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榜題名:黑黑實實,但欠天時地利

在九六年掀起的蠱惑仔熱潮裡,多數影片都以浪漫戲劇的特性來進行創作,寫實感其實不強。《金榜提名》是少數以實在的人物素材為出發點,從開首以黑幫小子劈友作序幕,直寫小子往上爬,到結局自取滅亡,都寫得甚具質感,黑得實在。但現時這套有實感之作,不比一部浪漫化的電影來得更具吸引力,雖然處理不俗,因缺少了時代牽引力,容易被人忽略。

南燕的「風雲」式創作特別之處,乃人物大多取自真實經驗。由於作者在出道前耳濡目染,且有傳統戲劇根基,故能寫出既豐富而又有實感的所謂黑幫堅料。不像其他作品多由文人角度出發,用印象加聯想為創作根基。

本片寫得最突出的,是那班所謂黑幫「過來人」的人物描述,如角色灰水(韓國材)與神燈哥(任達華)這類黑不起的中年黑幫小人物,在其人生觀裡面,能啟悟出一代黑幫人物的感觸,有極強感染力。其他如黑幫大佬的高層次集會決議,以及李修賢飾演的無聲狗式爛仔差人,都是在上年掀起的蠱惑仔熱潮中,最具神來一著的人物描述,亦是南燕作品近期的本色作。

只是現時觀眾群口味明顯已經轉型,以前如此寫法,就已有誘人的獵奇效果,能吸引觀眾入場。反觀現時由文雋、劉偉強主創的《古惑仔》系列,人物乃沿用原著漫畫的誇張設計,所呈現的黑幫世界又經過抽象淨化,可說是給新一代偶像派演員設計一個舞台空間。還有從中滲入作者自己的人生觀,言志味較強,能跳出黑幫類型的傳統框框。況且全片浪漫感較強,是黑幫加武俠片種現代化的混合體,不以實在為賣點。

《金榜提名》同樣用偶像派演員來演江湖人物,由張智霖飾演的飛全為主的演出,都是用偶像式演技,眼神與身體語言都極重舞台效果:但劇本寫人物爭上位的過程及其生活環境都刻意現實,可說是黑得有質感。於是,演出方法與劇本的寫實空間有衝突,出現不協調的問題。

還有其他支線人物也寫得過於表面化,主題都在對白及情節中清楚交代,嫌太流於平白。結尾一碗慈母湯以及茶餐廳父親(黎彼得)的苦口婆心都太著跡,反給人婆媽感覺,未能達到作者利用娛樂手段來潛默教化的意圖。在女性描述方面,也未能像《古惑仔》系列般能脫掉傳統港產黑幫電影的大男人特色。而且飛全與其女友的愛情描述也寫得不夠深刻,感情欠缺立體。雖然滿有瑕疵,但仍是這個熱潮中值得探討,不能忽略的作品。

作者: 
Y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