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度門 - 師奶外交,薪火相傳

《虎度門》大概也可稱為《中產女人,四十。》。同樣是蕭芳芳(跟《女人,四十。》相隔一年,但劇中年齡仍然是“twenty-twenty”),也同樣是精明可愛的師奶,只不過從大埔的屋移師到新式的大廈,並以粤劇背景取代老人痴呆症的主題。蕭芳芳飾的粤劇名伶心姐,可說是“師奶diva”(如她是文武生,是否應該叫“divo”?)。

電影有點像以前的倫理通俗劇,既計算且單純。計算的是各種問題炒埋一碟:粵劇應否趕上潮流的爭論、中年婦人如何在家庭與事業上保持平衡、家庭中籠罩著父女不和及生意失敗的危機,還加上移民、同性戀、小兒女之情等,總之有殺錯冇放過。

單純的是一切問題最後奇妙地迎刃而解,而解的方法也不太牽強。務求皆大歡喜的決心,有一種人間世的理想。編導聰明地把人間世拍得流暢自然,再加上我們的蕭芳芳,難怪電影又叫好又叫座。

既然叫《虎度門》,當然有很多關於粵劇的著墨,電影甚至有“粵劇獵奇”的感覺。術語如“紅褲出身”、“海青”、“介口”,處境如心姐早晨練嗓唱“有花生賣”,心姐試玉霜(袁詠儀)時叫她唱“朝朝賴尿”等都很有趣味,深入淺出地給行外人上了一課。而老倌與半唐番導演傅統與改革之爭,更是香港社會不斷面對的課題。

其他炒埋一碟的問題,以多線圍繞著心姐發展,蕭芳芳再次像《女人,四十。》的阿娥一樣,以 “婆乸外交”周旋於一眾人與事之間,施展渾身解數,心平氣和地處理各種糾紛。諸如粵劇應否革新的辯論、丈夫與女兒間的衝突,甚至玉霜與父親的爭執,她都以十分理智及 圓滑的方 法解決。心姐屢次見到身邊的男人發脾氣,都語重心長地疏導:“近來天氣燥,男人心火盛”。沒錯,“婆乸外交”正是緩衝男人與男人、新與舊、老與幼之間的矛盾的最佳辦法。

心姐面面俱圓的“外交家”表面下,卻隱藏了一份肝腸寸斷的淒涼。多年前她為了事業上爭一口氣(“永遠的蕭芳芳”也不是完全沒火氣的!),曾在 家庭生活上作過極大的犧牲。今日回首,當年的棄兒已長大成人,她為了保守諾言不能相認,好不可憐。

但無論如何艱辛,師奶都能在曰常生活中獲得樂趣。她熱中抽獎遊戲,動員全家參加,連菲傭也被徵用去喝果汁,以增加中獎機會,製造了很多通俗笑料。家庭發生危機時,她也可以在中途突然為中獎雀躍。以樂觀積極面對生命,女人不命苦。

心姐還會貪小便宜。我最喜歡她與玉霜在餐館交談一場。心姐口不停手也不停,在身旁包包中掏出私家菜,還亮出小刀切餸,向後輩勸酒:“食 !送酒正!”她的小家子氣,導演舒琪以低調處理,沒有特寫,沒有音樂。兩個女人談充滿戲劇性的大問題,角色的對白與動作卻完全兩碼子事,仿佛兩場戲同時進行。這就是心姐,事情無論多嚴重,她的樂趣不會停頓。

心姐生命中各種問題,在玉霜的介入後慢慢得到圓滿的解決。玉霜顯然是新版心姐,既有自己的家庭辛酸,也有事業上的追求。她拜了師,正式踏上了心姐的路。她或許不抽獎、不喝酒、不貪便宜,但如果她是好徒兒,應會學滿師,把前輩的樂天知命也承傳了。生命便這樣繼續下去。

作者: 
Y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