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蛇傳説》:一心想為人妖圈立法界

《白蛇傳説》與近年重拍的《畫皮》以及《倩女幽魂》同樣,故事依據當年港片版本多於原著,卻突顯故事中的持法者角度。法海和尚的戲份可謂鵲巢鳩佔,比許仙及白素貞更重,成了故事中心人物。

《白蛇傳說》中,世界已變成人妖共處於平行時空中,分歧在於一線間,人與妖相處已不再有太多禁忌,反而是捉妖的和尚或降魔的道士如何「看法」。在九四年的徐克版本《青蛇》,早以此概念來反映當年港區多種族共處,也在人妖情之間加強法海的戲份。現在《白》重申一次,亦同時反客為主,變成法海先行,情則變成只用來壓陣。

新版中法海不是獨行俠,插入一段師徒情,電影開端亦以寺院之中另有妖異,在廟中空間出現冰天雪地,紅衣雪女與法海為宿敵之戰,已道出新版另有戲劇新發展層次,也突顯是次主題以法先行,而且也暗示李連杰飾演的法海既有法,亦有前情。

同時《白蛇傳說》也突出一個水世界主題。新版棄用原故事的西湖雨中傘子會,改借用改借用八八年也是程小東導演的《倩女幽魂》水中一吻作為許仙在生死之 間與白蛇邂逅之記憶。基本上沒有白蛇這一吻,這個許仙會在故事未開始時早就死了。

片中數場重點動作戲也帶出水意像,至尾段「水漫金山」一場,頓成水到渠成。從俳優角度,亦因找到李連杰飾演法海一角而生色不少。不是因為李連杰打得,而是因為現實的他自年前印尼海嘯經歷之後,現實以及電影中的李連杰的形像都成為一個「曾經滄海,死過翻生」的人。李連杰的首部文藝化演出《海洋天堂》聯同這部《白蛇傳説》,也因他令電影的水意象多了一重意義。

白蛇傳説曾經多番改編拍成電影,甚至日本也改編拍成動畫長片成為經典。是次以動作設計與奇幻構思為號召,成績比程小東之前作《江山美人》更考心思。尤其是中段蝙蝠群出動,法海在水巷中與蝙蝠妖之戰,小艇齊吊起的動作效果,加上不少慢鏡頭動作的處理,回復小東全盛時期的柔派動作設計的特色。此片動作處理相當不俗,而且大型,只在於動作只交待劇情而未能融入情境中,未製造令人留有深刻印像效果。

此故事設定在人妖共存的世界中,妖與人一樣有好也有壞。最壞的蝙蝠妖形象類比於西方羅馬尼亞吸血鬼,文章飾演的小徒兒被吸血成為吸血鬼,抹不住善良本性,成為善惡之間的糾纏,反而加強法海以法看世間時的情與義相爭主題。疫病時期中的愛成了是次情牽的處境,許仙是個採藥郎,邂逅蛇精之後,卻生活在忘情水之中,與白蛇的愛是之後在民間重建而成。白蛇用多年修行的真氣醫人,但卻因喝了節日傳統用的僻蛇酒毒。人與妖之區域已不設防,但行為與生存模式始終有別。

林峰飾演的許仙,是一個被蛇女死心塌地愛到死無能男。黃聖依飾演的白蛇,以及阿S A的青蛇,可説是《青蛇》的王祖賢與張曼玉的現世代接班人。只是新版有形像接班卻情慾不再,已不再像前集如此「雨打風吹,淫雨綿綿」,反而只一味顧及法海和尚心結止水的角度。

近期內地電影的古裝類型,甚至同歷史有關之作。都有如何看「法」的潛主題,而且都找港人參與創作,最明顯莫如《倩女幽魂》、《畫皮》及這部《白蛇傳説》,都在一個看似傳統故事中,有個法師如何去用新思維去執法。在最後雷峰塔中許仙與白蛇無子傳後,反了原著的著墨。然而法海的徒兒雖然被蝙蝠怪吸血之後成了魔怪,但良心未珉,法海決定與他同行,暗喻法有傳人,但法為題則最清晰,不同之前的只在表皮中耍功夫。

不過此片故事至尾仍帶不出方向,而且更敗在改動太大,打攪原有戲劇精粹。在在一片狐妖惑風聲中,最終也只道出一個過程。

作者: 
刊物: 
Year: 
Month: 
期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