呆佬拜壽

《呆佬拜壽》雖有大量的小聰明,卻仍不失對某種信念的執着。港產片一向對細節和情理掉以輕心的致命缺點,《呆》片盡量避免了,這是可喜的現象。

在某個程度上,《呆佬拜壽》甚至是靈巧的,擁有香港人推崇備至的所謂「精靈」特質。劉青雲由極叻及極不近人情,轉變為極傻及極可愛,再回歸到極叻而有些人情味,未知可否閱讀為香港人的懺悔?抑或是太過知己知彼的當然保護?

說回劇情方面,《呆》片中的許多細節,明顯有花過心思,希望做到呼應之效,如蟋蟀之鬥、如臭豆腐之爭、如玉鈪之情、不乏佳句,只可惜還是說得太白,沒有玩味的餘地。

為了劇情推展而安排的佈局,亦犧牲了情理細緻的脈絡。如劉青雲與吳倩蓮突到郊外一遊,回頭衫鋪已給大肆破壞,此時忠心僕人林曉峰突然出現,帶來劉再展光芒的契機。一切的急起直轉,有着港產片宿命的後勁不繼,令人歎息。

可是,導演谷德昭活潑靈巧的風格已見端倪。

作者: 
Y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