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人拍電視劇的堅持

數年前香港本土電影市場萎縮,不少製作人員都北上發展,發展一度如雨後春筍的內地電視劇集吸納了大批原本以香港為基地的電影人。美術、副導、燈光、武指/動作導演以至監製、導演,一時雲集北京、上海、天津等大城市,也曾造就一段拍劇「小陽春」期。

這些劇集,不少是古裝動作類型。在部份評論人和內地觀眾看來,不難覺得是香港電影人直接把八、九十年代的香港武俠片、武俠劇模式直接移植到內地去,食老本,賺同胞錢;在香港人眼中,則可能是一種「搵食之道」,哪裡有市場,便可物盡其用,務求做到利益最大化(maximize the profit)。創新與否,不在考慮之列。

當然,電影人拍電視劇,也有的是電影周邊現象。由電影到文字,有所謂延伸閲讀;由電影到電視劇,後者是前者的延伸產品,荷里活早行之經年。徐克照搬類似模式,九十年代製造《黃飛鴻》電影系列時,已試行拍攝電視劇,作為原本構思遇上市場打擊,無法正常實現的變陣安排(傳聞中《黃飛鴻》系列本打算拍十部,但到了第五部《黃飛鴻之龍城殲霸》,票房只得五百萬,無以為繼,其他五集的故事,例如講及辛亥革命,黃飛鴻出任孫中山保鏢等,都只能轉到電視發揮)。《黃飛鴻新傳》的出現,當年在神洲大地也哄動一時。

接著《黃飛鴻》有《黃飛鴻新傳》,接著《七劍》有《七劍下天山》。《七劍》據説原本還打算有動畫版(徐克是動畫迷)。電影人拍電視,被認為游刃有餘。但電視跟電影始終有著不同的視覺語言,例如調度方面,電影一向較立體,須多方面照顧畫面,不像電視較平面,事件可只對著鏡頭一面發生;演員演出方法也很不同,電影很多時要求演員全身都做戲,不像電視藝員較重視表情,轉演電影時,手部以下容易顯得不知所措。即使有些電影人有電視經驗,甚至是電視台出身,但實戰上須作出適應時,仍易表現出「委屈」之感。

最近看十一月初起在無線電視翡翠台播放,由香港電台電視部製作的《廉政行動2011》,部份便是由電影人拍攝的。五集執導筒的包括林超賢、章國明、葉偉民等,都是本地影壇頗有名聲的導演。尤以林超賢,初出道即憑聯合執導《野獸刑警》(1999),拿下金像大導的銜頭,以黃秋生飾演關公的《江湖吿急》,更成為不少影評人的心頭愛。後來雖然一度陷於低潮,但近年以《証人》、《線人》等作令觀眾對他恢復信心,早晉身香港一線大導之列。

林超賢拍攝的第一集《盲目》,演出的電影演員包括邵美琪、張智霖、劉浩龍等,講述不法之徒利用投保者不用親身辦理手續的保險業漏洞,以內地人假冒港人身份,在大陸假裝交通失事目盲(其實是人為手術弄傷),騙取巨額保險金。全片雖然只得短短四十多分鐘,卻拍出濃烈的電影感,尤其是到惠州實地拍攝,以往無線跟廉署合作的同類劇集,也沒有這種堅持。

電影人拍電視,最容易遇上的問題便是財政預算不同,拍慣的規模,往往大大縮小,一時難以適應。徐克所拍的電視劇,便以耗費極大稱著。然所見林超賢這部劇作,並沒有走出電視的格局要求,反而甘於在劇集資源範圍,盡量拍出戲味。張志霖飾演首席調查主任楊國柱為前妻損腎的幾場戲,便顯得乾淨利落,人物關係突出,絕不拖泥帶,不但沒有搶走觀眾對主敘事線的注意力,還在一旁借交代楊國柱作風為人,益發映照疑犯冷酷無情。

看這些電視電影,很多時選可看到很多久違了的臉孔及甘草演員的精彩演出。除了上述的張志霖和李綺虹,還有陳松伶、李綺虹、蘇永康、張文慈……以至近年人氣不墮反升的曾江和泰迪羅賓!後兩者都是演主犯,分飾醫學院院長及上市公司主席,因一時貪念,铤而走險。曾江電影近作《竊聽風雲II》,奸得入型入格,泰迪羅賓則憑兩部新懷舊主義作品《打擂台》及《東風破》,贏盡年輕觀眾的口碑。看兩人演出,同樣享受無窮。

堅持有時是愚笨,但在這凡事講妥協的政治經濟年代,適當堅持不單需要,還會間中為別人帶來驚喜。打開電視看到電影味,便屬於這種驚喜。

作者: 
刊物: 
Year: 
Month: 
期數: