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月

《復國者聯盟》戰場上的兩生花

看《復國者聯盟》,見字幕譯有「韓奸」一詞,借用漢奸變韓奸,學個了新字。後來又發現有人寫這部戲時,把角色形容為「韓方漢奸」,實在哭笑不得。

「韓方漢奸」,是從中國派到韓國但又出賣中國的人嗎?從字面了解是這個意思。但戲中人物,明顯是韓國人投靠日軍,盡享財富,出賣韓國。所以翻譯字幕者才一番苦心,借漢奸寫成韓奸,但心機似乎都被「韓方漢奸」浪費掉,「漢奸」忽然等同所有賣國的奸細,實在是始料不及。

刊物: 
作者: 
2015年
09月
13曰

逃出殺戮絕境

近期泰國著名旅遊景點「四面佛」附近發生炸彈襲擊,揭示了東南亞某些國家政局不穩定,恰巧與本片的故事不謀而合,雖然電影沒有明確指出發生事故的國家,但外景是在泰國拍攝的,觀眾便順理成章當它是在泰國發生。

刊物: 
作者: 
2015年
09月
13日

探討愧疚與單親 《擁抱遺忘的過去》

雲溫達斯(Wim Wenders)繼《翩娜》(Pina)及《大地之鹽》(Salt of the Earth)後,相隔七年後回歸劇情片,於加拿大拍出《擁抱遺忘的過去》(Every Thing Will Be Fine)。雖然這是一部頗為平淡的文戲,但他也用3D去拍,不過香港只以2D上映。別笑溫達斯的執迷,他本來答允在2013年於拜萊特音樂節(Bayreuth Festival)執導歌劇《指環》(Der Ring des Nibelungen),這本為德國藝術家的無上榮譽,就只因為他堅持要用3D將演出拍下,音樂節反對,他只好辭任導演。

刊物: 
作者: 
2015年
09月
11日

真相在華麗光影中湮沒

曾經聽過一個電影業界的故事:《七小福》的攝影師本是杜可風,但在處理了第一場戲之後,他就和導演羅啟銳鬧翻,離開了劇組。那一場戲是成龍的父母送童年的他到于占元師父那裡,簽下賣身契學戲。攝影師認為這是一場沉重悲傷的戲,所以布光偏暗,而導演則認為要光鮮明亮才是……這場衝突反映了雙方美學的立場的不同。二十多年後,羅啟銳、張婉婷這對夫妻檔在《三城記》中又一次拍成龍父母,貫徹的依然是那套亮麗的美學。

刊物: 
作者: 
2015年
09月
10日

回到風櫃

經過《刺客聶隱娘》的洗禮,回頭去看侯孝賢早期的《風櫃來的人》(1983)和《冬冬的假期》(1984),感覺就像由萬徑人蹤滅的極地回到有丁滿與彭彭唱Hakuna Matata的樹林。《風》片與《冬》片最好看的是演員(這一點,對我來說,適用於《戲夢人生》及之前的侯孝賢作品);形式在這裏是次要的,雖然後來成了獨家商標一樣的「侯式風格」已見濫觴。

作者: 
2015年
09月
09日

幽靈纏身陰陽界

資深香港女演員吳家麗演而優則導,密集地完成了兩部作品。首作《花街柳巷》數月前在港公映,走懸疑驚嚇路線,結果弄巧反拙。相隔數月後上映的本片開宗明義是鬼片,換言之不能在中國大陸上畫,完全針對香港市場。

本片由三個故事組成,以殯儀行業貫穿,角色在各段故事交錯出現。同類結構的香港電影,近年有《奇幻夜》及《迷離夜》,合共六部短片,由不同的導演執導,投資不大,也是以香港市場為主,成績不錯,為陸港「合拍片」以外提供了香港電影的新方向。

刊物: 
作者: 
2015年
09月
06日

舌尖上的婆媳鬥《幸福魔天倫》

這套影片的海報,應該附上「情侶慎入」的警告字句。《幸福魔天倫》(Hungry Hearts)是意大利導演沙維里奧高斯坦祖(Saverio Costanzo)在紐約拍攝的影片,女主角艾芭洛華芝(Alba Rohrwacher)和導演合作過,她是意大利人,但除了幾句意大利文對白以外,本片是部英語片。而影片的最大賣點,莫過於艾芭洛華芝和男主角阿當戴華(Adam Driver)同獲去年威尼斯影展的最佳男女主角獎項。

刊物: 
作者: 
2015年
09月
04日

江湖未定青鸞鳴

侯孝賢的《刺客聶隱娘》在拍不一般的武俠片,它還是有「以武犯禁」情節,但卻不以武俠類型敘事去表現,侯孝賢一早決定去創造個人的武俠紋路,以古小說文字意態去啓發,尋找跨越歷史/武俠時空的未種地,一半隱隱然浮現,是侯孝賢美學的過渡,一半未知;創作方針也一半自由馳騁一半針對性出發,針對的是認為武俠片不對勁的地方,拍出來的視覺沒有動靜平衡、沒有寫實概念,情願不拍。而他輔以隱娘的自身之路不是忠實歷史,是野史的想像,不在乎江湖未定,個人知心更重要。

刊物: 
作者: 
2015年
09月
04日

Pages

Subscribe to 0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