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三元:香港電影的四個隱喻

看完《大三元》,竟然有一種時光倒流,回到十多年前新藝城時代的感覺。影片可用「冇厘神氣」去形容。以神父打救妓女的橋段看來,本可以發揮得更有趣和熱鬧,好符合賀歲片的要求。兩個戇探員、心理學家表妹和卡通化大哥恐龍,都是營造笑料的工具,但是效果強差人意,反而神父、妓女、表妹和探員似乎有更深刻的象徵意義可供玩味。因此,我作出下列大瞻假設:

「神父」代表了徐克/導演們,「表妹」是愛好(心理)分析的影評人(如我),「妓女」是普羅觀眾,「探員」則是電檢官僚。故事結構其實探討了香港電影工業的四個系統。

張國榮飾演的神父自奉為高高在上,要拯救沉淪墮落的凡夫俗子,一度入世與妓女同住,想了解她們、教育她們,卻幾乎身陷情網,最後得拋棄妓女,才修回正果。這種既想從俗,又要自高的心態,不時反覆出現在徐克近年的作品之中。以前一般影評人會認為他商業與言志並重,可是現在看來,他可能只是個搖擺不定的電影人。

妓女們最精采,受神父利誘和誠意打動,個別改過自新,其他依然故我。正如觀眾喜歡不同類型的影片和導演,他們擁有選擇權(上進或是停留在低級趣味)。

表妹一角不用多說,一出場便分析多個神父,充分發揮評論本色,而且不斷游說神父還俗。還俗這個行為可以是兩個不同方向,代表走向商業或者非商業。

兩個傻探顯示監察神父的人是如何無能和錯漏百出,影射電檢制度不夠嚴謹。

唯有這樣去看, 我才覺得《大三元》不至於一無是處。

作者: 
Y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