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榜題名:荒謬感滿瀉

不管是有意識的打著黑旗反黑旗,還是下意識的嘲弄男性好勇鬥狠爭地盤的心態,兩者互為表裡的呼應,讓《金榜題名》有一種傳統的黑社會類型與時下的蠱惑仔電影所沒有的荒謬感和自省,這一點讓本片脫離黑社會窺秘或悲情英雄的框框,自成一格。

據說影片內確有許多非常in的黑社會背景摻雜其中,知情者會別有體會:而對於一個對這種次文化不甚了了的局外人來說,也同樣提供了讓人別有會心的閱讀空間,各取所需,各得其所。

這是一個對英雄主義大加訕笑的故事。張智霖那種少不更事的拚勁,完全是青春期過度活躍的荷爾蒙造成的,盲目而原始。然而趣味所在卻是那班老叔父,混跡江湖數十載,各有各的處世之道,但同樣的行不通,同樣都沒有通往光榮之路。地位低微的「灰水」,將往日的瑣事誇大成光榮的過去,結果卻成了替人頂罪的無名英雄,也算有個交代。至於任達華飾演的「神燈」,更有一套獨特的謹小慎微擦鞋哲學,江湖大佬的外表下是卑躬屈膝的奴才相,可是他卻能生存下來。而陳惠敏那滿口的江湖道義,在面對各幫派的利益衝突時,便顯得過時和蒼白,他最終亦不過撒手不管。

這些一本正經的江湖大佬,其實處處流露一種處境上的荒謬感,這一點在圍坐談判「飛全」的命運時,尤其強烈。一個求其是但的會議,大家一心只在賭錢與召妓身上,草草談判,江湖原來是兒戲。因此更與他們平日煞有介事地好勇鬥狠的形態造成強烈的對比,那種男性陽剛表現的行為,原來不堪仔細審視。影片其實無意討論這一點,可是在以黑反黑的大前提底下,表現的形式選擇了這一個方向,在無心插柳的情況下,反而變成了對男性爭地盤向上爬爭做大佬的心態的嘲弄。

對於江湖中人是如此,就算是做瞽察的李修腎,也是一個反英雄而非英雄,其實他跟那些江湖大诺也沒多大分別,不過是一個錢幣的兩面,同樣的荒謬。這倒是很貫徹始終的想法,但也許是編導們所始料不及的了。

作者: 
Y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