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半歌聲

又是新不如舊之歎。九十年代的香港版《夜半歌聲》沒有了當年沉痛的弦外之音,卻換上了自我沉醉的浪漫。當然,導演于仁泰要求的可能亦只限於此,硬要拿他和馬徐維邦比較,無疑有點不公平。大家的野心都不一樣嘛!

可是,……「一段浪漫哀怨,感人肺腑的愛情」?橫看豎看,《夜半歌聲》都只是導演的一廂情願,以及「一位偶像」的自我膨脹。張國榮演繹的宋丹萍實在教人吃不消,輕佻浮躁,顧盼自豪,舉手投足盡是能人所不能的自戀。

也是的,能和小津通靈的,絕對不會是普通人吧。(*)

正因如此,份外叫人懷念金山的宋丹萍。同一樣是形象大於個人的演繹,金山就是懂得讓形象為角色服務,創造出一個偉大的悲劇人物,自戀自大,也變得情有可原。

香港許許多多的演員本身也是明星/偶像,形象大於一切。可是形象與角色不一定相沖相剋,也可以互助互利。形象並非封閉或固定的,而是開放及包容的,只要明星和導演們懂得去利用。

* 編者按:張國榮九五年在某次與記者會面時,說自己在日本時會晤了一位名為小津安二郎的著名導演,並言談甚歡。

作者: 
Y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