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月

李香蘭和她的電影

李香蘭自三十年代出道之後,歌影雙棲,她主唱的《支那之夜》、《蘇州夜曲》、《夜來香》、《三年》等歌曲不斷被翻唱,已成為中國流行文化中不可磨滅的一部分。但她的「大名」,主要還是由於她的電影生涯:她在日本侵華期間,成為日本人熱愛的華人女影星,她在電影中演的都是美麗的中國女郎,卻對侵略中國的日本人愛慕順從。

刊物: 
作者: 
2014年
09月
28日

《大風暴》近在咫尺

上周四晚,我們在立法會大樓旁的停車場席地而座看《大風暴》(Z),一部1969年關於希臘的電影。似遠還近的,銀幕的虛擬與周遭的真實,彷彿融為一體。

戲放不到一半,添馬公園那邊愈來愈人聲頂沸, 「開路!開路!」之聲不絕於耳。我們當時不知道,原來因為警察刁難,阻塞遊行通道,遊行者發出怒吼。這邊的小屏幕上,人民同樣怒不可遏,戲裏戲外的人聲夾雜。電影此刻說到,一個左翼陣營的政治領袖、國會代表,某夜在公眾場合被襲擊致死了,警察完全袖手旁觀。翌日,擁護他的群眾舉起領袖的巨幅遺照,上街示威。群眾一出來旋即被警察驅趕、毆打;有長頭髮的青年,甚至被捉到一旁強行剪髮。

刊物: 
作者: 
2014年
09月
28日

虛假和平 趕盡殺絕

本片是《國定殺戮日》延續篇,角色不同,「殺戮日」的主題得以深化,更讓人反思暴力背後的權力關係。

故事背景是二零二三年,每年美國政府都訂立一天為殺戮日,在當天的法定十二小時中,任何罪行均毋須背負刑責,警察和醫院暫停所有緊急服務,國民可使用政府限制的武器以外的任何方法殺人。殺戮日的原意是讓市民宣洩怨氣,但漸漸發展成汰弱留強的殺戮遊戲。有人以暴易暴,為求報仇雪恨;有人肆意犯罪,為滿足一己之慾;有人掙扎求存,只望絕境逢生,美國在這十二小時內進入無政府狀態。

刊物: 
作者: 
2014年
09月
28日

Her/Him 兩場失戀療程

當愛侶分手之後,大概雙方都會想過同一問題:究竟對方過得怎樣?愛情片The Disappearance of Eleanor Rigby 就照顧雙方的感受,拍成二部曲,一部睇男,一部睇女。

二部曲一部叫《離開他以後》(Her),另一部叫《她消失之前》(Him),中英文驟眼看來,好像有點混淆, 「他」其實是Her, 而「她」才是Him,要看完整句句子才能明白。或者看英文會簡單一點,「Her」是描寫女主角分手後的生活,而「Him」是男主角分手後的境况。

刊物: 
作者: 
2014年
09月
28日

推理女王遇上活地阿倫:《情迷月色下》

活地阿倫去年的《情迷藍茉莉》(Blue Jasmine),影迷尚未完全消化,他又有另一套新作面世:《情迷月色下》(Magic in the Moonlight)。這次他再次離開美國,再次離開現代,回到他的「黃金年代」:1920年代。《情迷午夜巴黎》(Midnight in Paris)指出不同人都有自己的「黃金年代」,活地阿倫顯然情傾那個時代,不同在《情迷月色下》從巴黎移師到陽光明媚的法國南部。

刊物: 
作者: 
2014年
09月
26日

多倫多影展巡禮 今年傳記電影特別多

多倫多電影節踏入第二周時,更多令人引領以待的影片出籠,其中包括多位著名導演新作,可惜水準參差,驚喜甚少。多部早前於康城及威尼斯影展中獲獎的電影雖亦有在多倫多放映,但筆者不在此贅,集中談論多部首次曝光的新片。文:王勛

刊物: 
作者: 
2014年
09月
25日

周日午後在草坪上躺臥

我對BELLE AND SEBASTIAN是後知後覺的,樂隊在1996年組成,在2003年才誤打誤撞買了一張唱片,那時候,正在搞INDIE MOVIE,又夠YOUNG,自然就戀戀他們的小情歌了。

2003年買的那張唱片叫《STORY TELLING》,是電影原聲大碟,由美國獨立導演TODD SOLONDZ執導,香港沒有上映,在美國也不見得有很多電影院放映過。影片成本很低,沒有一個演員是認識的,而且故事好怪,手法好奇,用非常過癮的筆調,拍出年青人沒精打采又絕望的人生,很多人找不到形容詞就會叫做黑色幽默。

刊物: 
作者: 
2014年
09月
25日

歷史成為歷史之前

在歷史成為歷史之前,沒有人知道今天所作的事在將來有什麼結果。罷課「沒有用」、上街「沒有用」、佔中「沒有用」,或許。如果我們要求的是一種可見的、即時的回報,這些抗爭的確改變不了什麼。然而,有誰能說準今天撒下的種子,在十年二十年後會生出什麼來?妄議什麼什麼「沒有用」的人,是把未來與世事變幻都看得太簡單了。況且,就拿目下的學生來說,他們有許多不是認為罷課可有立竿見影的成果才去罷課;罷課,是因為他們有一套自己堅信並願意捍衛的價值理念——這才是最重要的。學生相信,他們正在做正確的事。

作者: 
2014年
09月
24日

Pages

Subscribe to 0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