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髮亂了 - 不大清脆的呐喊

《頭髮亂了》有很年青的創作班底,最年長的不過廿五、六歲,理應很有活力很有銳氣,可是電影出來的效果卻是理念有餘而創意不足。

生於六、七十年代的中國電影生力軍,對目下國家快速的發展感受最深,茫無目的地撕毀舊面目,換上更模糊不清的新面貌:未踏穩腳步,底下的土地已經在翻騰:新城市沒有容心之所,唯有記憶中的舊胡同最親切。

可以想象,《頭髮亂了》是一群年輕創作人最想說的話,最欲表達的感受。破爛牛仔褲和蓬亂長髮,還有力竭聲撕的搖滾樂就是他們的態度。內容是憤怒是不滿是徬徨是無助統統不要緊,重要的是某個時刻的情緒。

問題是,《頭髮亂了》可以讓觀者感受到這個情緒嗎?

以一板一眼的傳統敘事方式去表現狂亂的心跡,從根本上已注定失敗。唯恐語法不清、道理不明而作出的手段妥協,到頭來反而傷害了整部電影的突破精神。要突破,就得拋下負累,不能讓面對不可知而產生的恐懼拖住後腿。要縱身躍下,就不能有半步遲疑,否則先會摔個焦頭爛額。

當然,在突破之前,首先要懂得純熟掌握遊戲規則。沒規沒矩的,也不算是突破,只是蠻牛亂撞。

現住《頭髮亂了》的尷尬處境,很明顯是一次眼高手低的後遺症。

但,我們該不該苛責這本著善良願望作出改變而終不竟的嘗試呢?曾經有過《黃土地》的驚天動地,也許大家的期望與品味會自然的提升。在保守的片廠制度內生存掙扎,也許《頭髮亂了》已是最大程度的反叛了。

失望是雖免的,可是大家還是感覺到導演管虎和一班年青電影人在老氣橫秋的電影低氣壓中那一聲不大清脆的吶喊。

作者: 
Y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