迴轉壽屍:以邊緣類型描繪荒誕社會

拍過了《夜半一點鐘》,潛質初露。《旺角風雲》不論觸覺或思想空間教人興奮,期待著下一次新嘗試。再回頭,也是鬼故事短打。

《迴轉壽屍》沒有《夜半一點鐘》的話題性,三個鬼故事更接近坊間流傳的典型骨幹,放在哪個時代哪個環境都合適。

林曉峰的軍警與無頭女屍明顯在借用《廢話小說》裡林海峰夜守凶案現場一段的聯想意義,就連選角也呼之欲出。可是林曉峰的本色演技也實在沒有太多的剩餘價值可以發揮,林尚義的金田七亦只能暫時提神。

徐錦江與江希文駕車撞死人一走了之,惹上惡鬼纏身,終於得到報應這一篇鬼故事的淡淡道德教訓,為最後一段〈最後晚餐〉的語重深長鋪下伏線。導演選擇讓演員盡情地誇張,突出荒謬,可惜演員之間實在擦不出火花,結果演出和故事脫軌,效果尷尬。

羅蘭主演的〈最後晚餐〉是全片最可觀的一章,既有鬼故事的恐怖感,也有城市的荒誕感和家庭倫理的秩序感。三個主要演員黃秋生、苑瓊丹和羅蘭演出罕有的低調,層次感卻油然而生。自《七月十四》後,羅蘭竟給定型為「怪婆婆」,成為嚇人機器,這個stereotype衍生的附加價值在《迴轉壽屍》裡終於尋著超越提升的契機,洗滌都市眾蒙塵的心靈,奮力把家庭人際關係拉回原位。

葉偉信和郭偉鐘、鍾偉雄的創作班子終於沒有教人泄氣,以邊緣的電影類型去描繪荒誕的社會圖象,成績雖然仍有參差,但志氣可嘉。

作者: 
Y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