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中樂園》──揭開時代的瘡疤

鈕承澤走上電影導演之路,始於以「偽紀錄片」形式夫子自道的《情非得已之生存之道》。其後他執導《艋舺》和《愛 LOVE》都在票房上取得成功。《艋舺》讓阮經天當上金馬影帝,《愛 LOVE》以電腦特效合成了看起來一鏡到底的開場,串連八位來自海峽兩岸的演員,表現出自信滿滿。來到新作《軍中樂園》,據說鈕承澤原初的構思是把它拍成一部性喜劇,然而最後改為以這電影呈現父執輩在台灣戒嚴時期的哀愁──駐守金門的十萬大軍,沒有壯志凌雲,而是無數青春都虛耗在一場永不會發生的戰爭上;還有當年為解決軍人性需要而設立的「八三么」特約茶室,裡面的「侍應生」跟她們的顧客一樣,都被禁閉在歷史的傷痕裡。鈕承澤在前面三部影片一直自導自演,這次選擇站在鏡頭後,認真地揭開時代的瘡疤,交出了他執導以來最成熟的作品。

《軍中樂園》的主線是小兵羅保台(阮經天飾)被分派到「八三么」服役的成長故事,支線角色有隨國民黨遷台後一直思念大陸母親的教官老張(陳建斌飾)和在軍中屢遭欺凌的新兵華興(王柏傑飾)。面對那個時代的荒謬,這三個男人,以及對應的三位女角(萬茜飾演的妮妮、陳意涵飾演的阿嬌、雷婕熙飾演的莎莎),代表著當時三種可能的命運。老張千里思家歸不得,唯有騙自己,借「八三么」的阿嬌做著成家立室的夢,排遣鄉愁,而阿嬌早就明白「這些外省仔,一輩子都回不去了」。華興受不了軍中的折磨,想跟莎莎私奔到大陸,但島嶼之外,是「只有鳥和子彈能飛得過去」的海峽。羅保台留守在十萬大軍中最不光彩的場所,面對不少或為生活所迫或坐牢希望換取減刑而無奈接受性工作的女性,則由純真小子漸變「老油條」,妮妮教他彈唱瑪莉蓮夢露的〈大江東去〉(River of No Return),歌名正好為電影點題,無論是「外省仔」思念的家鄉,還是年輕人曾經相信的愛與理想,皆如流水一去不返。所謂「軍中樂園」,只是軍人面對「沒有選擇」的大環境,暫且逃避現實尋求片刻歡愉的地方。

今年的台灣電影佳作,既有較重藝術性的《冰毒》與《迴光奏鳴曲》,亦有回望歷史的《KANO》與《軍中樂園》。雖然《軍中樂園》仍不脫通俗劇的戲劇化處理,未有拍出像《悲情城市》或者《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的高度,沒有大時代的波瀾起伏,只見小人物的愛與痛,卻抓住了那個充滿矛盾和謊言的時空,觸碰到其中的壓抑與剝削。陳建斌的演出尤其精彩有力,萬茜的表現亦叫人注目。影片找來葉樹茵的台語歌〈傷心無話〉作為插曲,當記一功,不只有助烘托時代氛圍,也把「外省仔」的傷痕,擴展至台灣的辛酸,追認被壓迫的過去,追認幾被忘記的本土歷史。

作者: 
刊物: 
Year: 
Month: 
期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