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神 - 史提芬周故意討厭

周星馳的《食神》 單從故事架構上去看,似是重複著《武狀元蘇乞兒》(1992) 和《百變星君》(1995) 等以大起人落的傅奇人物經歷為題材,但實質上卻在不少地方都反映出周星馳持續求變的野心,除了以食作為重要元素,將烹肉煮菜拍得奇趣神化以外,更特別的是在角色上一反故轍,大膽嘗試,揚棄了由《破壞之王》(1994)、《國產零零漆》(1994)、《大內密探零零發》等苦心經營的那個深藏不露、討好親近的小人物形象,改以一個較負面的奸商、剝削小市民的飲食業巨子角色出現。

電影前三分一,周星馳幾近以全反派姿態演出,尖刻奸詐、氣焰囂張、偽善卑鄙,與老奸巨狡的吳孟達同流合污製造一個虛假的食神地位,欺騙大眾。誇張得近乎自我醜化的演出和造型設計,可見星仔試圖一開始就反傳統地考驗觀眾的接受能力。比起《武狀元蘇乞兒》的二世祖、《九品芝麻官之白面包青天》(1994)的勢利貪官,今次演來雖然仍絕核抵死、揮灑自如,但角色顯然毫不討好和難以親近。而中段他憑自創的“瀨尿牛丸”東山再起,在本性上他未有因莫文蔚的情義而受感化,要到最後在少林寺才省悟良知,重拾真情。角色由惡而善,由邪而正,但大部分情況下,星仔都似乎無意去討好和迎合觀眾對其形象要求的一貫口味,在在反映出其一意孤行的創作欲。

《食神》雖然可以見到星仔在形象和戲路上的一點求新,但影片本身卻因為過急的戲劇節奏而破壞了本可進一步提升的内涵。前段對偽善企業家的挖苦,中段寫廟街地痞流氓“仗義每多屠狗輩” 的庶民情義,和後段食神大賽,皆是有寫人物之心,卻流於浮光掠影。星仔的自省過程被一筆抹過,篇幅不足,殊為可惜。這可歸咎於影片顧此失波,在角色求新以外又想透過不同的章節講不同的主題,還要賣弄武俠化的廚藝和具市場保證的搞笑,不得不以急速的推展鋪排來完成一切。雖然到頭來出現了一點失衡,但仍不失為星仔另一次野心表現,值得細賞玩味的地方仍多,尤其叉燒雞蛋飯戰勝佛跳牆的一著妙筆,寓意甚深。

作者: 
Y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