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月

《台北物語》映後@坎坷影展

第一屆坎坷影展能夠遇上台灣「神片」《台北物語》,可謂是絕配。《台》作為坎坷影展的開幕電影,兼且是香港首映,導演黄英雄更連同演員及監製親臨現場,與觀眾分享交流。

從電影製作標準來看《台北物語》,它可謂千瘡百孔,是部水準低劣的「爛片」:攝影經常失焦﹑燈光不連戲﹑聲音質量不佳﹑突兀的剪接和對白及演員生硬的演出等等,要犯的錯誤全部犯上……但當所有缺點匯聚一起的時候,電影竟然提供了一個新的閱讀角度。

作者: 
2017年
09月
05日

夢境邏輯三部曲之《Inland Empire 內陸帝國》

何為夢境? 何謂電影? 《Inland Empire 內陸帝國》親自示範夢境邏輯就是電影運作,三個小時內戲中有戲,夢中有夢,是影像、是聲音; 是形象、是表演; 有流暢過渡,有突然消失,展現演員與角色的關係、戲內人物與戲外觀眾的關係,渾然天成,揮灑自如。

作者: 
2017年
09月
04日

夢境邏輯三部曲之《Mulholland Drive 失憶大道》

哪個是夢? 哪個是真? 哪個是我? 哪個是妳?《Mulholland Drive 失憶大道》繼續David Lynch在《Lost Highway 妖夜慌蹤》的深層意識探索,打亂時序,混淆虛實,亦為後來的《Inland Empire 內陸帝國》鋪墊了荷里活女演員與妓女的背景基礎,結合成夢境邏輯三部曲。

作者: 
2017年
09月
04日

夢境邏輯三部曲之《Lost Highway 妖夜慌蹤》

上半身頭昏腦脹,下半身慾望高漲,正是《Lost Highway 妖夜慌蹤》帶來的感官體驗,是腦震盪,也是性幻想。置身《妖夜慌蹤》其中,有如從現實生活闖進幻想情境,從一個角色走到另一個,Fred 成為了Pete,Renee 成為了Alice,Dick Laurent 成為了 Mr. Eddy; 從一種類型片走到另一種,先是懸疑驚慄,演變成恐怖鬼魅,後來是黑幫飛車動作片,再到色情錄影帶,還混雜黑色電影的元素。前面故事的陰影逐漸侵入現在的情節,直至兩者合而為一,難分彼此,完成其夢一般的結構,前因後果都是一個宿命的循環,走不出過去,看不見未來,這就是David Lynch的夢境邏輯。

作者: 
2017年
09月
03日

《國定殺戮日:大選狂屠》:撥亂反正

從 2013 年的《國定殺戮日》(The Purge)開始,經過2014年的《國定殺戮日:全民瘋殺》(The Purge: Anarchy)到第三集《國定殺戮日:大選狂屠》(The Purge: Election Year),喜見編劇及導演 James DeMonaco一步一步地深化主題,《大選狂屠》趁着美國總統大選年推出,頗有撥亂反正的意味,片中總統參選人女參議員Charlie Mitchell主要政綱,正是廢除「殺戮日」(The Purge),而支持 The Purge的建制派陣營,被導演描繪成一群像極端邪教信徒,「殺戮日」已經提升為一種信仰。

刊物: 
作者: 
2016年
09月
30日

《薩利機長》黨爭大寓言?

逾八十歲的奇連伊士活(Clint Eastwood)依舊活躍,推出新作《薩利機長:迫降奇跡》(Sully),重溫二○○九年一月,一架從紐約拉瓜迪機場(LaGuardia Airport)起飛不久的飛機,因為引擎故障於赫德遜河急降的大新聞。影片以荷里活標準來說算短(不足一百分鐘),但整個迫降過程更短(三分半鐘),可以怎樣將事情拖長?

刊物: 
作者: 
2016年
09月
30日

《S風暴》反貪包裝警匪類型

關於廉政公署的電影題材,恐怕是香港電影最獨一無二的特色。世界各地大量生產商業電影的國家和地區,似乎只有香港會把反貪污的話題,數十年如一日地搬上銀幕。

早在一九七五年,幾乎是和廉政公署的官方電視劇集同步,吳思遠導演的電影《廉政風暴》,已是低成本高票房的話題作。經過四十年有多,早年曾在廉政公署拍攝電視劇集《廉政先鋒》的林德祿,在多年後再執導筒的電影《Z風暴》(2014),在內地票房理想,於是有了兩年後的新作《S風暴》。

查案甚兒戲

刊物: 
作者: 
2016年
09月
29日

活地亞倫新片 風光背後失落愛情

在他的新作《情迷聲色時光》(Café Society),活地亞倫再一次回到他特別鍾情的三十年代,寫舊時代的燦爛繁華。今次故事聚焦在荷里活的娛樂世界,光鮮打扮的名流與大人物輪流出場,重塑出那個夢工場最輝煌的時代景況。

《情迷聲色時光》表面衣香鬢影,但在故事最核心的,則是一段失落了的純真愛情,以及終究不免令人有落空感的浮華夢。電影首先叫人想起的,未必是活地亞倫過往的電影作品,而是費茲傑羅的著名小說《大亨小傳》。

作者: 
2016年
09月
28日

Pages

Subscribe to 0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