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月

我是女導演:講講劉伽茵

趙靜寫了一本訪問結集的電影書,叫《我是女導演》,邀得許鞍華和賈樟柯寫序,全書給我為女性出頭自製亢奮的感覺,舊款女性主義,批判性中等,而代表性,本來還算過得去,可惜近年冒出了劉伽茵,看不見她的重要性,不與馬儷文、唐曉白、郭小橹等並列,頓顯得《我是女導演》不夠包容。趙靜很強調得獎,而《牛皮》 (2005)獲得的國際獎項和讚譽,可不會遜色於姚樹華的《白銀帝國》 (2008)。

刊物: 
作者: 
2010年
09月
#408

藝術發展局能幫助香港電影多少?

三年一屆任期的香港藝術發展局又到了換班子時候,這個民間法定組織,是唯一引入民選機制的功能推動機關,與同類的貿易發展局、旅遊發展局不同,他們每屆分界別選出一名代表該界別的委員,並由其出任該界別委員會的當然主席,再與其他委任委員(其他界別的民選委員,也可選擇加入)組成委員會負責出謀定策,資助並推動該界別藝術家發展的計劃、活動。

刊物: 
作者: 
2010年
09月
#34

每當變幻時 ─ 《綫人》

所謂綫人,就是臥底。臥底電影,對,我們都很熟悉了,《邊緣人》、《龍虎風雲》、《辣手神探》、三集《無間道》等等,最近五年王晶和邱禮濤都拍了不少,林超賢的臥底片《綫人》又有何獨特之處呢?我認為綫人的重心既不是一種忠義兩難全的道德焦慮•也不是雙重效忠的身份混淆,而是臥底的黑暗命運,它不指涉社會文化,也無關於道德抉擇,而是根本地關乎人的悲劇性存在。

刊物: 
作者: 
2010年
09月
#34

說不的女人 ─ 《得閒炒飯》

《得閒炒飯》第一個鏡頭,是中環登山電梯的空鏡,在畫面左上角有蓋頂處一隻鴿子蹲著,接下一個俯視鏡頭,是鴿子的特寫,過了一會,牠飛走去,然後才是人物出場。看畢全片,鴿子原來被許鞍華比喻為自由、瀟灑,身處城市一種風流的生活態度:想留就留,想飛就飛;對號入座,自然是指Macy(吳君如飾)的角色了。

刊物: 
作者: 
2010年
09月
#34

病態喜劇的悲哀 ─ 《翡翠明珠》

針對踩香蕉皮這樣簡單的笑點,美國瘋狂喜劇的開山祖師Senette會讓十個人—起跌倒,卓別靈則是在有驚無險之後再突如其來地摔個四腳朝天。更精采一些的,還可以將之放大為複雜的故事橋段,由起承轉合的劇情來烘托出喜劇表演的最大威力。其實在《翡翠明珠》中,不乏港式喜劇中的一些有趣人物,趣稚如杜汶澤、諧怪如劉以達,還有作風大譫的林雪甚至願意身穿輕妙薄裙大扭腰肢,可惜他們不是「卓別靈」,而是「香蕉皮」,被用來將空洞的劇情順溜地滑向下一場,無從談起劇情對表演的烘托,在觀眾眼中更是個殘忍的悲劇。

刊物: 
作者: 
2010年
09月
#34

《酒徒》接近「忠實」的改編

《酒徒》大量的意識流、詩化語言、對五四新文學的評論等,都令小説改編成電影,成為一件若非「不可能的任務」,便是極高難度的事。關於《酒徒》這部作品,論者多説是「中國第一本意識流小説」,我以為也斯這段話最言簡意賅、一針見血:「《酒徒》後『中國第一本意識流小説』,對我個人而言,更難得的是它是第一本反省香港處境的現代小説,讓我們看到現代小說的技巧和反思精神,可以轉化為對香港現實的感慨;同時它又是一本幫助我們重讀五四傳統的作品。」在這之上,如果容我加上,我會加上時詩化語言的運用,在《酒徒》中有極出色表現(「詩體小説」後來在劉以鬯的《寺内》得到更充份的實驗)。

刊物: 
作者: 
2010年
09月
#34

由薛凱琪到張學友

韓寒旋風來港,指出他熱捧眷念的港片女星是張栢芝,我相信這也是不少人心目中的真心話。香港電影一向予人不良印象,使人以為一切以陽剛至上,女人戲無由生根,勉力而為只有死路一條,於是銀幕上充斥的都屬花瓶角色,惡性循環就此而生。

刊物: 
作者: 
2010年
09月
#34

鮮浪潮看我城

今屆「鮮浪潮短片競賽」共有廿九個參賽單位,各以藝術發展局提供的四萬元津貼,把各自的意念變為影像,拍成半小時內的短片。縱觀今屆參賽作品,有寫實題材也有超現實寓言,有欖球隊也有援交少女。而無獨有偶,當中幾部短片都提及菜園村與「反高鐵」。這些年青人的創作可能天馬行空,卻都或多或少地,呼應著我城的脈搏。

刊物: 
作者: 
2010年
09月
#251

《囡囡》

《囡囡》令人想起80年代的《靚妹仔》,不過後生女踏足性工作行業已非為自己清貧的家庭而「獻身」,更多而是為男朋友、為排遣寂寞、為物質名牌。畢國智第一次緊捉香港的時代脈搏,將話題性的援交少女故事交由四位新晉女演員演繹,沒有高高在上的道德批判,展示了一幅專屬青春的圖像。

刊物: 
作者: 
2010年
09月

香港電影裡的港女完全變態報告

只要Google一下「港女」這個詞,成千上萬條「相關搜尋」的link橫亙眼前。這個大概於2006年被高登及she.com的網友詳列十多項性格及行為特徵總結而成的「港女」定義,到了近年才熱烈地被傳媒擺上枱廣泛討論,不過我們的香港電影,早就先知先覺,在千禧年伊始已經將港女某些特點歸納並塑造出多個經典的角色,而出演的女演員,更被視為港女的代言人,由第一代的鄭秀文,到第二代的楊千嬅、Twins﹙及其後蔡卓妍及鍾欣桐各自單飛的作品﹚,第三代的鄧麗欣,到最近的薛凱琪、詩雅,她們本人與戲中角色的雙雙結合,在大銀幕上「發揚」了港女的精神。

刊物: 
作者: 
2010年
09月

Pages

Subscribe to 0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