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謔・反省・ 淨化・寫實

九六年暑期接近尾聲時,港產片四條院線竟有三條同時上映江湖片(《金榜題名》、《龍虎砵蘭街》、《旺角的天空2之男燒衣》),且出現古天樂打古天樂的局面。單是新寶線便有一連三部《洪興仔之江湖大風暴》,《龍虎砵蘭街》及《去吧!揸Fit人兵團》輪流上映。

有趣的是,同一類型在短時間之內,由不同的班底拍出了不同的味道,與十年前那一浪“英雄片”的歷程大不相同。以《古惑仔》系列帶出潮流的最佳拍檔公司,於《洪興仔》上映前已演出一幕“金盆洗手”,宣布押後開拍《古惑仔》第四集,正是由於看到這潮流在市場上已暫告一段落。

班底相同,取向不同
妙就妙在與最佳拍檔關係密切的王晶及兆基/志雄,他們分別與該公司合作拍出的《洪興仔》和自立門戶(江湖人公司)出品的《龍虎砵蘭街》,取向截然不同。同是改編浩一原著的漫畫,《洪興仔》 不單是《古惑仔》系列的產物,且採取浪漫武俠化路線,由梁朝偉飾快刀手洪英,配搭出位/上位甚速的陳小春,強調個人英雄主義及江湖秩序的瓦解,與《古惑仔》系列肯定群體力量及注重傳統的繼承幾乎背道而馳。

《龍虎砵蘭街》卻是另一個極端,完全捨棄武俠世界的虛幻和美化,而把街頭暴力和黑幫惡行盡情膨脹。其爛撻撻的無法無天作風,極盡誇張煽情之能事,如處理兩名女角慘被糟質的若無其事便令人髮指。它最重要的“貢獻”,可能就是提醒我們:江湖漫畫裡的黑社會可以黑到甚麼程度,《古惑仔》系列已經十分抑制,並且做了大量淨化的工夫。

各路人馬,競放異采
其他班底處理這個類型也各自各精采。先是有得意公司製作的《旺角揸Fit人》以B級片的嬉戲態度,把吳鎮宇在《古惑仔》系列飾演的靚坤與在《古惑女之決戰江湖》飾演的佐治仔一爐共冶。其後有南燕的《金榜題名》,以實牙實齒的黑道行規細節配合過來人心態,來打著黑旗反黑旗。

《旺角揸Fit人》始終是對敘事結構的把弄及類型形式的反省,蓋過了它踢爆和嘲弄蠱惑仔的信息。《金栲題名》則弱在沿用傳統寫實的格局,去質疑整個類型的基礎(也因此出現電檢處要把它列為三級片的“誤會”);偏偏在寫一眾老叔父活靈活現之餘,對新生代主角的理解卻流於概念化,一派苦口婆心,露出了代溝的馬腳。

相形之下,《男燒衣》可謂最小野心,主要是趁著蠱惑仔電影風潮,重新包裝一則人鬼戀故事。劇情之熟口熟面,有濃厚的“復古”色彩(八十年代鬼怪片風潮) 。

踏入九月,終於出現兩部江湖片壓軸之作:《去吧!揸 Fit人兵團》和《旺角風雲》。前者張耀揚一角與 《金榜題名》的張智霖如出一轍,卻更簡潔有力:形式上不再如 《旺角揸Fit人》般花巧百出,反省類型的深度卻猶有過之,而否定黑道義氣英雄神話的基調則保持不變。《旺角風雲》則勝在別出蹊徑,完全拋開一切道德的包袱,黑色幽默玩得輕鬆抵死兼而有之。在 寫實與荒誕之間 ,把江湖片傳統黑白分明的世界徹底瓦解,一手把這類型帶入一個後設的階段。

當然,江湖片在銷聲匿跡數月之後,在九七年捲土重來(如《97古惑仔戰無不勝》、《一個字頭的誕生》等 )。但那已是後話了。

作者: 
Y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