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變:搶鏡的反而是黃子華

《伊波拉病毒》導演邱禮濤的表現並不叫我驚訝,反之,在《驚變》中,卻有耳目一新之感覺。

首先,想講请楚一下目前自己用怎樣的心情去看待港產片(甚至是外國電影),我已經放棄立刻去做評價的事宜了,尤其是未在電影中的內容去鑽一趟時,實在害怕流水作業地用電影的所謂客觀水平去反映自己的品味。

於是對待《驚變》,是明白到它在種種不如理想的限制下,發掘其驚喜之變。

驚慄片是遊戲規則,然而讓主角黃子華用一種獨特的偵緝感官,強烈的主觀,去判斷事件/電影的真訛性,讓平板的誰是黑手的程式背後,加添特立獨行的趣味。

黃子華叫我聯想起點點電視劇人物哥倫布探長(Columbo)的影子,有著深厚的觀人於微的能力,與其說目的是執行任務,不如說他是為自己缺失的内心世界,求個心安理得。因此,在査案時,他可以安排一些「巧合」, 當個上帝去搞搞震。

溫碧霞的表演大不大膽其實不是《驚變》的重點,情欲與stardom碰在一起,在香港幾時激發過火花?不要告訴我這次是例外。這也是任達華在飾演「蔣天生」 一角前最後的尷尬演出,與《紅燈區》中的他相去甚遠。實在的告訴你,《驚變》的重點,在編劇秋婷和導演邱禮濤;當然,還有黃子華。

作者: 
Y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