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勁抽福祿壽》:你勁抽,但咪當我福祿壽

《勁抽福祿壽》以無線電視綜藝節目戲劇化搬上大銀幕,與《七十二家租客》及《我愛香港》看齊,可作為以香港民生為題的維港三部曲,以街坊劇加旺角縮影為港式繁華地,對應當下香港社會百業,諷刺時弊。此片拍出難得的港式街坊味,但是否因而成為佳作?

吉祥人也要搵工做

如同關聖形象一樣,福祿壽是港式家居常見的鎮宅福星吉祥物,等同看內地片時常看到旳主席掛像。福祿壽當中,福星神帶來好運,祿神祝你有名又有利,壽星公代表長命,有吉祥化像徵在家中,時常提醒做人要福壽安寧,突顯香港民生價值。

《勁抽福祿壽》是傳統三傻形式戲劇。當中生有一個主題,是如今生活艱難,人人都想有工開,尤其是已為人父,更要顧家,找事業。三個變成失業人仕的福祿壽,已成一班打工仔,三人待業各看自有因由,當下社會單靠努力冇人理,有貴人支持都唔得,如此世道最後決定去打摔角,同美國摔角手大打一場,打出個彩虹。

如《七十二家租客》及《我愛香港》同樣由掌門人曾志偉掌舵,以父輩眼來看新世代,尤其是看這三個年青人,三個傻瓜都各有一條父輩形像戲劇線。一個已成人父的前古惑仔,成家之後決定離開黑社會,要建立一個阿爸形像,可惜這個阿爸正阿福,無品又無出息,做正行反而俾人睇唔起,留在黑社會得母親仍然風生水起,可看作是利用後《天若有情》現像來反映港片當下狀態。

另一個王祖藍是金童形像,與玉女薛凱琪情投意合。二人之間更有一個「吃醋外父」曾志偉,一心希望未來女婿能夠創業,既出資金兼出力,只想女婿名成利就,才給他勝得美人歸,同時也想女婿完成未來外父未完成的事業夢。三個傻瓜以他最有祿蔭支持特色,同時也帶有廣東式所謂「碌葛」形的攪笑意味。

而李思捷則飾演一個富二代,一心 嚮往演藝事業,決心放下家族的包袱去自力更生,投入演藝事業。既有「壽頭」味,也有天生我材必有用的志氣。

利用演藝事業來反映百業,是曾志偉近期作品常用的潛主題。此片用七十年代初香港流行的摔角為題,新世代觀眾未必理解認意圖;六十年代無線電視臺流行播放澳洲摔角節目,在港捲起熱潮,可與功夫電影看齊。甚至當年「君子馬蘭奴」也請過來香港拍功夫片,反映當年港片的眼光以及包融力。

無線思維打通街

邵氏與無線最近合力以本土資源,大玩本土價值。以自家資源來拍劇,不靠外資也不內資。查實港片由戰後已建立一個全球性華人電影市場,市場範圍遠及海外。香港電影以前靠外資,如今靠內資,無線講他可以 靠自資,香港人拍香港戲,拍得出來是骨戲。尤其現在合拍片太多規矩,阻外創作思維,無線及邵氏現時開的方式,是電視劇收視好,計掂數便去馬拍電影劇場版,不拖拖拉拉,先打好市場基礎。有錢拍大戲,無錢就不如拍自家戲,總之要有戲,留得青山在,冇製作也可花好月圓,最好別來無恙,來日方長。

無線這種思維絕不缡線,只是太過 「算死草」,不過向來已以省檢為主,大部份都用自家資源來拍電影,尤其演員,廠景以及幕後製作。近期成績最好是《Laughing Gor之變節》,今次故事雖然公式,但突出時代性,而且街坊味十足。只是今次太過看家,「稔縮數」,過低成本以及製作不多,影響了質素。例如福求壽以男扮女裝街頭歌舞,反而不及電視節目過隱抵死。

作者: 
刊物: 
Year: 
Month: 
期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