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馬師曾四聲道(二)

(作者:彭濟材、李焯桃)

新馬師曾進入影壇,主要是由於他的名伶背景,最初拍的也多是古裝粵劇戲曲片。儘管後來轉以諧趣喜鬧劇為主,但幾乎毫不例外在每一部片都會高歌多曲(甚至以慈善伶王的身份客串出現),可見他的歌喉是受觀眾歡迎的一個要素。不過他能長期在喜劇片中掛頭牌,甚至在非喜劇(如五三年的恐怖片《鬼妻》)中也注入喜劇元素,其形象及演技自有其獨到之處。

他給人最深印象的可能是與鄧寄塵的「兩傻」拍檔了,他們特別在外型戲路都相近,並非肥配瘦,高搭矮;而是由鄧寄塵扮演一個更傻戇更其貌不揚的角色,來襯托和突出新馬的男主角地位。他們合作純熟,據說可以完全不用劇本,不用排練,臨場由新馬不斷爆肚,再由鄧寄塵一一接下去,可說是將舞台諧劇搬在銀幕上演出。後期很多時由俞明代替了鄧寄塵,但以新馬為馬首是瞻的關係不變。

不論有沒有拍檔,新馬多數都是扮演窮困而被老闆、包租婆、有錢人壓迫的小人物,失業後找工往往成了一部戲的主要情節(特別是五八至六○年間和楊工良合作的「兩傻」片集,及六三至六五年間和陳焯生、司徒安合作 的四部「×× 世界」)。但當他獨自搵食的時候,自卑自憐的情緒比較強,但最後總能建大功或中馬票而贏得美人歸。這樣的人物設計自然得到廣大無產階級觀眾的認同,何況每當他面對貓王鄭君綿的時候,扮演的是抗拒西方 文化侵略的傳統道德捍衛者的角色。

但他的性格形象有一點容易為人忽略的,就是在面對女性時厚顏甚至無賴的態度。在《雙料夫妻》(1951)中,他初遇白雪仙於戲院,便出言挑逗甚至動手動腳,繼而尾隨她歸家。在《詐癲納福》(1956)更離譜,竟然假扮一個十二歲小學生(名「細路祥」!)來享盡溫柔。所以由他主演的四集《王先生》(1959)。突出了這漫畫人物風流好色的一面,可以說是順理成章。 他性格的這一面一向隱而不彰(影片強調的是他的潦倒、義氣和善良),但卻含蓄地滿足了男性觀眾的幻想。在夢中看艷舞(五八年的《兩傻遊天堂》), 或被西洋舞娘拉上台合跳一場(五六年的《失匙夾萬》、五九年的《多情竹織鴨》)等等,亦可作如是觀。

至於他的演技,無疑自由奔放,不受羈限,在最有神采的時候可說與角色打成一片,做到「旁若無人」;但他拍片實在太多太快,重複、過火或草率的情況也不時出現。例如爆肚有時語氣不順、意思不通、對白用詞錯誤等明顯的缺點,影片拍成後也往往沒有補救過來,可以說是美中不足。

(原刊第九屆香港國際電影節《香港喜劇電影的傳統》特刊,1985 年)

作者: 
Y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