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月

追求電影美學

看徐克《蜀山傳》的時候,心裏想的竟是早已沒人拍沒人看的戲曲電影。聽說《蜀》片拍的時候,演員都只是在一片空蕩蕩的綠背景前做動作,事後才在電腦上加工合成。

作者: 
2001年
09月
14日

瘋狂的中國人

九〇年暑假,文到北京一友人家住了三個星期,那一年他十四歲。回來後,他好像長大了很多,臉上添了一抹平常少見的憂傷。他說那段日子過得並不開心,因爲身邊的人好像都不快樂。我們怎麽就這樣大意,「六•四」才是一年前的事呢。閒來無聊,小男孩就常常一個人騎腳踏車到處躦,看見路上很多宣傳亞運會的英文標語,可沒一個是寫得完全正確的。他說一定是工人們的無聲抗議,誰叫你粉飾太平。他還有一個有趣的觀察—他說很喜歡北京的老人,戴眼鏡的中年人也不錯,可那些年齡比他大不了多少的年輕人卻很沒禮貌。轉眼十年又過去了,那時候「沒禮貌的年輕人」現在都己三十來歲,大槪就是〈瘋狂英語〉裏面李陽和寫出《中國也能說不》的一代吧。

作者: 
2000年
09月
1日

上海傳奇

近年來上海風吹得刮啦啦,走進任何一間書店,都會看到很多關於上海這個城市的各類書籍。去年古先生送了一本文匯出版社的《老上海電影》給我,編者黃志偉透過大量的資料圖片回顧中國電影從一九〇九到一九四九年的發展過程,書中記載的大部份影片,除了配有珍貴的圖片以及演職員表和故事大綱外,還詳細紀錄了首映日期和地點,資料詳盡,看得出編者花了很多心思,非一般即食式之作。上海在中國電影史上的重要位置本來無可置疑,但這本書的上海本位色彩卻出奇地突顯,跟上海近年來努力重建在歷史中失掉了的文化身份一脈相承。

作者: 
2000年
09月
15日

《御法度》 由同性戀到組織解體

《御法度》是大島渚螫伏十三年重出江湖的「新作」,但其中的題旨及處理方向,對大島渚一貫的影迷來說,絕不會感到陌生。

同性戀的議題
在大島渚過往的作品中,同性戀並不是一個陌生的範疇。於早年的作品《飼育》(1961)中,被囚禁的外人正好成為村中男人的凝視對象,其中同性情慾誘惑力,仍是含蓄及潛藏的,而事實上在當時的氣氛來說,也仍未到成為公開討論及反思的層次上去。

刊物: 
作者: 
2000年
09月
13日

睡覺戲

每年暑假,荷里活都充滿想睡覺的人。這些昏昏「慾」睡的人都是電影公司高層,他們夢眛以求的,是能夠在暑期內拍出一部Sleeper。

Sleeper是影圈術語,意指低成本,票房爆大冷的影片。任何沾上邊的人都立刻身價地位高升。去年的「睡覺戲」是情迷索瑪莉,一部憑低級趣味吸引觀眾的荒誕喜劇。而今年在票房上「交交豬」的電影則是《鬼眼》。

「睡覺戲」的特徵是都有引人入勝的話題。去年的《索瑪莉》,話題是精子當頭臘、褲鏈夾陰囊等「性趣味」。《鬼眼》的話題則是電影出人意表的結局及年僅八歲的童角。

作者: 
1999年
09月
3日

多倫多電影節速寫—中國新片加拿大曝光

剛於上周閉幕的這一屆多倫多電影節,最特別的不是其西班牙電影專題,或焦點導演黑澤清(在《人間合格》後再多兩部新作《魅力》和《荒涼幻象》,拍片速度認真驚人),而是悼念其元老級節目策劃David Overbey去年底逝世的專輯,精選放映了多部經他發掘到北美的明導佳作,包括吳宇森的《英雄本色》及侯孝賢的《戀戀風塵》。

港台電影不及內地

作者: 
1999年
09月
27日

遠祖的華麗

翻開龐比杜中心出版的《俄國與蘇聯電影》一書,本想找點資料,卻飄出了兩頁簿薄的原稿紙,是一篇未完成的稿,關於蘇維埃聯盟裏的民族電影。爲什麽稿沒有寫下去,已記不起來了,令人高興的倒是一九九九年的風暴九月裏,仍有人懷念着帕拉賈諾夫的《遠祖的陰影》(一九六四),讓我們有機會從後現代的熒光圖像躲進中亞細亞的原始色彩裏去。與此同時,寺山修司的回顧展也正熱熱鬧鬧地在藝術中心擧行,他的電影亦華麗奇詭,但總不若帕拉賈諾夫的映象感動我,大抵這就是緣份。

作者: 
1999年
09月
24日

廿世紀大贏家 荷里活與羅拔絲

荷里活的官方暑假檔期在上周末的勞工節後正式過去了,這個暑期成績斐然,比去年打破夏季紀錄的二十六億美元更佳,票房收入幾達三十億元。

過億電影成蘿
一個可觀的數字是短短三個多月內,竟然有十一部電影收入超過一億美元,而高據榜首的兩部片都各超過二億元,《星戰》有四億二千萬元進帳,《非常凸務》則收二億四百萬元。(其他「一億電影」參看附表),至於第十二位的《美國處男》雖然票房「只有」九千八百萬,但因爲仍未落畫,最後還有可能儕身「億」行列,(根據內幕消息,環球公司已决定延遲落畫,不達「億」元誓不罷休)。

作者: 
1999年
09月
18日

口靚妹仔荷里活抬頭

好一族新人類:競選學生會會長的精英、水門醜聞的「深喉」、被打入第三世界寃獄的無辜青少年、拒絕接受極權壓迫而奮起挑戰的人……這是近期幾部荷里活電影中心人物的描寫,而她們全都是荳蔻年華的少女。

「少女電影」是今年荷里活夏季一個備受忽略的現象。主要原因是它們不但成本低、並且沒有重炮宣傳攻勢、結果賣座情况都不理想。但它們能被拍成電影,並且在票房黃金檔的暑期上映,無可否認代表了某種社會趨勢的形成。

作者: 
1999年
09月
11日

應節鬼片兩種極端—《七月又十四》與《陰陽路》

西方有萬聖節,中國有盂蘭節,每逢十月和八月(農曆七月)鬼片便紛紛登場。加上《午夜凶鈴》狂收,日本鬼片更是一浪接一浪。

其實鬼片本就是市道低迷下的港產片的一大類型,寶耀的「日期」系列、邱禮濤和南燕的《陰陽路》系列都長拍長有,《夜半一點鐘》,也拍了兩部績集後才無以爲繼。

全力搞小趣味

作者: 
1999年
09月
04日

Pages

Subscribe to 0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