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片熱潮與港片因緣

今年可謂是台灣電影的豐收年,九把刀的《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和魏德聖的《賽德克‧巴萊》都取得幾億台幣的票房,令沉戚差不多十幾年的台灣電影市場,突然振奮起來。而前者更在香港做成熱潮,成為至今為止全年華語片票房冠軍,還超越了當年的《無間道》,進身史上香港華語片票房季軍位置,氣勢有望超越周星馳的《少林足球》和《功夫》。《那些年》的熱爆令不少香港電影人馬上計劃開拍校園青春片,這個被視票房毒藥的電影類型。

台灣電影上一次在「襲港」要回到上世紀七十年代,其時香港電影處於低潮,粵語片早在六十年代下旬已經強弩之末,繼陳寶珠和蕭芳芳兩大賣座紅星引退,國語片乘勢搶奪市場,邵氏電影獨霸武林,可以壟斷的市場瞬間缺乏動力和因循,最後被其時的台灣電影搶閘,多位台灣紅星林青霞、甄珍、秦祥林、秦漢等成為香港觀眾的新寵兒。可惜,其時台灣電影的根基較為薄弱,特別是有背景的中影以外的電影公司,都充斥着不少粗製濫造的作品,令這股氣勢無法持續發展;而香港方面,鄒文懷、何冠昌等離開邵氏創立嘉禾,成功發掘李小龍、成龍、許冠文等,為香港電影露出一線生機。繼而,在低潮期一群年輕導演湧現,為香港電影注入新的氣息,香港電影新浪潮的徐克、許鞍華、譚家明、方育平、嚴浩、章國明等,拍下多部耳目一新、具時代氣息的電影,他們成功提高了香港電影的製作水平和創新內容,為八十年代的黃金期的百花齊放,提供了土壤和條件。

同期的台灣電影因大量質素差錯的電影而陷入困境,受到觀眾的離棄,中影等公司為了拯救影業,起用年輕導演希望帶來生機,侯孝賢、楊德昌、陳坤厚、萬仁等台灣新電影導演湧現,為華語電影創下輝煌的成就,可是這批電影並未能受到普羅觀眾的歡迎反而揚威海外,為台灣及華語電影寫下光輝的一頁。自八十年代台灣新電影開始,台灣電影遭受正藉強勢的香港電影及美國電影的衝擊由侯孝賢、楊德昌到蔡明亮、李安都嘗試為台灣電影注入新的景象,可是都未能圓夢。另一方面,台灣新電影的人才部分為了繼續電影事業跑到香港發展包括李屏賓和杜篤之等而演員方面更加逐漸變成香港的主力演員,自林青霞、張艾嘉到王祖賢、吳倩蓮及舒淇等,港台兩地的互動和交流,一直以來都沒有停止過。

經過十多年的掙扎和磨練,年輕的台灣導演終於在近年冒起,他們不再跟隨台灣新電影的前輩們,以拍嚴肅的文藝電影為主,反而努力開拓新的觀眾群。而在九十年代,台灣電視劇和流行音樂發展蓬勃,培育了不少年輕偶像演員造就了台灣電影近年的成果。這批年輕導演大多是跟隨侯孝賢和楊德昌等前輩擔任副導演和助理等,逐步進身導演行列。二零零八年魏德聖的《海角七號》搶灘成功,在台灣獲得五億三的票房紀錄,跟着二零—零年鈕承澤的《艋舺》亦在台灣獲得二億六的票房。到了今年魏德聖的《賽德克‧巴萊》取得八億的票房紀錄,雖然影片拍了六億,仍未能歸本;而九把刀的《那些年》取得五億的票房,在香港更做成熱潮,取得五千多萬港幣的票房紀錄。

現時香港電影正處於低潮,跟七十年代的狀態十分相似,這次台灣電影的復蘇能否持續向前,為台灣電影工業建立穩健的基礎;亦或如七十年代般瞬間衰落,優秀的電影人才和演員最後被香港電影所吸納。當然,現時華語電影的形勢較那時候複雜,因都受到內地電影的影響,台灣電影人早已注視着內地電影的發展,其中陳國富首先在台灣以《雙瞳》測試華語電影的新發展,繼而加盟哥倫比亞到內地,跟着加盟華誼兄弟,執導《風聲》又跟馮小剛合作兩集《非誠勿擾》和徐克的《狄仁傑之通天帝國》,成績非凡。香港電影受惠於CEPA,通過合拍片的模式,成功進入內地,近年合拍片在內地都取得相當不俗的票房成績,可是香港票房仍處於低迷,《3D肉蒲圑之極樂寶鑑》—部無法進入內地的電影,吸引了大量內地旅客到香港觀看,這已説明了香港電影在本地的處境。這次台灣電影的「來襲」,能否令香港電影重新振作,認清新的方向。

作者: 
刊物: 
Year: 
Month: 
期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