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愷

打著功夫旗號反功夫

有不少評論認為《功夫》是打著功夫旗號反功夫,原因是片中三個硬橋硬馬、身懷傳統武功根底的角色,最終都不得善終,死於「琴音」之下;此外,周星馳的角色除了童年時跟著一本不知真偽的如來神掌秘笈練過一些功夫後,就一直到電影後段,才因為被火雲邪神打致重傷,卻因而無意中將周星馳的任督二脈打通,喚醒了他體內的武術潛能;而到最後,周星馳與火雲邪神大戰的高潮戲,二人使用的不是符合人體結構的傳統中國功夫,而是《龍珠》或《22世紀殺人網絡》式的超自然武功。

作者: 
2004年

見鬼:以簡潔技巧圓滿超度

《見鬼》的優點顯而易見:故事結構簡單完整,起承轉合之間都能夠自圓其說,而且敘事技巧準確簡潔,絕無多餘篇幅,因而沒有港產電影中慣見的喋喋不休,片中多段驚嚇場面都盡量以最精簡的篇幅來達致所需的戲劇效果,目的達到便即收手。

就以李心潔成為女鬼阿玲替身,再次經歷上吊痛苦的一幕來說,已可顯露出彭氏兄弟圓熟的電影敘事技巧—以平行剪接方式將李心潔、阿玲及她的母親三人的關係完整地呈現在觀眾眼前,從而將該段電影的張力逐步提升;當中沒有昂貴複雜的視覺特效,只運用最基本的電影語言,效果卻十分出色。

作者: 
2002年

愛情白麵包:女性的自主宣言

從技術角度來看,《愛情白麵包》當然有很多不足之處:例如很多場面在戲味或情感還未完全發揮之際便已結束,角色的情感發展不夠暢順,演員的演繹也有瑕疵。這些所謂「沙石」,在一個缺乏經驗的導演身上是必然會出現的,不必太在意(無論在實際上,羅傑承身邊有多少人幫他執行導演的工作)。

作者: 
2001年

愛上我吧:延續紀實風格

多年之後,劉國昌所執導的電影中,最讓觀眾留有深刻印象的,似乎依然是早期的《童黨》(1988)或者是近期的《無人駕駛》(2000),《愛上我吧》延續以上兩片的創作脈絡,仍以年輕人為拍攝的對象,但用上了一個較兩片為軟性的包裝—愛情。

由香港電台電視部開始,劉國昌十分注重拍攝前的資料搜集,透過長期貼近年輕人,親身接觸年輕人,搜集到我們一般人所不知道或不能想像的年輕人世界,從而將年輕人的行為、心態、或者交往方式,放進電影裡。這種種揭露社會陰暗面的創作方法,其實是有點接近社會運 或紀實電影的路線,明顯延續自香港電台電視部的拍攝倫理。

作者: 
2001年

鎗王:心理描寫欠深入

雖然故事比較單薄,但可以讓導演集中精力處理各個重要場口,不致令劇情發展拖泥帶水。而兩位男演員—張國榮和方中信在導演的引導之下亦有極好的發揮。很明顯,在警員查案時,運用想像代入罪犯的心理角度來預估罪犯的反應,這個構思的靈感是得力於《黑暗之旅》或《破案之神》幾本關於連環殺人犯的犯罪心理學書籍,但在電影中這方面的描繪著墨卻不夠深入,因此在後段的情節便流於粗疏。

作者: 
2000年

魔法阿媽:華人探討鬼神動畫

從題材的選擇來看,本片的導演和編劇似乎充滿使命感,企圖糾正現代城市人對「靈魂」的偏頗看法,教導觀眾一些對待「鬼神」的正確態度,以及通靈的正確入門方法。這種選材,在日本動畫或漫畫屬於司空見慣,但在近年的華人製作中卻甚為少見。礙於製作預算的限制,本片未能在視覺上帶給觀眾太大的驚喜,但成績怎樣也算是中規中矩了。

作者: 
2000年

七月十三之龍婆

日子已經變得不重要,這個製作班底要做的已經如願以償,甚至求仁得仁。也許有很多人讚賞他們把懸疑、鬼怪、笑料集於一身,但我想他們在電影創作(如果大家仍然尊重創作)歷程上的最大收穫是編與導之間的默契,又能在有限資源內盡量發揮。雖然不是次次成功,但總比一些千萬元大製作的爛片環保得多。

作者: 
1996年

風月 - 披上華美的藝術外殼

陳凱歌在一些訪問中提到,說不想拍商業片、不喜歡拍商業片云云。不過,依我的界定看來, 《風月》事實上是部不折不扣的商業片,從選角、行銷、宣傳方式都是極其商業的,不過以所謂“藝術電影”包裝來掩飾罷了。至於陳凱歌本人是否意識到這部電影的商業元素和背景,則無人敢說:也許他真的心底裡只想拍些自己喜歡的電影,而沒有理會這些“世俗”的煩擾。

作者: 
1996年

竹昇妹之以牙還牙

「誠意」有時都幾累事。《月黑風高》(1995)中的揮灑自如,徐疾有致的敘事風格,讓人對這部《竹昇妹》有很大期望,但現在我只看到一個老套的青年問題故事,而且拍得拘謹,沒有一絲幽默感。導演絕對有自由改變風格,好讓自己更上一層樓,而這大概就是陸劍明拍此片拍得這樣古肅的原因,以證明自己不是只懂搞笑。不過拋棄自己熟悉的東西從頭再來,其困難度可以比適應移民生活更加高。

作者: 
1996年

舒淇:鶴立鏡前

「裸體」在東方人(特別是在儒家思想統治下的中國人)眼裡不是光彩的事情,所以靠「脫」起家的演員/明星都得背負別人奇異的目光;但「身體」何罪之有,為何見不得光?奇怪的是「裸體」可能(卻是)令舒淇奪得香港電影金像獎兩個獎項的原由。

我這樣說全無眨意。我只想說,舒淇可能是我所見的中國女演員中,面對鏡頭時,最能夠揮灑自如的一個。

作者: 
1996年
Subscribe to 葉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