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樂飄飄

也許,假如宣傳從一開始就不把《仙樂飄飄》定性為「兒童片」的話,這一篇評論會對它寬容得多。畢竟,把兒童視作裝飾或調劑一直是主流電影的點子之一:玩弄於股掌間依然沒半點歉意。

可是,假如《仙樂飄飄》的製作人當真認為自己在拍一部「兒童片」的話,那問題就來了。

乾乾淨淨,難道這便是適合孩子觀看的電影的標準嗎?

「兒童片」並非指「有相當多童角」的電影。對不起,真正的「兒童片」該從孩子的角度出發,從他們的眼光看世界,再看回自己,而不是口不對心的把他們貶為配角,兼且一廂情願的把他們變成小大人。

《仙樂飄飄》中誰是主誰是次,任誰也看得出來。陳慧琳把教育孩子視為達到目的的手段這部分劇情,竟明明白白的印證了製作人的真實意圖。孩子們嗎?讓他們在背景跑跑跳跳倒也熱鬧,更能襯托出陳、郭一對佳人。孩子們的思想、心事,誰來了解?一切想當然就是了,君不見本地媒介人人如是。

對,能真正和孩子們平起平坐不是易事。尤其在香港,大家永遠在痛傷失落的童真,卻又總不願面對童真早已不存在於我們的孩子當中這個事實。所謂「小大人」的遊戲,很可能是我們的孩子所自願參與的。孩子,於香港已成為一種抽象的理想。

作者: 
Y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