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愛玲

基阿魯斯達米札記

第一次看到阿巴斯.基阿魯斯達米(一九四〇—二〇一六)的電影,是一九九〇年,看的是《大寫特寫》(Close-up,一九九〇),驚為天人,驟看像一部仿紀錄片,其實遠遠超越了這種類型。生活給電影提供了素材和靈感,電影又反過來影響生活,到頭來真幻難辨,簡直就是莊周夢蝶,這才悟到:電影原來可以這樣拍。基阿魯斯達米思考真實與虛構,鍥而不捨。那時我剛在香港國際電影節任職,為亞洲電影部分選片,不期然邂逅伊朗電影生命力最旺盛的時期,真是幸運。

刊物: 
作者: 
2016年
09月

幽匣之鏡聶隱娘

看侯孝賢的《刺客聶隱娘》,首先看到的還是情,愛情,親情,人間情。小女孩是政治現實的犧牲品,自幼被迫離家學藝,孤獨地成長。十三年後回到兒時的家,桃花依舊,人面全非,小男孩已長成大男人田季安,結婚生子,男歡女愛,當然還幹著叱吒風雲的男人大業。而她,聶隱娘,只剩下點滴湮遠記憶,正常生活離得她遠遠的,十三年前和十三年後,其中的虛空如何連接得起來呢? 她只能寂寞地隱藏著,直到一天,遇上了磨鏡少年。少年心澄如水,他那天生的純淨,將隱娘這面久藏於幽匣之鏡,洗滌得透亮,如同少年以打磨得皎潔的銅鏡,映照出村中孩童天真燦爛的笑臉。

刊物: 
作者: 
2015年
09月

歷史舞台的名角

李香蘭三個多月前去世,享年九十四。記得孩提時期,母親愛聽收音機,童年的午後光景,不是時代曲就是上海越劇,我有一句沒一句的聽,李香蘭的〈三年〉就在不知不覺之間溶進了身體的血液裡—

想得我腸兒寸斷,
望得我眼兒欲穿
好容易望得了你回來,
算算已三年
左三年,右三年,
這一生見面有幾天
橫三年,豎三年,
還不如不見面

刊物: 
作者: 
2015年
01月
#29

聲聲慢,沉沉醉

八十年代時,香港國際電影節做過卡薩維蒂的回顧展,那是我第一次看到《聲聲慢》(1961),非常喜歡。中文片名大概是邁克的手筆吧,將源自北宋詞牌的長調慢曲挪移到六十年代的爵士樂世界裡去,竟那麼貼切。不相信?只消看看片中女主角「公主」和唱着男主角阿鬼樂篇時的兩個片段--第一次在唱片錄音室,第二次在片末的夜店,她一詠三嘆,似唱非唱,倒貼切地把爵士樂的精靈召喚了出來。在卡薩維蒂的電影世界裡,爵士樂不單是一種音樂類型,更是一種生活方式,一種做人態度,因為真正的音樂能解放人心,抵抗庸俗。影片開始時,阿鬼的樂隊正在一所小學裡表演,彈奏的怡然自得,聽的開心投入。

刊物: 
作者: 
2013年
10月

春風吹又生

北島找我為《今天》組織一個關於後九七香港電影的專輯,想想這已是兩年前的事了。我一直有點猶豫,這個主題已有很多人討論過,專書也出版過好幾本,還可以從甚麼角度去談呢?早期構思的階段,舒琪、家明、何思穎、陳志華等幾位,還有他們帶來的年青朋友陳浩勤、嚴尚民、馮慶強等,都提供了不少意見,我們決定先搞一個座談會,然後再圍繞這個座談會所引發出來的議題組稿。作者中,好幾位都是80後,甚至90後,本地的內地的,畢竟他們組成了現在電影院的主要觀眾群。

刊物: 
作者: 
2013年
02月
14日

43人的至愛電影

1.《小城之春》,費穆,1948
玫瑰園裏千嬌百媚,卻都令「小王子」更思念他的小玫瑰。光影世界萬般繽紛,也不若我心中的這一株深谷幽蘭。

2.《大路》,孫瑜,1934
世間紛亂日增,電影越見世故,孫瑜的赤子童心更令人懷念不已,而金燄黎莉莉等蹦跳着的青春活力,在中國電影裏又哪裏找去?

3.《神女》,吳永剛,1934
因為阮玲玉,也因為吳永剛,前者紅顏薄命,後者振翅難飛,幸而都發過令人目眩的光,《神女》是兩個天才的完美結合。

刊物: 
作者: 
2011年
07月
31日
#15

仙樂風飄處處聞——談方沛霖的歌舞片

今年9月,國家電影資料館舉辦了華語歌唱電影回顧展,其中有方沛霖導演、秦復基(即陶秦)編劇的《鶯飛人間》(1946),是難得看到的作品。方沛霖電影布景出身,導演的第一部影片是「藝華」(註1)出品的《化身姑娘》(1939),接著下來便拍了歌唱片《三星伴月》(1939),女主角是周璇,一曲「何日君再來」唱得街知巷聞。其後,方沛霖和周璇多次合作,從「華影」(註2)的《驚鳳和鳴》(1944)和《鳳凰于飛》(1945)到戰後「大中華」(註3)的《花外流驚》(1948)和《歌女之歌》(1948)等,影片裡的插曲也都盛極一時。

刊物: 
作者: 
2011年
06月
#147

不倒的女性

記憶真不可靠,最近在香港電影資料館看阮玲玉主演的《再會吧!上海》(1934),還以為是第一次看,可就覺得眼熟,尤其是阮玲玉飾演的白露在診所裡被無良醫生迷姦的一場。事後終於想起來了,1988年我在藝術中心工作時策劃過「三十年代的銀幕女神:阮玲玉、瑪蓮德烈治、格列達嘉寶」,阮玲玉部份共選映六部作品,《再會吧!上海》是其中之一,那時候《戀愛與義務》(1931)、《歸來》(1934)和《國風》(1935)都還沒有被挖掘出來。

刊物: 
作者: 
2010年
09月
05日

廢墟裡的春天

我不能撒謊,説田壯壯的《小城之春》比費穆的原作好看,費穆當年拍攝這部小品,很有一份舉重若輕的氣度,在優雅中見隨意,在矜哀中有堅持;單就女主角胡靖釩來説,她的氣質雖然好,可就是沒法跟韋偉比,後者拿著絲巾半遮著面的風情,怎麼也「克隆」不了,那是一種魅力,跟演技沒有必然的關係。但是,今天看田壯壯的這部經典重拍,倒別有一番感動,它肯定是跨進21世紀以來,對電影用情最深的一部中國電影。

作者: 
2004年

Pages

Subscribe to 黃愛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