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薛凱琪到張學友

韓寒旋風來港,指出他熱捧眷念的港片女星是張栢芝,我相信這也是不少人心目中的真心話。香港電影一向予人不良印象,使人以為一切以陽剛至上,女人戲無由生根,勉力而為只有死路一條,於是銀幕上充斥的都屬花瓶角色,惡性循環就此而生。

那當然並不是全無道理,但你會記得的大抵仍是東方三俠(梅豔芳、楊紫瓊及張曼玉),而不會是《女人本色》(梁詠琪及薛凱琪)吧。近年在大大小小的最佳女演員選舉中,一直為內地女星壟斷(鲍起靜與惠英紅在近兩年的香港電影金像獎好不容易才扳回兩屆),或多或少説明了雞與雞蛋之間的煩惱——要有稱職勝任的女演員,才有可能出現像樣的女人戲,否則花瓶式的安排,有時候反而屬以大局為重的調動安排。岸西如果沒湯唯拔刀;《月满軒尼詩》大抵亦會大為失色,難道你可以想像由林嘉欣來飾演愛蓮的角色嗎?

此所以我覺得今年黃真真、陳慶嘉及秦小珍均用對了薛凱琪。遠的不用説,去年看《廉政行動2009》,薛凱琪飾演廉署調查員許其珊,的而且確教人不欲觀之——面對一個走路如行貓步,審訊盤問高八度的「調查員」,任何人都看得出導演有多艱難。但嚴格而言,薛凱琪確屬近年較為在電影中有較多參與的本地女星,我相信幕後創作人也絞盡腦汁,努力把她的「入眼」程度加以提升。所以《分手説愛你》的阿花及《人間喜劇》的天愛,其實都是創作人為了切合演員自身特質,而加以乘勢發揮的成績展現。其中陳慶嘉及秦小珍尤其眼利,他們清楚看到薛凱琪作為港女的入型入格,於是把當中的蠻難纏部份加以重新塑造,事實上這也是《分手説愛你》前半部份悦目清新的地方,因為薛凱琪的演出現實氣息更濃。反過來當下半段進入阿花的「成長」部份,電影便開始進入窘局——劇情上要阿花憑口述交代天水圍掙扎背景已經牽強乏力,而演員亦無力進入內心反覆爭鬥的層次,開始出現潰不成軍的局面。但人間喜劇則充份看透演員的特色及局限所在,於是把本來屬浮淺自我中心的港女特色,再擴展誇飾至喜劇化的地步,而以精神問題來加以包裝一—既滿足了視覺上的荒謬快感(把現實色彩誇飾成喜劇從來都是予人共鳴的高招),同時又避免了對觀眾造成挑爨(一切不過以精神病來掩飾,避免觸動觀眾於現實層面對號入座的聯想刺激),那確實為精明不已的設計——薑愈老愈辣,信然!

由此令我回想起張學友來。2010是張學友重現銀幕的豐收期,不僅片目眾多,而且表現也予人驚喜。《全城熱戀熱辣辣》中與劉若英的一段,固然是全片的靈魂精華所在;即若如賀歲片《72家租客》中的石堅,同樣來得輕鬆自然,隨手拈來便稱職到位。當然,在重頭作(《月滿軒尼詩》中,張學友飾演的阿來的人到中年危機,正好以《男人四十》的反面作為潛在對照來加以建構——吊兒郎當vs成家立室,徹悟求愛vs拘謹退縮。張學友曾在訪間中表明《男人四十》於香港電影金像獎中空手而回,對他而言是罕有的打擊。我認為某程度正好説明演員的視點,未必真正能看穿個人的本色所長。張學友的喜劇感,早在80年代已見明證(如飾演金麥基的「猛鬼」系列),而我覺得他最出色的地方,就是把具現實氣息的小人物,予以生活化的輕鬆自得點化,流露少許的幽默喜劇感,卻又絕不會過火。那其實正是烏蠅(《旺房卡門》)的啟示:張學友飾演的角色一旦沉重用力,就反而會削弱了他在銀幕上的光彩;收緊的學友只可當配角,否則就可能出現差強人意的反效果來。而岸西今次運用張學友的方法,正好是易地而處為他作出貼身考慮的銀幕設計,把剛才提及的演員優點盡情發揮。是的,今年從薛凱琪及張學友的身上,我都看到幕後創作人對演員的深情,也唯其如此,大家才可以有機會逐步走出眼前港產片的幽谷。

作者: 
刊物: 
Year: 
Month: 
期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