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綠帽的女人

先不說《戴綠帽的女人》製作水準如何,故事本身已教人反感不已。女人摘下厚重眼鏡,脫下老土脫節的打扮,換上隱形眼鏡,穿上低胸艷裝(或品味套裝),教周遭一直厭惡她的男人們刮目相看,口水直流,然後飛身撲上。這樣的情節在電影或電視中由來不缺,在張堅庭的電影中也不是首度登場。電影從來是織夢之地,讓男人的狂想在電光幻影中實踐一下也不是彌天大罪,因為大家都知道,香港電影還是由男人當家,女人不宜說三道四,只宜寬衣扮傻,一切不能太認真。

導演張堅庭要借《戴綠帽的女人》說明夫妻之道在乎求變,這個沒問題。為保婚姻美滿,妻子要兼任情婦,這個也不是問題(只要兩廂情願,不容旁人置喙)。可是,導演要讓劇中男人享受偷情之樂,卻為了道德上的心安理得,而安排男人錯有錯着,勾搭上自己的老婆,當成是拈花惹草,嘗盡風流快活,這種取巧近乎無恥。堅信為拐過道德大忌而設計的小聰明技倆一定奏效,而充塞全片的沾沾自喜心態,更直叫人噁心。

《戴》片製作的粗劣簡陋,喜劇處境營造以及處理的想當然、不思進取,還有那些導演滿以為幽默得不得了,足以掩飾電影所有不足之處的「精采」對白的自以為是,實在不可饒恕。這一切一切,出自一位應有能力、有良心做得更好的導演之手,更加不可饒恕。

作者: 
Y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