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月

戰爭變奏

史提芬•史匹堡的《雷霆救兵》拍得實感迫人,那是無話可說的了。開始時美軍登陸諾曼第搶灘一場,已先聲奪人地將觀眾投入了最慘酷的戰爭現實裏,水底一幕恍如在睡夢中被什麽東西壓着了胸口,透不過氣,也喊不出聲來。死亡的恐懼像膏藥一樣緊貼身上,揮也揮不掉。在戰場上,容不得人有半刻猶疑的空間,殺人或被殺,別無選擇。也只有手搖機可以將這份迫切感那麽有效地表現出來—這秒鐘死神與我們擦身而過,下一秒鐘它卻極可能迎頭擊來,撕裂我們的肉身,破碎我們的夢。

作者: 
1998年
09月
25日

荷里活「港片化」打低「香港製造」

九七之後,香港好像各方面都出了問題。港產片市場萎缩更早於五年前開始,一年來頹勢自然加劇,幾至不可收拾的地步。傳媒每談及「港片之死」,最常見的論調是指港片質素太差,被荷里活片壓倒及觀眾離棄是咎由自取。那些寧買翻版VCD,|也不購票捧場的觀眾更是大條道理:「港產片不值五十元的票價!」另一個相輔相成的説法,是觀眾的水平提高了,港片質素卻原地踏步,理應被市場淘汰。但我相信,事實並不是這麽回事。

刊物: 
作者: 
1998年
09月
10日

天使之城火速變地獄 《活火熔城》以團結抗火

噩夢降臨美國天使之城──洛杉機,大自然災害告訴享盡美譽的磯民,它的威力無可比擬,從地殼下走上地面的熔岩,吞蝕整個叫美國人聞名海外的繁盛之都。比華利山、Wilshire大道、Hard Rock Cafe俱往矣,只有市民同心協力才可匹敵攝氏二千度的岩漿。

近年災難動作片,皆愛上了洛杉磯,《逃出洛杉磯》預示了洛城的未來霉爛相,《天煞》還被外星人首先發難,炸個稀巴爛:而《活火熔城》熔掉的是市中心Wilshire大道至La Brea Tar Pits一帶。

新舊文化結晶盡毀

作者: 
1997年
09月
16日

一個時代的頹廢—白光電影回顧

看白光的電影,總會不期然地想起山口淑子/李香蘭自傳《在中國的日子—我的半生》,對白光和山家亨(川島芳子的初戀情人)一段情緣的描述。她筆下白光那份對情人義無反顧的愛戀以及對情敵咬牙切齒的詛咒,活脱脱就像是從銀幕上走了下來的「一代妖姬」。

刊物: 
作者: 
1997年
09月
14日

愈夜愈美麗 路比桑半生心血 《夜海傾情》導演版

一生一台戲,每個當導演的,除了要拍出受歡迎有市場的電影外,更大的心願,可能是完完整整說出自己心底話。導演窮畢生心力拍片,近者有宮崎峻的《幽靈公主》、吳宇森有《喋血街頭》、王家衛有《東邪西毒》,若選一部電影代表一個電影人,路比桑的必然是《夜海傾情》。

作者: 
1997年
09月
12日

卸下母職仍是揚眉女子 《我有我天地》的母與子

因為卡薩維特(Cassavetes)這個姓氏,導演歷克卡薩維特的處男作《我有我天地》在上映時得到很多關注,焦點當然是,究竟虎父無犬子,還是尊卡薩維特仍是一位英年早逝的獨立電影大師,無人能及,兒子也不例外?然而,這卻往往忽略了,這是個關於母親如何擺脫過去的故事。

相信當歷克卡薩維特合寫成《我有我天地》,同時間選了其母親兼資深演員珍娜羅蘭絲,這位其父生前電影的最佳拍檔作為主角之時,便予人兒子要走父親路徑的印象甚深。

作者: 
1997年
09月
06日

另類意圖與主流危機—從《天台的月光》到《芝士火腿》

《天台的月光》在近期的港片中做到叫好叫座(以一部小本文藝輕喜劇來説),當然不是壞事。影片的確比不少粗製濫造之作更像是一部「戲」(但劇本其實極不理想),也比多數粗鄙不文的綽頭片使人看得舒服一點。但輿論一片轟然叫好,部分可能有策略性的考慮,也有一些肯定是興奮過度了。

就以最受好評的葉玉卿為例,她演的傻大姐妙女郎是勝在構思討好(觀眾不分男女都覺得「可愛」),真實感是談不上的。由於角色概念化的關係,葉玉卿演來只屬不過不失—若論演員創造角色,她早在《92應召女郎》以至《白玫瑰》的表現,已足以使人刮目相看。

作者: 
1993年
09月
30日

從港產片弱勢說起—再談《侏羅紀公園》

每年暑假都是電影的黃金檔期,港片西片都以強陣出擊;但看今年暑期的票房,港片多月來持續的弱勢終於徹底暴露。最戲劇性的莫如《侏羅紀公園》賣座勢如破竹,使所有港產片相形見絀(竟有原本放映《皆大歡喜》的戲院每晚改映《侏》片)。此外據秋子的八月份票房統計,港片以四倍於西片戲院的數目,收入竟然不如對手(不足總票房的一半)!港片整體市道之不景,至此遂無所遁形。

作者: 
1993年
09月
09日

Pages

Subscribe to 0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