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月

異議聶隱娘

在電影裏一切都是相關的;比起其他藝術形式,電影應該更着重整體的脈絡(context)。這當然與電影的本質相關。攝影、繪畫、劇場、文學等藝術形式都是構成電影的一部分;我們要謹記電影不是任何一個藝術形式的代替品,電影是一個跟它們既相同又相異的獨立藝術形式。故此,若我們要公允而周詳地討論,就不能單獨抽取戲中一個元素去讚美或貶抑整部戲——例如說攝影很美、剪接很凌厲、演技很自然……所以這是好電影。就拿演技來說,只要想想就會發現電影裏沒有「純粹的」演技。光是剪接方法與攝影機的鏡位就可決定性地改變我們對某個表演的觀感,更不要說將一個表演放在90分鐘的電影的脈絡裏會產生什麼新的含意。

作者: 
2015年
09月
02日

幽匣之鏡聶隱娘

看侯孝賢的《刺客聶隱娘》,首先看到的還是情,愛情,親情,人間情。小女孩是政治現實的犧牲品,自幼被迫離家學藝,孤獨地成長。十三年後回到兒時的家,桃花依舊,人面全非,小男孩已長成大男人田季安,結婚生子,男歡女愛,當然還幹著叱吒風雲的男人大業。而她,聶隱娘,只剩下點滴湮遠記憶,正常生活離得她遠遠的,十三年前和十三年後,其中的虛空如何連接得起來呢? 她只能寂寞地隱藏著,直到一天,遇上了磨鏡少年。少年心澄如水,他那天生的純淨,將隱娘這面久藏於幽匣之鏡,洗滌得透亮,如同少年以打磨得皎潔的銅鏡,映照出村中孩童天真燦爛的笑臉。

刊物: 
作者: 
2015年
09月

Days of Being Wild (1990)

Wong Kar-wai’s rise to international fame might have begun with Chungking Express (for art house fans) or In the Mood for Love (for most viewers). But the work that sealed his status as an auteur was, without a doubt, Days of Being Wild.

作者: 
2015年
09月

The Goddess (1934)

1930s Shanghai, the ‘Paris of the Orient’, the glamorous metropolis with its celebrated ‘10-mile stretch of foreign concessions’ was China’s filmmaking centre. Of all the silent classics produced in this golden era, The Goddess is the best known.

作者: 
2015年
09月

《我是路人甲》:強灌入喉的心靈雞湯

爾冬陞導演的新作《我是路人甲》,打正旗號是「誠意」,為無數在中國浙江横店影城發着演員夢,寂寂無名的路人甲乙丙打氣,可惜這支強心針劑量太強,也沒有對症下藥,令整件好事弄巧反拙。

無可否認,爾冬陞導演的誠意可嘉,將鎂光燈照到艱苦地追夢的人,但作為一部電影,它令人失望,劇本拙劣—或者說,劇本定錯了方向,其實這類電影要想發揮較強的感染力,最好讓當事人現身說法,重現他們的故事。

刊物: 
作者: 
2015年
09月

老人家 ──《見習冇限耆》( The Intern )

近期看得最窩心的電影是《見習冇限耆》(The Intern)導演是65歲的Nancy Meyers ,也算是位老人家,只有耆英才真正懂得欣賞「老」的優點。

這個社會愈來愈繃緊,連乘車是否該讓座給長者,都被無限放大成「年輕人有坐的權利」的爭論,看討論區的留言便心傷,有後生仔說「每天返工企足10粒鐘,我更需要坐」,「我有比錢搭車的,為何不可以坐」,也有人批評長者「退咗休就唔好在繁忙時間搭地鐵」,以前學校教我們禮讓是「美德」,現在年輕人的生活壓力太大,很早便面對社會無情的競爭。

刊物: 
作者: 
2015年
09月

《點對點》觀後感

本土獨立電影《點對點》早前在香港國際電影節首映時錯過,早前看了優先場,在這裏談談一點觀後感。電影的意念很有趣,所謂「點對點」,其實是電影中從加大拿回流香港的設計師雪聰(陳豪飾)在多個地鐵站外牆上畫下的「點線遊戲」圖案,電影交代雪聰此舉在兩鐵合併前進行,不包括九鐵、西鐵及後來更新的地鐵路線。兩鐵合併於二○○七年底前,假設電影後來的故事發生在當下,那些畫在地鐵站不起眼的點,就足足為人忽略了近七年,足見港人行色匆匆視而不見的本色,尤其龐大的地鐵上班族多屬通勤者(commuter),無對身邊微小事物細顧。直至那些點被放上了YouTube成為城中一時話題。

刊物: 
作者: 
2014年
09月
29日

Pages

Subscribe to 0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