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錦鵬

後輩說談邱剛健

他那時是用原稿紙寫劇本的,不是用有格子的那邊,而是反轉來寫。如果是手稿交給你的話,他的字跡永遠是透印過到第二頁,第二頁就會印到第三頁,如此類推。這只能在他的手稿中看到,複印就看不到。他常常說自己是用命來寫劇本,單看字跡似乎就已經是這樣了。他當時住太子園藝街,太太煮得一手好菜,將他照顧得好好,讓他可以心無旁騖地寫劇本。當他最激烈地寫時,我看到不大的房子裏有一團團的稿紙扔在地上,也不准太太去撿。他看太多電影,太多書了,只要覺得哪一場戲是有出處、來自某場電影的,他就將那張紙搓成一團扔掉。他在警惕、提醒自己。我們全都不敢幫他撿。

刊物: 
作者: 
2014年
01月
#25
Subscribe to 關錦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