格化電影(以前者為多),包括《黑社會以和為貴》、《PTU》、《暗戰》、《暗戰2》、《真心英雄》、《鎗火》及《非常突然》等,當中音樂時而陰霾、時而光明、時而充滿黑色幽默,也有難以捉摸的詭異與充滿爆炸張力。

刊物: 
作者: 
2011年
02月
#39

《長相思》─ 解讀《花樣年華》的一條鑰匙

王家衛的《花樣年華》(2000)裡,有一幕講述蘇麗珍(張曼玉)與周慕雲(梁朝偉)分別在住所內聽著收音機廣播的點唱節目,鏡頭緩緩地移動,只見二人在一牆之隔,默默沉思,然後,傳來了周璇漂亮的歌聲一一《花樣的年華》。 歌詞裡既標誌著電影中二人的青春年華|無疑也成為了了解電影名字的一條重要鑰匙。然而,延伸的閲讀不止於此,原曲來自另外一部電影:1947年由何兆璋導演的f長相思

刊物: 
作者: 
2011年
01月
#38

作為配樂師的王家衛與陳勳奇

都説電影音樂的其中一個重要功能,是為電影營造時代氣氛,向來愛以60年代作電影背景的王家衛,自然深諳此道。 王導愛為電影選用老歌、時代曲,從《阿飛正傳》—直至《2046》。《花樣年華》的原聲大碟裡,更有他為當中老歌的挪用作的輕輕註解:「老歌,除卻了氣氛的營造,更讓人想起某個年代。」 王家衛的老歌,都來自王媽媽當年的心水,他説年紀小的時候,媽媽愛聽甚麼,他就聽甚麼。

刊物: 
作者: 
2010年
12月
#37

Pages

Subscribe to 羅展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