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生大事:作者風格的確立

《七月十四之不見不散》、《正月十五之一生一世》的餘韻難免教人對《終生大事》有所期待。錢昇瑋今回不玩懸疑驚嚇神怪,取材現實生活,卻一樣炮製出荒誕不經的效果,進一步確立了作者風格。

婚禮加葬禮這組合縱使不再新鮮,可是拼在一起總也會擦出火花,更何況在同一天舉行,主要的角色還要互相重疊?為使兩件終生大事火星撞地球而鋪排出來的劇情,牽強是有點牽強,卻也道出了生命如此無常,生活如此荒謬的喟歎。

正如《七月十四》與《正月十五》,《終生大事》褪掉了乖謬的外裳,仍有着對某種價值、某些真理的執着,絕非為形式而形式的蒼白創作──儘管尚未能脫離靠演員嘴巴曉以大義的港產標準表達方式。

永不露臉的媽媽猝然逝去,方才驚覺自己對家人的感情危機:家庭相簿中沒有一張和家人的合照。

夜深了,患老人痴呆症的老爸看着電視熒幕上的魚兒就樂了,假的比真的還要生動。真的假的,能給一片混沌的老人提供簡單的快樂就是最真實的。

穿着孝服的姊妹群氣沖沖摸上擺喜酒的酒家,猛然本能的發現身上服飾不妥,唯有去買新的衣裳替換。進了服裝店,一切變成空白,只有花花綠綠的漂亮衣服是人生目標。時間,對她們而言,已經停頓了。

《終生大事》正是這樣處處充滿靈感,有着只此一家的荒誕幽默感,在港產片中罕有的自成系列。錢鄺配,既成品質與誠意的商標,大家亦樂意為他們打氣,小心保護充滿潛力的幼苗,看着他們(但願)一天天的進步。

苗金鳳重出江湖飾演的「哥師奶」大姑姐是全片最具神采的設計,教人精神一振。黃子華與苑瓊丹的表現亦難得地怡如其份,點到即止,反更稱職。倒是兩位主角劉青雲與陳德容叫人沮喪:一位疲態畢露,演出失準;另一位演技仍須努力。很遺憾他們的演出的確影響了電影的水準。

作者: 
Y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