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懷總是美好的?

近年香港電影隨着合拍片熱潮,市場逐漸向內地市場傾斜,不少人士更認為現時香港電影因應內地市場,在取材和品味上都有所偏差,不管是選角和選材都不再純粹「香港」,危言這股熱潮會令香港電影從此走向滅亡,大家心目中所謂的「港產片」會逐漸消失。這種看法反映出來的心理狀態,可以理解為香港面對內地日益狀大的強勢和影響力,不管是政治和經濟上,香港都感到一種失落感和無力感, 經歷過光輝歲月的香港人,都難免懷念昔日的風光,情感投射令人覺得過去的一切都是「美好的」,這也説明了為何去年的一部《打擂台》會受到業內外人士所追捧,先是奪得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最佳電影,繼而在香港電影金像獎獲最佳電影,影片洋溢着過往香港電影的功夫片和喜劇元素,又找來多位具象徵義意的演員「再戰江湖」,令觀眾緬懷那段香港電影叱吒風雲的日子。

有趣的是,當年不少香港電影曾遭影評人和文化人痛斥製作質素低落、趣味低俗、跟風濫拍等,都做成觀眾離棄香港電影,現時卻對這類電影的消失而感到可惜,為重現當年「風采」的電影加以追捧,實有此一時,彼一時之概。當然,電影評論的確會因應時代的演變而出現不同的標準,好些現時公認的經典名作,面世時並未得到普遍的推崇,時隔多年,甚至幾十年後才獲評論界「慧眼識英雄」,捧為經典。也許,好些電影是需要時間的沉澱才能散發其魅力,如近月香港康文署推出的「世界電影經典回顧 2011:差利‧卓別靈與巴士達‧基頓」中基頓(Buster Keaton)的經典作《將軍號火車》(The General)於一九二六年推出的時候,不被大眾和輿論受落,直至近代才被認定為默片時期的經典作,近年更登上世界經典十大。

無可否認,香港電影在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的黃金時期,製作過不少傑出的作品,但同時亦拍過好些粗製濫造的電影,水準差錯,好些電影因明星助陣和個別噱頭而登上賣座電影寶座,風行一時,到了今天變成大眾籍體回憶的一部分。在現時香港社會氣氛迷離,大眾懷念當年的風光實在無可厚非,可是作為評論人士不應隨着這種心態而「胡亂」追捧某些作品,包括緬懷昔日光輝的電影,莫視作品的整體成績和完整性。業內人士追捧基於懷念往日的風光日子,以及那股堅持香港電影製作的模式,以此來抗衡日益強大的合拍片製作模式。某程度上,這種狀態是業內人士面對香港電影因市場轉移和製作模式的變化產生的心理障礙。

實際上,業內人士心裡明白,假若沒有內地市場和合拍片進入內地的政策,香港電影早已陷入無工開的衰退絕境。就算以現時內地市場的火熱,對香港電影人的需求,某部分基層電影工作者,早在前幾年衰退中離開了電影行業,能夠留到現時的對電影製作有一定堅持和實力,對內地電影業的良莠不齊,以及制度混亂有一定意見和不滿;加上內地電檢制度的限制,令好些創作人感到難以適應和理解。這都令業內人士眷戀着黃金時代的因素,可是面對現實情況,他們為了生計和前途對內地市場的興旺,只好欣然接受,當中產生的人格分裂看來需要一段時間才能磨平。

作者: 
刊物: 
Year: 
Month: 
期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