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黑風高:天真無罪

在步履急速、絮亂的港產片當中,《月黑風高》的懶洋洋倒成了別具一格。野心不大,卻滿是有趣的小人物。能拍出一種感覺來,這已經值得大家珍而重之的了。

把借來的故事,改頭換面,打着「港式」的旗號,又是一個「原創」故事,這在港產片屢試不爽,並每每自暴其醜。

《月黑風高》說的也是一個舊故事,卻能真心真意的本地化。移到大澳的戲台上演出,橋段怎麼遙遙呼應已經不再重要。導演的心神早已停留在此時此地的無數個小故事當中。兼職打齋的警察、傾偈飲茶的人際關係、上山下海的蠱惑仔、穿梭中港的單身俱樂部……,許多許多的小插曲累積起來就是大澳親密的、獨特的社區網絡和生活氣氛,淡淡的在電影中浮現,卻也無處不在。

外來者在一個近乎封閉的傳統社區激起矛盾,源頭也是種族問題。導演陸劍明在處理站在傳統/我這一方的人物和事件都能心平氣和,甚至體貼關懷;可是在呈現非傳統/你的那一邊天秤時卻有着一種厭惡之心。雖說為了突出戲劇性可以無所不用其極,但在《月黑風高》的風格和視點而言,卻實在不該對異類這樣狠狠的醜化。王敏德和周嘉玲在劇中大部分時間不是小丑就是蠻不講理的權威惡霸,這無疑是普遍港產片又一種自卑自大的條件反射,放在《月黑風髙》的一片「平常心」氛圍之中,愈顯得口不對心。加上片末強調的融和互諒、皆大歡喜,就更暴露了電影視野的幼稚。

天真無罪,《月黑風高》整體上還是讓人看得舒舒服服的,也許這已經足夠。明白格局所限,調低野心,就只忠實的拍出一種對地方、對人物的感情,還有安份的去說明白一個故事。以周文健的旁白去統一結構和風格,使敘事充實起來,這已是給觀眾的額外禮物。

當然,除了導演的心思之外,周文健的演出也教電影生色不少。寂寞難耐的懶佬差人造型和性格皆徹底的「街坊」,配合成奎安這百搭綠葉,化學效果還真的不錯。至於周文健為此片特意增肥的苦心,觀眾是完全感受到的。一而再、再而三的肚腩特寫大可酌量刪減。

作者: 
Y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