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未老:表達難以言詮的感覺

女孩懷了男友的孩子,剛剛和男友分手,遇上愛不斷說話的阿姨,跑到超現實的醫院,和不住流血的男孩聽最後一班火車經過,在電車軌旁安慰前度男友的女友。

大家都說我們年輕的一代像失去了言語的能力。老一輩不知道年輕一輩在想甚麼,年輕一代又不知道長輩們希望他們說些甚麼。於是大家各懷心事,不好說。

拍電影,大概就是為了要說一些非電影表達不了的心事吧。

張偉雄導演的《月未老》恐怕是香港有史以來曝光最多的獨立電影,放映前放映後迴響不絕,大家都希望為香港電影的弱勢打一打氣。

《月未老》的語言是生澀的。從茫茫然不知所以走到心靈開敞領悟的一刻,最重要的還是過程本身,慢慢凝聚了和觀眾共通的感情。《月未老》要說的,大概就是這些沒法說得清楚,卻又實實在在縈繞心頭的感應吧。

很多時候,獨立電影值得珍惜的不是因為它「前衛」、「創新」,這些本身並不是甚麼值得表揚的絕對價值。真正寶貴的是它開啟了大家容納之心,在主流之外,在冷漠之外,在尖酸刻薄之外,在黨同伐異以外,一定應該還有別的。《月未老》片末的攝製人員名單很詳盡,字體很大,也移得很緩慢。這裡面是對每一位曾參與這電影的人的一份尊敬之心。

作者: 
Y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