龐奴

回不去了

《情癲大聖》的宣傳攻勢很早就上場,重頭戲不一定在香港,而是轉戰國內,由北京到成都,從上海到廣州,也未必一定在戲院,而是在校園。是的,在校園,甚至有多場《西遊記》一二集的回顧放映。在各地校園的大禮堂,不少學生第一次在大銀幕上看《大話西遊》,這部號稱影響一整個九十年代下半期成長的學生電影(《大話西遊》,即《月光寶盒》大約於1997年始於北京大學校園以VCD形式流行,電影院版則於幾年前公映,但票房不佳,連累下集《大聖娶妻》,即《仙履奇緣》沒正式在電影院上映;北京可説是這種大話風的發源地及懷舊地,這也解釋了《情癲大聖》作為一部港式電影,可以一反常態,在北京的票房比廣州要高得多的原因)。

作者: 
2005年

《妖夜迴廊》妖精開花

《妖夜迴廊》有一幕是惠英紅飾演的阿媽,給一個印度人操,胸口滿毛皮膚黑黝的老粗,李志超一定在開玩笑:這正是電影中從沒出現的殺人馬騮。這段戲很刺激又有點犯罪情慾快感。如果我們投入了吳彥祖的位置看床頭風景的話,也會難堪,但又有種給壓制了的好奇:阿仔看著聽著阿媽給別人(不是阿爸)操。

作者: 
2003年

一將功成萬骨枯:2002香港電影浴火重生神話

香港人2003至04的財政年度面對超過六百億元財赤、失業率高企。2001年一部《少林足球》顯然沒有能把香港人一腳踢出谷底。相反2002年的港產片數量比01年約一百部減至八十多部,是近年的低位。而2002的焦點,則集中在《無間道》之上,劇中人說:「一將功成萬骨枯」,也許同時包含對電影市場的諷刺。《無間道》的成功,是小勝了一場戰役,還是邁向長遠勝利的開端?有人說它是挽救香港影市的示範,有人說只是虛火。無論如何,要了解02年的香港電影環境,也得由它受歡迎的原因說起。

愛香港睇《無間道》?

作者: 
2002年

香港有個荷里活:超現實味道令人有期待(節錄)

比起陳果過往的《香港製造》(1997)或《榴槤飄飄》(2000),《香港有個荷里活》是較大膽創新的。沒有太濃的劇味,講一個南來北姑跟大磡村三個肥父子的曖昧關係,加入蠱惑仔的荒謬情節作副線,結局也訊息不明,反而專注整體風格的營造,以顏色(橙紅光線、火爐、霉鐵)、視覺對比(先進的荷里活廣場對照簡陋的鐵皮屋)、有趣元素等(肥人家族兼肥豬一隻再加騎呢女醫師等),這種重形式多過內容的處理手法(當然,內容上仍隱約有一個中港新關係的隱喻),對過往只愛問:「都唔知套戲講乜?」的觀眾而言,確是一個挑戰,它的受歡迎未嘗不是成功開拓多一個觀眾層面(肯試新東西的新一代)的反照。

作者: 
2002年

走火槍:槍桿子看天下

金馬獎提名中,《香港有個荷里活》入圍角逐多個獎項,而具陳果式風格,由林華全編導的《走火槍》亦得三項提名,證明「香港製造派」實有一定可觀性。

《走火槍》走的是頗冷門的風格,沒有既定劇情,以一把手槍到處流落為主線,順道訴說此槍不同擁有者的遭遇,最特別是配上手槍自己的獨白,對各種奇情有時冷漠反諷,有時不平則鳴,滿有牢騷不吐不快,這點也頗為陳果(我稱為「香港製造派」;最後槍落到狗口,這黑色荒誕感也跟陳果的作風相似)。

作者: 
2002年

天下無雙:王家衛/劉鎮偉的鏡花水月

「鬼才」一詞我很少用,當中要帶點鬼馬的意思。導演有才氣才藝不難,難在有才得來,又要有嘻嘻哈哈的狂態,裝瘋扮傻間中又語重深長,在一笑一哭之間說出大道理。王家衛已是藝術片大師,不能返轉頭;徐克以片言志家國譬喻一齊來,才是夠了而鬼馬未足。好在還有劉鎮偉。

像一些不被認可的粗淺品味,以前宣告自己鍾意劉鎮偉會被人噓,但《西遊記》(1995)後我們劉迷就已經可聲大夾惡。《西遊記》從1999年起在國內成為一個文化現象,名牌大學生莫不視為寶典。於是今次《天下無雙》一出,已清楚向大陸市場看的策略:中港合作賀歲片;黃梅調;大玩《西遊記》式笑話。香港人今次反而要倒過來追貼國內的品味潮流。

作者: 
2002年

由《胭脂扣》到《魂魄唔齊》

《魂魄唔齊》臨結局有文千歲與容祖兒飾演的鬼魂了卻塵世糾纏,依著紅燈翩然上路,放得低,是為冤鬼的最終造化,看得人傷感卻釋然。故事說的是戲夢人生,無論戲台上的演出,又或是現實中的人生,都得悉力完成,微言大意,用心良苦,比起近年其他玩迷離撲朔猜結果的鬼片,本片無疑直接且多了一重訊息。

故事像承繼著兩部更聞名的港產鬼片路數,一是《撞到正》(1980)的戲班背景與搞笑鬼片風格,二是戲子與公子之情,不得不令人想到《胭脂扣》(1988)中的十二少與如花(青樓與戲班背景又有不同)。不過今次新的「十二少」與「如花」重遇,在新鮮反斗的處理下,卻是令人捧腹的基情錯摸,成就全片最爆笑一幕。

作者: 
2002年

無間道:期待十年的偶像劇

大約十年前,我們在《辣手神探》(1992)中,看見一個身不由己的臥底梁朝偉,終極的對手是黃秋生飾演的黑幫大佬;那時梁仍帶點點稚氣(他含笑走進火場),在亂槍掃射同黨的一場,憤怒與狂傲都表現了。十年後,《無間道》中的黃秋生,已變成最能明白他臥底苦況的上司;梁朝偉卻是歷練得更形滄桑,間中一絲回首微笑,已分不清是黑是白。說《無間道》是《暗戰》(1999)、《暗花》(1998)式兩雄相遇鬥智鬥力警匪/黑道片,不如對準焦點,看梁朝偉那種演技的入竅。戲中他作為警員,一旦要當黑道,他心態上就成了黑道。像演戲,入了角色,沒得抽身。

作者: 
2002年

《見鬼》失驚無神嚇親人

彭氐兄弟的《見鬼》的劇情頗為傳統,就像那些老生常談的香港鬼故事:換了眼角膜而看到原來眼角膜者生前的怪事。英文片名是「眼睛」,以視覺去大玩見鬼橋段絕對襯絕,況且玩的是香港自家鬼故事最常講的陰陽眼,如看到燒臘舖前鬼魂長舌「食」燒臘等鏡頭,是拍出香港多年來的都市傳說。

作者: 
2002年

幽靈人間II鬼味人間:人間味勝鬼味

林嶺東的《目露凶光》(1999)把香港經濟爆破後的斷腸曲,當鬼魅童謠來唱,就此展開了負資產族活見鬼的香港噩夢。《幽靈人間II鬼味人間》也是同樣借題發揮,主角陳奕迅曾是IT高薪族,忽變無業民,車禍後心生暗鬼奇事多磨。香港的鬼,是經濟蕭條蔓延下的夢魘,多過蒼面血頭的女鬼陰魂。

作者: 
2002年

Pages

Subscribe to 龐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