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若芷

養父的面貌― 《無間道Ⅱ》與《黑白森林》中的黃Sir

1998年,搭配文雋的劉偉強,拍了一個「成也風雲,敗也風雲」的故事。雄霸欲一統江湖,殺害了風、雲之親生父親,以師父身份養育兩孩子長大,幫他成就霸業。雄霸最後敗於風、雲之手,變得神智不清,不斷看到自己殺害的人鬼魂浮現,喃喃唸著「我雄霸是天下第一」。聶風以「是他養大我們」,「凡事太盡,緣份定必早盡」阻止了步驚雲殺死雄霸,讓他留在無間地獄。

作者: 
2003年

百年好合:女人,比劉健明更早瘋了

OL電影,不離三大敘事系統:一、我是灰姑娘,我在等我的白馬王子;二、我是小公主,我無顧慮所以活動自由;三、我是Wendy,我在等那不願長大的Peter Pan。出現「無能男」現象之後,女人要等的,除了Peter Pan,又多了「不知何時才能重振雄風的男人」。

當白領女觀眾看《百年好合》時,觀影的pleasure來自哪裡呢?除了鄭秀文的武功高強有能力做甚麼都得,還能守得雲開見月明等到她的白馬王子,《百年好合》還將《新紮師妹》(2002)「只是一個遊戲」的魅力,推到另一個層次。

作者: 
2003年

無間道II:久違了的悲劇情懷

「命無間,受苦無間」:悲劇英雄
未有掌握命運的天台之前,有無間行者的海灘。

為了救在香港面臨殺身之禍的太太,韓琛將放在檯面的槍頭逆轉,把命運交託泰國朋友,從此搭上這條船。「那槍打不死你,我們註定是伙伴,係要咁盡架。」

即接下一場黃Sir家。「來拉我?」「若果你打算去殺倪永孝,我就一定拉你。」「咁即係冇偈傾啦。」下樓梯那一刻,還相信自己就是法律,一架車爆炸之後,還可以相信甚麼?

一個為情,一個因罪咎感,雙雙同時墮進無間。

作者: 
2003年

無間道III 終極無間:在《無間道III 終極無間》中尋找出口

劉健明、陳永仁、楊錦榮,三個香港仔。《無間道》裡,八、九十年代港產片式臥底(雙重效忠者)陳永仁以死成全了00年代新派臥底(反轉來臥)的劉健明,讓他有自由選擇的機會,可惜劉健明到《無間道III 終極無間》時,仍是無法過根本不須當臥底的楊錦榮那一關,始終尋找不到出路,被困在醫院外的草地。

其實劉健明有出路嗎?有,有兩個可能性。

第一個是由《無間道III》中陳永仁的平衡敘事所提供的。

作者: 
2003年

黑白森林:後沙士的尋父之旅

我不贊成「抄就一定不好」,或「抄而不能提升就不應該抄」的看法。「抄」,只要是帶有自己角度的改編,毋須提升,也可以提供觀影樂趣。類型,就是這樣形成的。若果部部類型電影都尋求將類型提升,哪裡還有類型本質性的神采飛揚?一個「抄」字,又怎能抹煞王晶二十年來通過不斷重複而為港產類型奠立基礎和集體記憶呢?

單純地去看《黑白森林》,它可以觸動到觀眾對港式警匪、江湖和武俠傳統的潛在記憶,從而得到最直接的觀影樂趣。若要鑽研它的「抄」,也可以發現無數有角度的改編。

王晶的戲謔本色

作者: 
2003年

《三更之回家》擁抱前九七

UFO的兩位主要創作人陳可辛及李志毅於1996年尾推出了《甜蜜蜜》和《天涯海角》,兩片皆流露出九七過渡前要拍紀念作的迫切。自此,直至2002年的《三更之回家》,我們才再有機會看到掛上「香港」標籤的陳可辛或李志毅導演作品。

《甜蜜蜜》和《天涯海角》記載了香港移民一族面對九七獨有的依依不捨。走,本來隨時可以走,但相信移民的,就是不相信九七後的香港仍然是香港,若要認定自己香港人的身份,便必須在九七前尋找到一種肯定,來個了結。對香港環境、歷史的抽離模糊浪漫化描寫,正是在限期壓迫底下去尋找根與家的一廂情願,希望在別離的一刻,能夠對自己說一聲,我這個家,曾經美好過。

作者: 
2002年

幽靈人間:走漏眼事件

《幽靈人間》的英文片名是「Visible Secret」,直譯可解作「看得見的秘密」。「秘密」自然有向許鞍華處女作《瘋劫》(英文片名「The Secret」,1979)致敬之意。許鞍華多年沒有接觸驚慄類型,《幽靈人間》也可以說是某程度上的回歸。至於「看得見」,則可被閱讀為貫串《幽靈人間》的主題。

常人會將「鬼」理解為看不見的,卻有一種想看得見它的好奇心。當看得見它時,便有種尋找到真相的滿足感。但當然,「看得見」從來不等於「看得見真相」,正如《幽靈人間》中每一隻鬼都是讓人看到的,卻沒有人因為看得見它們而了解到它們的真身。

作者: 
2001年

遇上1967 的女神:從六七到後九七

從《我愛太空人》(1988) 到《愛在別鄉的季節》(1990)到《浮生》(1996),「移民心態」都是羅卓瑤難以離棄的題材。驟眼看,《遇上1967 的女神》是導演終於擺脫外來者身份拍的澳洲片,但其實片中充滿香港人從六七步向後九七的寫照,可說是導演「移民電影系列」的延續,並因為牽涉的歷史達三十年之久,更通過象徵層面來表現,所以是一次更龐大的港人心路歷程的探討。

對香港人來說,1967 年是戰後第一個移民潮,暴動後如夢初醒的一刻。香港開始懷疑自己身份的根源,並非九七、八四或八九,而是六七。

作者: 
2001年

回歸古典愛情喜劇方程式

王晶的電影素被視為歧視女性,毫不PC(政治正確),充斥男權偏見。它們受到女性主義評論者的口誅筆伐,但不少男人看後,卻無疑獲得一定的樂趣和快感。相比之下,香港一直缺乏一種不惜反性,只討好女人的電影,直至《孤男寡女》和《同居密友》的出現。

2000年

阿虎:尋回專業精神

影片從不強調阿虎作為拳手的天份(沒有對白或場面交代他的實力,最多只是打贏靚仔和憤怒下打死人),想寫的反而是作為一個專業人員應有的專業操守(如果當打拳是份工,便一定要打完全場),故此有別於一般的港產英雄片(即使神偷系列也強調天份)。阿虎犯的錯,沒有具英雄感的正義理由去支持,只是擅離職守然後因女友離去便妄用專業技能去殺自己人(相等於周星馳擅用的恃寵生驕橋段,不過那是源自天份)。因此阿虎需要的救贖,是在自己的圈子面前,尋回專業精神,而不是去重新肯定自己的天份。這正好與劉德華作為藝人的宗旨脗合。「在台上你可以走但不可以躲」,他會堅持到最後一個回合,不會玩「唔攞獎」,因為他專業。

作者: 
2000年

Pages

Subscribe to 馮若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